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觉得乌龟真的很可怜哟。”

“哈??”

莫名其妙的感想。

这个非主流的家伙是不是想拖延时间?

“你看哦你看,”

但是北岛读月的表情却非常认真,分明不只是想拖延时间的样子。

“明明不具有在奔跑上登峰造极的可能性,却从兔子的故事里获得了无端的希望。只要小兔子稍微打个盹儿,就能让身后的乌龟盲目的,疯狂的,无休无止地奔跑下去,仿佛真的有可能先到达终点似的~~仿佛在兔子之前到达了终点就是战胜了兔子似的,”

仿佛战胜了兔子就是赢得了人生似的。

北岛读月在停顿的中途,悄悄地这么补充了一句。

“——但是事实是,在这个领域做出的一切努力,只要等着兔子醒来了,抬抬脚就能将其全部践踏湮灭。”

“那种事,”

并不是完全不赞同北岛读月的说法,但是我稍稍产生了一些抬杠的欲望。

“我们总不能假设兔子跑起来是光速吧?”

“那又为什么要假设兔子睡到永劫为止呢?”

“……”

北岛读月只一句话就把我噎住了。

“你、你继续……”

北岛读月开始毫不客气地继续往下说。

“本来呀,乌龟是应该居住在泥潭边,凭借着它的迟缓和防御,苟且长久地生存下去的物种哦——请注意,我无意侮辱谁,也无意用迟缓说明乌龟愚蠢哦,只是说明可悲的事实而已。但是,给了它羡慕、嫉妒和下克上的希望,偏偏就是可以变得如此愚蠢。”

北岛读月露出了毫不遮掩的傲慢。

月光从窗户斜射进走廊,这一次我终于看到了她错位的瞳色与银辉相混合的模样:是一种让人说不上来的狂气。

“真的很可怜,真的很有趣,那种从高空俯视着蝼蚁的乐趣,你的廉价的面包屑竟然成了它们无尽的希望,智慧和情感在它们的衬托下彷如抵达天穹,如果让捏酱来的话,一定也会上瘾吧?”

“这只不过是传统大魔王的陈词滥调罢了。”

北岛读月夸张的词句让我终于忍不住,抬杠模式全开。

“这种‘蔑视众生’的,‘哇我好厉害’的心态,连法西斯或者种族主义都不算,只能勉强当做中世纪以前的奴隶主的心态吧?无论从故事叙事还是从时代发展来说,都已经过时了哦。”

“我并没有追求这种感觉。只是陈述客观事实而已——而且,真的很爽哦。”

“……”

“简直媲美颅内高潮。”

“……请不要在这种地方开黄腔。”

“诶……我看之前已有的人设都不讨欧捏酱喜欢,特地现场构思出来的JK碧池妹的形象,没想到捏酱还是不喜欢吗?”

“只要是你就不可能喜欢的,死心吧。”

“不过仔细想想,在龟兔赛跑的故事里,我们还从来没有说过赛道问题吧?”

“赛道?”

“嗯哼。”

北岛读月忽然重归“正题”。

“仔细想想,成千上万只的乌龟不约而同愚蠢而忘我地奔跑,如果在脚下装一个履带发电机,是不是会很划算呢?”

“诶……”

“这就是历史的规律,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根本没有过时,岂止过时,根本就是进行时嘛!”

“进行时,吗。”

“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即使是今天今日,web小说里努力的主角仍总是可以拯救一切,只要工作就可以阶级上升,女高生出道拯救废弃学校的传说也还在被当做信仰歌颂——这种恒久不变的道理就是进行时呀,包括低阶的魔法师,稍稍用一点小伎俩就可以攀援学院顶峰,翻天覆地颠倒秩序,这一点也是一样。”

“这……”

完全无法反驳。

这一切的一切,确实就是进行时。

只是确实有些不舒服,这不是因为我自己,我自己是确实没什么理想的,只是……

“……远大的梦想,难道就完全不值一提吗?”

“我并没有否定那些事情的价值,我只是表达我自己的观点。”

仅此而已——北岛读月如此强硬地注解着。

“而且,从一切正在进行时的结局来看,它们确实被粉碎了哦。”

“被,粉碎了……”

被独孤宁宁击败的九黎妍珠。

被月矢美羽击败的双马尾猎手。

被俞茗中途击倒的周雪宁。

“……”

北岛读月带着笑意发问。

“即便如此,你也要行动下去吗?还是说你刚才的问题,问的就是欧捏酱自己?”

“我……”

那当然不是我。

我庄瑶泠,是没有才能的,相对应的,也是没有理想的,更是没有资格去谈“理想”的。

只是,只是……那种人确实是存在的……

但也就在这时,北岛读月出人意料地改变了语气。

“不过,如果捏酱一定要查,我也不打算反对就是了。”

声音狡黠依旧,但是带有一丝出人意料的温柔。

“毕竟,在难题里的列车真的碾过来之前,谁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被绑在铁轨上。同样的道理,真相揭露之前,我们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也是在履带发电机上跑步的乌龟,不是吗?”

“啊……”

“想到自己可能也是那只乌龟的时候,看着别的乌龟拼命就显得更有意思了,这就是乐趣,这就是对自己的宽慰,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耶。——好啦,北岛酱今天话也说够了,真的很有趣,果然很愉快就是了,好啦好啦欧捏酱,拿着吧?”

“诶……?”

只见北岛读月大方地将项链抛了过来。

似乎是逐客令了吧。

“那么,北岛酱在此话锋一转,”

在放我离开之前,北岛读月最后留下一句话。

“所谓滴水不漏的计划,严密的程度总是有限度的。想要突破防御就应该扩大范围——”

“……”

“试试城市里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