不过,让我自己一个人去城市里是根本找不出个所以然来的。

唯一的选择是拜托左莉。

也许这就是北岛读月的目的?想让我把左莉这样的人也卷进来?这我真说不准,不过现在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晚上回去之后和左莉碰头,简单交换了一下各自的收获(当然,我适当隐去了和北岛读月相遇的细节)之后,我把北岛读月的建议当做我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哦,哦哦……这样吗,原来如此,不愧是遥泠姐,这么说就都说得通了,有道理啊。”

左莉对于这个主意似乎还挺深以为然的。

“这样一来很多事情都说得通了,我就说嘛,难怪之前……”

“怎么说?”

“我之前就思考过都市传说之类的东西,同学们会不会在网络上交流留下痕迹,所以特地在内网里搜索调查过,不过……并没有找到。”

左莉晃悠一圈手指,相当煞有介事地介绍着。

这和我了解的情况倒是差不多。

“那之后我想能不能深挖一点,所以我甚至还试着骇入了桃源学院的服务器,但是还是没有找到线索。这就让人觉得很奇怪了,不过既然有遥泠姐这么说了,那这一切就确实说得通了。”

“原来如此……”

关于空想奥术的讨论,在学校内果然基本没有留下痕迹。

“之所以没有在学校内留下痕迹,是因为它们绕道外界服务器,根本就没有在校内线上交流的缘故吗……呃,不,等等?你、你你你还玩骇入的?”

“对呀。”

左莉的表情倒是理所当然。

“电子魔法也是魔法的一部分……倒不如说如果说心因科有什么其他科系很少讲的魔法分支,主要也就这一部分啦。唔,嘛,也不是说真就没有啦,世象科也有不少学姐是学这方面的,所以说到底心因科还是没什么特别的。但是学习用魔法骇入学校服务器确实是定番就是了。”

“……”

“好啦好啦,遥泠姐遥泠姐,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电脑先借我用一下。”

“啊,啊啊?啊……你,你请用……”

左莉稍显强硬地,用身子一个劲地往我怀里挤,我没有什么回绝她的理由,当然只能顺势把位置让给她。

左莉的纤纤尊臀落在我原来的位置上,稍稍扭了扭好让自己更舒服一些,然后双手控制住键鼠,开始飞快地操弄了起来。

“嗯,还是第一次用遥泠姐的电脑呢……笔记本的键盘有点儿小,还稍微有点不习惯……话说遥泠姐,你的机器没有装rangescan之类的插件吗?”

“Rangescan?”

“就是搜索ip地址之类的啦……唔,算了,我自己导入一下就行……”

“呃,你可别把我的机器搞坏了就行……”

“那个倒是不会啦。”

只见左莉搂起左边袖子,心因量具随之哗啦啦地具象出一部分,左莉从手上的道具里取出一个插口来,往我的电脑接口中插了进去。

灵光浮现,我的电脑屏幕上马上挤满了各式各样的窗口和代码,一刻不停地飞速滚动着。

“你……”

这会儿左莉倒是没敲打我的键盘了。

“你、怎么没敲键盘也能打这么快的,这莫非就是魔法吗……”

“不是啦,不是,”

左莉嘿嘿一笑,半认真地解释道。

“虽然说无需介质和媒介就能把程序导进去运行这部分确实是魔法没错。不过代码的运行本身只是插件自己的功劳而已啦,怎么可能所有的代码都是操作者自己手打出来的嘛,遥泠姐把我想得太厉害了!”

“嘛……”

倒不是把左莉想得太厉害了,主要是我确实不怎么懂电脑啦。

“唔,可能还要一会儿,遥泠姐可以先去喝点奶昔等一会哦。”

“啊,行。”

说是让我给自己倒奶昔,不过潜意识里其实是自己想喝奶昔说不出口吧。

我看了看冰柜里,奶昔还在保质期内,还好,给我和左莉一人一杯,比较多的那杯递送给左莉,左莉满足地“嘿嘿嘿谢谢遥泠姐!”之后,继续回头关注着电脑屏幕上的变化。杂乱无章的代码滚动似乎已经结束,现在出现在屏幕上的基本上都是数字了。

“所以说……你到底在用我的电脑做什么?”

“在对接风纪委员们的数据库,发送请求要之前那些涉案同学的资料,从里面找她们常用的设备硬件码和ip地址,唔嘛……说是发送请求,不过这个时间系统已经没人值班了,所以说是骇入也没毛病啦……”

“呃……”

感觉已经有点见怪不怪了。

左莉这个家伙,居然还出乎意料地是个黑客高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