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没过一秒,我的关节竟发出“嘎吱嘎吱”的呻吟声。

高度变迁,朝向扭曲,视野颠倒。

“??”

这里是……墙角?

非主流少女出现在我身边,小皮鞋的鞋底抵着我的……右手腕和左脚腕和……我也叫不出名字的若干身体部位的扭结处,她的坐姿是乖巧的鸭子坐。

脑袋埋在股间,有一侧脚底软乎乎的,好像是我自己的胸部。

我……

我在自己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被,跟个豆腐块似的,严严实实折叠起来,打包压在墙角了??

“呜、妮……!?”

“呜呜呜,欧捏酱太过分了!居然二话不说就对一个软弱无力的美少女动武,太恐怖太吓人了!美少女可是会因此脆弱哭泣的哦!”

到底是谁软弱无力啦!

“呜……咕呜呜呜……”

根本没法行动,就连眼睛也只能勉强瞥见对方的鞋底和大腿(顺带一提,就连这部分也是完全不对称的,一边是黑丝过膝袜,另一边却是一条腿的紧身裤配素腿,简直是奇怪到爆炸),我只能一边发出呜咽声,一边像个史莱姆似的来回滚动。

“呜,呼,呜……咕噜噜噜……动手个屁啦!”

滚来滚去,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出气的角度。

“我连符咒都还没掏出来好不好,到底是哪里算是动武了啊,明明是你单方面的欺负我好不好!”

“是对人家的少女心动武了哟。”

“我还会精神攻击了不成。”

“少女心可是很脆弱的哟。”

“……”

简直是牛头不对马嘴。

这个家伙压根就是个神经病,要不然就真的是个幽灵或者鬼之类的。

“呜,冷场了耶,还是说,欧捏酱不喜欢这种柔弱可怜的妹妹?”

我可没听说过哪种软弱可怜的妹妹能够挥挥手把人叠成豆腐块。

“嗯姆姆,那就没办法啦,果然还是回归现实吧。”

少女嘿嘿一笑,起身开始在我周围绕圈子。

“「大姐姐~擅闯灵能科禁区的来着,必须和我约会的必须约会!」”

“!?!?!?”

这、这个语气?

“欧捏酱,真的是个ロリ控,心动了?”

“不是,喂……”

这到底是什么鬼啊。

先是模仿左莉的语气,现在连斯蒂兰娜的声线都出来了……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哦呀,我还以为欧捏酱已经知道了才没有自我介绍……莫非欧捏酱之前根本没听说过?”

“完全搞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叫北岛读月。”

少女带着笑意,坦率地做出答复。

月光照在她的双腿上,我不太清楚有没有照在她的异色瞳中——感觉两者配在一起,应该是一副很阴冷诡异的模样。

“读音是きたじまつかづき,是灵能科三年级的学生,也就是她们所喜欢称呼的‘倒幕演出’,あまのじゃく。”

“……”

“学院第二就是我,也就是除了万法书记之外,目前桃源学院的最强音。”

自我介绍过之后,北岛读月重新在我身边坐了下来。

这次的做法是体育坐,坐在我的侧面,而且还由于我无法反抗玩起了我的头发。

“好啦,不要紧张嘛,难得有客人,我也是很想多聊几句的哦?怎么样,欧捏~酱,我们就随便聊聊,随便聊聊?”

“随便聊聊?”

“对呀,对呀。”

自称北岛读月的怪异少女摇头晃脑着。

“天邪鬼是没有自己的目的和志向的,只要能扭转身边世象的朝向,打破‘正’好进行的好事,每一天每一天看着大家白忙活就能感觉快乐无比哟。更何况,我本来就没料到这么早就能见到欧捏酱,早有准备什么的更是无从谈起啦,所以……就正如的诚心诚意地用字面意思表达出来的那样,随便聊聊呗?”

“随……”

这四个字不是让我放松警惕的理由。

我的身体不允许我脱离紧张的状态——这也是字面意义。

能问什么呢?……不能直接问问题,对方的开放态度不是我想问什么就问什么的理由,那怎么看都只是钓鱼。

“你喜欢钢琴吗?”

我问道。

“在你出来之前一直能听到钢琴曲的声音,挺厉害的,那是不是你在弹?”

“哦~?”

北岛读月透出惊异的语气。

“……虽说是随便聊聊,不过真的随波逐流地随便起来未免也太狡猾了。完全是在回避重点嘛,不愧是随波逐流的欧捏酱。见机行事,从善如流,左右逢源!不得了!”

“你这不也是在回避重点吗,话说明明是你说的随便聊聊吧。”

“那么读月酱就马上言归正传。”

北岛读月立刻收起娇滴滴的声音,变得娇柔却一本正经起来。

“对于刚才问题的回答是:是!确实是我在弹琴,我的梦想就是当一名钢琴家。”

不过,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末了马上这么追加了一句。

“梦想成为钢琴家的学院第二吗……”

听上去并不是很靠谱的答案。

北岛读月刚刚才说了,“天邪鬼”是根本没有目的的,但是现在却又冒出来了一个“梦想”……这家伙嘴里大概没有一句靠谱的话吧。

没必要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了。

我继续问道:

“那么,你知道我多少?”

“你这是在套话吗。”

“……!?”

这种……突然变得冷冰冰的语气……

“就算是装作久经世故的大人也应该有点限度,多注意一点循序渐进伪装的技巧,直接一手直球丢到别人身上还寄希望于不让别人看出来,这样自以为是的到底是哪边啊?真是死蠢,磨叽死了!”

“…………”

这是庄纤跹的语气。

“喂……”这个家伙,到底是在搞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