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楼里不是没人吗,哪儿来人弹钢琴的!?

我下意识地想要去找声音的来源,可是这阵钢琴声却听上去如同环绕音效,根本听不出个源头来。这让我顿时有点慌。

等会,等会……之前凤怜月好像说过不要让我去楼顶来着,到底是顶楼还是楼顶来着?

好像是顶楼?

那不就是我现在所在的地方,不就是六楼吗!?

这么说来,话说之前是不是有个都市传说,说咒法科主楼五楼卫生间会突然集体响起抽水声,这个时候灵能科一号厅顶楼会有让人错乱的钢琴声之类的……

“嗡 ̄ ̄嗡嗡__嗡嗡 ̄ ̄ ̄……”

“哇啊啊啊……”

真的错乱起来了啊!!

货真价实的都市传说让我遇到啦!

这可不是什么犯罪型都市传说,也不是什么小笑话,这可是实实在在的怪谈:怪谈,鬼故事耶!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恐怖的感觉让我顿时撒丫子便跑——不管哪边的楼梯都好,反正这栋楼的走廊是线形的,只要跑掉就没问题了!

“踏,踏踏,踏踏踏踏踏……”

“!?”

好像有哪里不对?

为什么跑了这么半天还没有接近楼梯间的样子?

……我怎么会边跑边后退?

恐惧中涌出了新的恐惧。

“……”

我倒抽着凉气停了下来,试着简单的,一般试探性地跑了两步……真的没错。

明明是在以正常的动作往前跑,可是身边的门和窗户却丝毫没有倒退的意思,换一句话来说正在倒退的那个是我……这太空步一样的发展到底是什么鬼??

不过现在不能多想,一切以逃跑服务。

既然前进反而会倒退,那我就干脆反其道而行之好了,直接反着跑……不对?怎么还是不对??

还没“反其道而行之”几秒钟呢,这会儿前进的方向又开始正常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会儿奔跑就等于倒退,一会儿移动规律又正常了,再过一会儿移动倒是能正常移动了,可是左右脚的摆动方向却不利索了……

这到底是和什么有关?是钢琴声吗?比方说钢琴正常的时候移动正常,钢琴错乱的时候就没法移动……有点像,但是真正实践起来的时候还是完全不对,我根本找不到设法控制我自己的移动方式的办法!我被困在这里了!!

“哈啊,哈啊……”

钢琴的旋律还在以奇怪的方式回响着。

精疲力竭……不,不,体力的消耗倒还是其次,我感觉我现在的精神有点扛不住了,再这样前前后后,前后左右的,我怀疑我得疯在这里。

“对……?”

前后左右,左右前后,左右……窗户!

我身上有带戏法,有缓落有自保,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逃跑要紧!

但也就在这时——

“吱呀~”

钢琴声停了,某处传来什么东西被打开的声音——并不是窗户。

是侧后方的一处教室。

“哦呀,哦呀……我说怎么感觉外面叮叮咚咚的,原来是有访客呀,原来如此呢原来如此。”

“……”

原来真的有人在的吗?

话虽如此,眼前出现的这个人的打扮,却完全没法让我有一点儿放松的感觉。

“你……”

这是实话。

我真的一点儿也不敢放松,非但不敢放松,还紧张地往后退了两步。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和其他学生年龄相仿的女孩子,话虽如此,但她的长相实在是太非主流了。

比非主流还非主流。

少女的两边眼睛的瞳色不一样,左侧眼瞳是橙色,右侧眼瞳是红色——如果只是这样那倒还好了,异色瞳嘛,三流动漫小说里有得是,可是问题是,就连她的头发颜色也是劈叉的。

披肩卷发扎一只波浪卷马尾,这回右边是紫色的,左边是橙色的,马尾辫的配色更扯淡,橙色和紫色搅拌在一起,知道的明白这是头发,不知道的,看这季节还以为是进了菊花博览会。

少女的衣服也是我之前没见过的款式。

应该不是便服,因为衣服的胸口上别着桃源学院的校徽,但是我确实没有见过这种款式。

看着像实验员的白大褂,但是比大褂子来得短,而且显得更紧,有一种怪异的虚无感和压迫感。

“哦呀,哦呀,这可是踏破铁鞋无觅处的稀客……别紧张嘛别紧张,该有的寒暄还是要有的不是?”

非主流少女掩上她的教室门,真的朝我这边走过来了。

“唔,这个时候该说什么来着?いらっしゃいませ、や、こんばんは,还是……哦哦,稍微有点自我陶醉了,应该还是简单一点的问候语比较有亲切感,こんにちは,庄瑶泠,酱?”

“……”

这家伙,是个日本人?

她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遥泠姐啊,不要突然一句话都不说啊,没有生气吧」?”

“!?!?”

这个口气这个声线?

“嘿嘿嘿,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吓到欧捏酱了。下次不会再犯啦。”

声线顷刻间恢复她一开始的模样。

“不过啊不过,话又说回来,欧捏酱出现在这里,也是确实吓了我一跳呢,完全完全没有料到现在就会和欧捏酱见面,真是吓得不轻,欧捏酱是不是应该好好补偿咱一下呢……?”

“……”

补偿个屁。

我可没有在闹鬼的时候还能和眼前这个怎么看都是鬼的家伙谈笑风生的勇气。

我本能地倒退一步,然后凭借自己的理智掏出缓落符咒,出脚去踢走廊的窗户。

但是没用……

我的腿抬向了相反的方向,也踢向了相反的方向——那个动作与其说是“踢击”不如说是在折叠,和逃跑简直是风马牛不相及。

我现在还能怎么办?

“哈……”

我现在除了破罐子破摔以外没别的可做。

次级迅捷术,次级速度爆发,次级力量爆发,这些东西我平常也就以防万一各带了一张,谁能料到现在这种情况是万万一?

磷粉燃烧,魔法释放——

——那样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向衣服口袋移动的腕关节和肘关节扭曲向了相反的方向:另一侧胳膊的袖口。

怪异的力量让人太过难以理解,我下意识地挥舞另一侧的手臂,想要把这种奇怪的存在挡住或者驱散之类的:这一次,方向是我自己的股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