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总是会比较在乎自己身上的东西的嘛……

书上说这是一种能吸收外有机关并将其长期储存在体内的体质,多见于黄老道家、阴阳道家和神道体系,偶见于老庄道家,极偶然地出现在巫毒系谱中——看来就是我身上的这种内化没错了。

就是我身上的那个内化没错,当然,也是我的堂妹庄纤跹所持有的那种内化。

说到这里,庄纤跹那家伙看来是真的忙……

快餐店被砸了也不予置评,自己宿舍被炸了……在和她的通话里,也没见她有什么表示。当然,也可能是司空茉莉这尊大神已经在她回来之前帮忙把家电都修复了的缘故吧。

都是题外话。

这本书对内化体质的介绍,和当初找宫桥羽合问来的情报很像,不过比那边要更详细一些。

书里说内化体质的稀有度很高——不过这里说稀有度高,并不是说持有内化体质的人真的就少到找不到,主要是因为内化体质有纯度的问题。

按照书里的说法,这种体质是一种遗传性的体质,不过,根本不是什么物质性的遗传。

最初的时代不仅是魔法的时代,而且还是没有科学的时代,无论是懂魔法的还是不懂魔法的,都很在乎所谓的“鬼神”。

人们为了讨好鬼神而举行祭祀,但献上的祭品并不总是能“让鬼神满意”,希望发生的“神迹”也并不总是能够发生。

最重要的是,用魔法呈现“神迹”倒是容易,要怎么样才能确认这种“神迹”确实降临人间,确实成为了行走在人间的福祉呢?

祭祀们想到了一个主意——制造一批总能将神迹固定下来的“代言人”,这也就是内化体质被制造出来的动机了。

帝王和祭祀们以此为目的,强令若干小家族成为了祭礼的牺牲品,他们进行了无数次非常繁复的仪式,而在这样的仪式中所诞生出的后代,就成了能够以独特的方式与魔法机关嵌合在一起的,“内化体质”的源头。其中一部分家族后来起势,这种体质也就随之一直传了下去……

问题就在于,随着家族的演化分裂,完整的仪式渐渐失传了。

从头来说,现在内化体质这种非血脉性的体质,之所以还能一直遗传下去,其实是因为某种精心计划的巧合:

内化体质的持有者大多被刻下了某种暧昧的本能,也就是说,即使具体的仪式失传了,他们在繁衍的时候也会无意识间迎合那种仪式所需的条件,通过这种仪式制造出同样具有内化体质的后代。当然,也只是勉勉强强传下去而已,因为这种原因,体质的质量已经很不稳定了。

“……”

这段话看上去简直是让人感觉一阵恶寒。

我是内化体质的持有者,我的体内也有这种本能吗?

居然还是在“繁衍”的时候表现出来的,形成了某种 “仪式条件”的本能……那到底是什么?体位吗?时间吗?深度……??

哇啊呕……

越想越恶心,不管是作为心理上的男性还是作为生理上的女性想来都很恶心,而且同时站在两边的立场上看就感觉更恶心了!

果然还是赶紧翻篇吧!

“呃啊啊……”

我到底是为什么手贱要看这个条目啊。

本来还以为我这个体质是来源于什么上古时期的煊赫大家族,想要了解一下满足满足好奇心和虚荣心的,没想到居然是这种来头。

为了一时的私欲,竟然把千百年来那么多后代全恶心到了。虽然仔细想想并不影响日常生活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吧……但是平心而论真的很恶心啊!

也不知道当初到底是哪个家伙这么变态,如果给我一个穿越时空的机会的话,我一定把那个始作俑者揪出来好好揍一顿。

我还是别偷偷摸鱼了。

老老实实翻书,思考“空想奥术”的问题吧。

“哎……”

没什么头绪。

抓始作俑者也是,这种问题向来就是个难题啊。

诶,等等?

“等……等一等……?”

说到这儿,我心中忽然萌生出一个想法。

等左莉回来之后,我马上神情严肃地看向她。

“左莉。”

“嗯?遥泠姐……你是想到什么了吗?”

“我们来图书馆,是想知道‘空想奥术’是什么原理的对吧?”

“嗯嗯?是呀。”

左莉毫无察觉地把书堆在桌子上,安然点头。

“因为,只有这种东西才是突破口吧?知道了原理,就知道有哪些同学和魔法师能够做到这件事,然后就可以顺蔓摸瓜……一口气把那个捣乱的家伙捉住!”

“……”

“怎么了吗,遥泠姐?”

“哎。”

所以说啊,这个学院派的丫头,这种绕圈圈的思路……

我深吸一口气,认真地看向左莉:

“既然如此,直接顺蔓摸瓜去抓主使者不就好了吗?”

“诶???”

我之后又拜访了一遍斯蒂兰娜,从她们那里拿到了一点儿别的线索。

目前还没有任何一个嫌犯承认,自己在使用“空想奥术”的时候曾经和任何特殊人物接触过,尽管如此——在对这些女孩子这段时间的校内活动的调查中,风纪委员们还是发现了一些端倪。

尽管本人大多都不承认,但是记录显示,她们都各自曾经去过一些以自己的科系基本上“不可能会去”的场所:

比方说咒法科的九黎妍珠居然去世象科晃悠过,世象科的“双马尾猎手”居然曾经拜访过第六学区的南半区,而她自己却根本说不出自己在灵能科到底有什么熟人……

周雪宁更是,几乎毫无意义地转遍了整个学院。

当天下午,我和左莉简单分了个工,决定分别去这些地方简单晃晃。

左莉选了世象科一带,而我选择了灵能科一带。

这是考虑到第六学区地形复杂,担心左莉迷路……当然这句话只是找个借口,主要还是因为灵能科这个地方路程最远,早处理早安心。

来到目的地的时候,时间已经很晚了。

抬起头,教学楼大门上方一行烫金行楷在夕阳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写着“灵能科一号楼”的字样,旁边还挂着一个小牌匾:

“「RDS」分支研究楼……吗?”

听着让人感觉很不祥的缩写,不过考虑到玩魔法的家伙们本来就喜欢起一些骇人听闻的称谓,估计实际上也就那样吧。

拿着那个奇怪的七等分螺旋图走进教学楼,楼里的学生稀稀拉拉的……又是周末又是傍晚,感觉我来得还真不是个时候。

如果结果不理想的话说不定还要再来打听一次……嘛虽说还是勉强能抓到学生问的啦。

拦住路过的看起来好说话的女孩子,掏出图形问出名字,“您好,请问你见过这些……吗?”——如此这般地问下去。

我为了来做调查特地换上了校服,路过的学生虽然看着我这么一大只非灵能科的非学生眼神有点怪,不过多半还是会好好回答。

……嘛虽然说超短的制服裙下面兜风凉飕飕的果然还是很不适应啦,当然,这也只不过是无关紧要的题外话。

而遗憾的是,尽管大部分学生都有认真回想,认真思考之类的,从结论上来看,我在一楼问了七个学生,其中有五个大致听说过“空想奥术”之类的东西,而接触过那个图案的——却一个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