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力伏案,脸蛋软塌塌地贴在桌面上的左莉。

“‘制作自己的魔法’这件事无论怎么看也太奇怪了,果然是真的很难找啊……遥泠姐?遥泠姐有什么看法呢?”

“呃……”

我的看法就是你每找一次书就喝两杯饮料,到底是怎么做到快两个小时还不上厕所的。

我从头到尾也就喝了两杯好吧……

嘛题外话少说。

从左莉来来回回自言自语的那些内容来看,她是确实把该找的领域都找得差不多了……要让我这种门外汉给建议,那是确实没什么建议可给。

看看我这段时间看的书都是些啥:《世界机关流变导论》、《认识你的机关》、《戏法演变初考》……虽说我本意也是按照“空想奥术”的特点来找的,不过说到底都是些入门书,压根帮不上忙嘛。

不过帮不上忙不等于就连样子都不做了。

既然左莉诚心诚意地问了,那我也只能有模有样地把那张“图纸”拿过来,从头到尾仔细研究一下。

“要说还有什么领域突破口之类的……这些角度是七等分的,这个你刚才也已经说过了……”

“嗯嗯,我一开始想的是神术的领域,毕竟正七边形和七芒星是‘神明的图形’嘛!”

左莉认真地点头。

“后来我也想到了七曜和天宫二十八星宿,不过好像都是些比较具体的东西,从有没有关系的角度上说,好像不行呢……”

“那,哎……”

所以说我确实看不出来啦。

“然后,图形特征是带螺线?如果没搞错的话,这个特征你第三次找书的时候也找过了;然后大部分地方的图形是向内凹的,可是就连这个你也已经找过了……”

“嗯,嗯嗯……”

“那,那就真没什么了啊,”

我不禁叹气。

“非要说的话,这个图形里面的齿儿很多,齿里面还有齿,这么粗糙这么不平滑的,这里面可能有细节吗?”

“唔?”

左莉疑惑地歪了歪脑袋。

“这种东西……要说这种东西,那可不算是概念主题啊,倒不如说比起魔法概念更像是数学上的东西!可导性不可导性遥泠姐应该也知道嘛,就是所谓‘平滑不平滑’的问题,反过来说处处不平滑的东西应该是用‘分形’做出来的……诶……”

“……”

“对哦!分形也会牵扯到一些魔法领域和机关群的来着,我去找找看!”

左莉顿时恍然大悟,搬起书又撒腿跑远了。

“哎……”

所以说这个说风就是雨的丫头啊。

她这一次又救命稻草似的找到了一个“看起来有关”的领域,那么这次她能找到“空想奥术”的原理吗?我不看好。

“咦?”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注意到,桌上留下了一本书,好像是左莉刚才火急火燎跑开的时候漏掉的。

《非灵能特异性体质目录——至2010年版》

是关于魔法师持有的特殊体质的书啊……

左莉会找这种书的思路倒也不难理解,倒不如说,从上午一直找到现在,我们一直秉承的都是同一个思路:

这个思路的基础就是,魔法是不可能短时间内凭空造出来的。

那么,既然不可能凭空造出来却又显露出了看上去像是“凭空创新”的样子,那就说明这个技术通过某种手段获取了参与者的意图,然后模拟出了对方想要的魔法的样子。

就像是桌游RPG模组里挺常见的那种“许愿术”一样,虽然实际的魔法世界里没有那么方便的东西,不过仍然有一些手段可以组合达成类似的效果,这也就是左莉(和我)目前的思考方向了。

第一,要有办法捕捉空想奥术参与者的意图,无论是让这个“机制”本身理解也好,还是让它背后可能存在的某个“幕后黑手”理解它也好,总之要有这个过程,而且偏差不能太大;

第二,空想奥术的使用者遍布整个学院,这也就意味着无论对方在哪儿,这种技术都要有对那个地方施加影响的能力,这就意味着这种技术要有比较优良的超视距操作能力,还要能感受到那个地方正在发生什么;

第三,使用空想奥术的学生什么动机都有,既有周雪宁这种本身心怀不轨的破坏犯,也有九黎妍珠那种原本只是想偷偷变强不被欺凌的,甚至还有“双马尾猎手”和“本格魔法少女”那种从一开始就不正经的,而空想奥术,一定程度上,无差别地满足了她们的要求,这也就意味着,这种机制具有比较好的灵活性,对现实世界构成影响的范围很广很广。

在这三点之中,第三点主要是术式方面的东西,不过前两者,“感知力”和“超距能力”可都不一定只是术式而已,换一句话来说,如果我们的思路是对的,那它是可以通过“幕后黑手”本人的特殊体质来实现的。

这也就难怪左莉为什么要挑这本书来看了。

当然,既然左莉已经把这本书扫过一遍了,这就意味着她最后应该没从这书里发现什么靠谱的线索。

左莉找不到,我当然更找不出来……不过话虽如此,书名本身还是让我产生了不浅的兴趣。

想着左莉还没回来,我便偷偷把这本书拿到我自己这边,粗略翻了两下。

目录之中,有一个条目尤其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内化体质,吗……”

不出现在这本书里才是奇怪,倒不如说,我之所以对这本书产生兴趣,原因就是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