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们现在,还没解决掉全部的‘炸药’吧?就算想解决,你们也根本无法解析我的法术吧?”

“……”

毫无征兆的威胁,但是,虽然毫无征兆,我却一点迂回的余地都没有。

因为周雪宁说的真的没错……

这个家伙的法术,即使是学校学识最广的学院第一,司空茉莉都表示不在自己的了解范围内。

魔法说到底还是一门神秘主义的学科,每种魔法都各自有各自的机理,假如说完全不知道法术的内容和源头,哪怕是学院第一,反制也根本无从说起……

——所以说这家伙的魔法到底哪儿来的?

她为什么确信任何人都无法破解自己的法术,这种信心是哪儿来的?其他地方还好,只要是个人就知道学生一舍遍地神棍,这次是谁给她的自信?

简直是完全无法理解。

而且更糟糕的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家伙说的真的是实话。换一句话来说,她用宿舍学生的生命财产来要挟我们,这个威胁也是实打实的。

“虽然说这个魔法本身确实是自律性的工作原理,不过我当初也不是没有保留远程干涉的后门,这个你们大可以信好了!”

周雪宁看上去没有等我们犹豫的耐心,她马上从自己的袋子里掏出了一枚圆形的东西——是一个卡通兔子模样的圆形胸扣。

圆形……??

我下意识地往柴璐那边看了一眼,好像不对,现在不是让柴璐从中作梗的时候,现在这个时候做什么也没用。

周雪宁把胸扣和一对纽扣电池放在一起,抛硬币似的,高高地抛向天空。

周雪宁轻轻掰了下指节,不到半秒之内,电弧立刻迸射。

“轰——!”

纽扣电池蕴含的能量不大,就算爆炸也是小儿科——但是话虽如此,爆炸就是爆炸。

“明白了吧?”

周雪宁的嗓音中透出阴郁。

“我能够立刻同时的,直接引爆那些东西也是事实,你们没法解析我的‘引信’也是事实,我可没有什么耐心!左莉!马上!!”

“我……”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

“引信,你是说这些?”

带着优哉游哉的语气,一个比在场少女们都要高大得多的身影出现在了现场。

“……?”

“宿管姐?”

——这句话说的显然不是我。

俞茗?

她是怎么找到这边来的……话又说回来,她现在不是应该和司空茉莉在一起处理一舍的宿舍楼的问题吗?

“哎,”

似乎是察觉到了我惊异的视线,俞茗相当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我的施法能力基本不行,修复现场只能交给各位小小大神们啦。至于除了修复之外的事情……哈,嘛……”

俞茗一边说着一边提起了一个塑料袋。

“……”

塑料袋里装着的全都是圆形的、扁平的,画着卡通动物形象的胸扣。

有些已经碎掉了,露出半残缺猎奇的小动物的脸和若干线圈配件,但大部分全都是完整的……至少外壳和内容物是完整的,附加的东西,比方说看上去似乎是用来别在电路上或者吸在控制面板上的回形针或者磁铁,看起来倒是基本上全都无一幸免。

换句话来说,这些东西全都是从它们一开始安放的地方,全部强行扒下来的。

“你……”

周雪宁的表情透出惊骇。

“你,这……不可能啊?就算强行拆解下来了,道具里蕴含的闪点魔法也早已直接释放到电路里了,根本解除不了的!你、你这可是在……”

“没有啊,至少目前没再爆哦。”

俞茗继续耸肩。

“要说以后还会不会爆……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不过现在楼已经恢复供电了,要说还会不会爆,我猜应该是不会的吧。”

“怎么会……”

周雪宁发出悲鸣,但俞茗还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并没有打算继续回应她。

周雪宁的绝望之中很快透露出另一种……

“既然,如此。”

……这种疯狂的表情让我本能地感觉到危险。

像是回应我的直觉一样,俞茗手拎的塑料袋中顷刻间闪现出电光。

“俞茗!危险!!!!”

“啊?”

但是俞茗仍然没有任何反应。

“……”

“………”

电光直接哑火了。

什么都没有发生。

“怎、怎么会!?”

“什么‘怎么会’?”

“你……你到底是什么……”

周雪宁表情颓然,给人感觉只要一秒就能跪坐在地上。

“我的,我的闪点魔法,可是我自己的,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不需要才能不需要天分……只属于我的,绝对不会被解析出来的——为什么??”

“哦,嗨……”

俞茗轻叹一口气,直接把装满作案道具的塑料袋丢到了一旁。

“随便说两句吧:我们都知道一舍里牛鬼蛇神遍地走,听话的不听话的丫头们一大箩筐啥都有,你知道为什么是交给我来管吗?”

“……”

“啊嗯,或者换一句,你们是不是特别喜欢传一个校园传说,就是类似于有的时候在宿舍里法术效果不好,有的时候压根不能用法术,还有鼻子有眼地把那事儿说成了闹鬼之类的……”

“……”

“诶诶……”

“诶?”

“那东西和解析不解析没关系,就是干涉机关连接,无差别沉默魔法现象,闹鬼……闹个啥,我的能力而已。”

“……”

周雪宁的双眼终于彻底失去神采。

不过这次失神,和她绝不绝望并没有什么关系。

在刚才说那番话的时候,俞茗绕着圈子,已经来到了周雪宁的身后。

俞茗冲着周雪宁的后脑勺,轻描淡写似的落下了一手刀。

“够晚了,乖乖睡吧您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