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捏酱居然一点儿都不兴奋的吗……真是失望,我还以为捏酱是个大妹控的,看来是我自以为是了,读月酱根本没有那么了解捏酱呢~”

“我才不是什么妹控。”

哪有妹控会和自己的妹妹互相殴打的,只要稍微了解一下就绝对不可能说出来吧。

“嘛,嘛,那么读月酱还是言归正传。”

北岛读月手执我的长发,开始轻轻地弹拨起来。

“要说我有多了解捏酱,到底要了解到什么程度的话,就算知道小小的努力着的‘矩阵’也好,把万华镜和爻算子一起列出来也好……只说到这种程度,果然还是很难让人理解的吧?那么:这样如何?”

“……?”“咔哒。”“????”

关节,猝不及防地,甚至可以说是刹那之间的……解放了。

浑身上下一瞬之间噼里啪啦地作响,理所当然般的钝感和痛感遍布全身,别说脱臼,让我觉得我下一秒就会立刻散架也不为过——然而,以上两者并没有发生。

短短几秒之内,我竟然就这么从叠豆腐块一样的折叠状态中解放出来了。手脚能够正常的运动,下意识地向远离北岛读月的方向弹了两步,也没有受到任何阻碍……

……这个家伙,就这么把我放出来了?

逃?

脑海里下意识地迸发出这个想法,但也就是在这个瞬间,我看见北岛读月也站起来了。

手指附近摇摇晃晃地,好像吊着什么金属制的饰物。

金属吊坠,螺旋……我的脖子?

我的项链没了!?

恐怖的情形让我倒抽一口凉气,手臂下意识地探向自己的身体上所有该探的部位——还好还好,胸部还在,股间的部分也还是小馒头而没有长出来“那种”东西。

情况似乎还好……似乎……

但是事情已经够不对劲了。

我的项链,按道理来说,没有人事老师的解除法是绝对解不下来的。

北岛读月晃悠着手里的吊坠,幽幽诡笑着。

“要说我到底了解到什么程度的话,这么做应该可以说明不少问题了吧?”

“啊,咳,是啊,是啊……”

双腿有点打颤,但是不得不尽量做出一点理所当然的样子。

这个北岛读月,让我猜一下……

她自称自己没有志向,喜欢让事情的发展方向陷入混乱,无疾而终,但从后面的自述来看却并非没有理想,这两者之间应该是矛盾的。这也就是说,前一段话并不是在说她自己的性格……学院中的其他学生将她称为天邪鬼,这应该是关于她的能力的自述,她拥有某种让事物陷入混乱的能力。

她能够轻而易举地,不借助特殊道具就解除我的性转换魔法,这么看来,让我进入桃院变成女孩子这件事,应该有她的参与。

就是主使者也说不定。

“嘶啊……”

不由得再次倒抽一口凉气。

根本没法显得理所当然,我的手上根本没有任何砝码。

我现在暂时还没有变回男孩子,但是经验告诉我,那只是迟早的事情。我现在身处学院深处,等我变回了男孩子,那就再也走不出去了。

明明一直都想拿回男儿身,现在,我竟然为自己有可能变回男性而恐慌。

这一点,北岛读月是基本不可能不知道的。

如果她不知道的话,那我姑且还有最后一丁点谈判的筹码,不过希望不大。

“嗯,嗯姆姆姆……”

北岛读月显得游刃有余。

现在有资格游刃有余的也只有她那边了。

“居然没有立刻解除,这倒也是奇哉怪也,可惜可惜……读月酱明明还想试一试换一种称呼呢。说不定换成‘欧尼~酱’,或者说来句‘哥~哥~’,‘阿尼~’之类的,就能让欧捏酱心动爱上人家之类的,可惜在不正确的时机终究还是不能逆势而行,可惜呀可惜。”

“……”

我再也没有筹码了。

北岛读月知道关于我原本的性别的一切。

我低下头颅,诚心诚意地投降。

“……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

“哦?要捏酱做什么?没有哦,没有那种事情哦……”

北岛读月摇头晃脑地做出否定。

“读月酱已经说过了呀,天邪鬼是没有目的的,不会故意唆使什么事情,只会观察时势,逆势而行,就是这样以袖手旁观为乐趣的怪异生物。嗯……或许该说和随波逐流的捏酱正好是镜像也说不定?”

“……”

“不过,既然是捏酱亲自提出的问题,那我不接受也不好,就让我随便问几个感兴趣的问题吧?”

“你请随意。”

我知道北岛读月只是在装作大度的样子而已。

我现在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那么我便是要问咯,欧捏酱的话啊,是来调查某件事情的吧?”

“……”

直指红心吗。

“不,不,不要误会,我可没有有意参与其中的意思,也没有故意阻挠或是、帮助捏酱的意思,只不过呀,是感兴趣,非常感兴趣。”

“感兴趣什么……?”

“从计划来看……嘛,当然不是我的计划啦,不管怎么说,从我,读月酱所能了解到的部分来看,进行到目前为止的这部分,展露在台面上的那部分,是没有直接侵害到欧捏酱的部分吧,也没有明显即将会侵害到欧捏酱的部分吧?”

“把我自己的肚子都给炸烂了不算吗?”

“真的算吗?”

“……”

不算。

那次爆炸实际上绝大部分都是皮肉伤,脏器损伤只有非常微小的一小处,这种程度的破坏,在魔法学院里只需要三到四天就可以痊愈,根本算不上伤害。

而且我不是风纪委员,捕风捉影,然后去行动的理由是不存在的。

因为斯蒂兰娜的委托,因为那种某某控情结?……那种玩笑话也是不存在的,我在此之前就已经卷进去了。

“所以,这着实是超出计划的部分,真的是很有趣呀。柴火让温泉屋陷入炎上,棋子跳起来对棋手使用出CQC之类的……嘛,先不说这些啦。看来欧捏酱确实是来调查那件事的,这一点应该没错了吧?”

“……”

无法作答。

“欧尼酱觉得,这个甚嚣尘上的传说,它的本质是什么呢?”

“…”

这种问题更加无法回答。

“如果我知道它的本质是什么的话,我就根本不会——如你所说,来这里调查了吧?”

“嗯,也是,也是……”

北岛读月微微颔首。

“不过,我并不是想问那种本质哦。”

“啊?”

“锵锵~北岛读月酱的故事会时间!”

北岛读月忽然煞有介事地啪啪地击掌。

“欧捏酱肯定听说过吧,龟兔赛跑的故事,只要兔子偷懒睡觉,乌龟就可以凭借无休无止的努力将其赶超战胜的故事。”

“……”

这故事会真是有点儿莫名其妙。“虽然感觉细节有点儿添油加醋吧,大体上没错……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