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不知道司空茉莉有没有办法阻止残留在一号楼中的爆炸魔法,不过我们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说分头行动就分头行动,毕竟就算让我留在宿舍楼里,让我寻找恢复电路工作的方法也完全帮不上忙,还不如出来追人。

不过,时间果然还是耽误得太多了。

等我们——我、左莉和柴璐——从宿舍楼大门冲出来的时候,那个犯人已经看不见人影了。

“呜……”

“左莉?能发现痕迹吗?”

“不行啊,不行啊!光学和声学都已经找不到任何踪迹了,完全超出了我的灵装的灵敏度范围,我又没有装载气味学的分析手段……”

左莉的声音里透出焦躁。

“呜呜……真是的真是的……要是我当时直接跟着罪犯从窗口跳下来就好了!”

“这时候就别自责了,”

我试着抚摸左莉的脑袋安抚她。

“你们直接追下来未必有把事情说清楚之后再追好,我们先想办法抓住她再说吧!”

“话是这个道理,可是……”

“……”

“可是,要怎么抓呢……”

“啧……”

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声音?方向?这些左莉刚才都已经说过了,等于说还没有开始追,其实我们就已经把对方追丢了。

“啊啊……”

有些焦躁。

明明刚刚才试着安抚左莉,可是现在我居然也焦躁起来了。

“现在,现在我们总可以找风纪委员了吧?”

“找风纪委员,什么的……”

“比方说长相啊,比方说各种各样啊,至少学校里肯定是有摄像头的吧?有摄像头就可以知道附近有什么人在乱跑吧?至少如果把风纪委员叫来,直接在宿舍楼的时候说不定都可以……啊,啊啊啊……”

不行,不行,冷静。

世上没有后悔药,当时司空茉莉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就算现在陷入了麻烦,也不是我回过头去指责那个绿毛优等生的理由。

“那~,长相的来着?”

“长相我当然是记得的哦!金发单马尾,和我一样是心因科,个子比我高一点点点点,只要是能抓住犯人的我都会认真去记的……诶,诶诶诶诶!?”

“诶?”

面前突然出现一个轻飘飘的人影,把我们三个全都吓了一跳。

“白、白色的,晃来晃去的……哇啊啊啊是那个胖次魔吗!?快闭眼快闭眼呀左莉学姐!!!”

“胖次你个大头鬼啦,这是斯蒂兰娜。”

我用力敲了一下柴璐的脑壳儿,让她从不知啥时候陷入的恐怖片模式里清醒清醒。

这哪是什么胖次魔,放尊重点,这可是大名鼎鼎的胖次魔都市传说的来源本尊本人!

可是话又说回来,斯蒂兰娜为什么……

“你、你……”

这可太尴尬了,斯蒂兰娜衣服上别着风纪委员的袖标,她显然就是来执勤的!

“不是……茉莉不是没让我们报案吗,为什么蒂兰你……”

“唔,没~?”

蒂兰不解地歪了歪头。

“报案,不是的来着,爆炸很大,不发现的来着,是,不~可能的吧?”

“啊,也,也是……”

“所以,闪点崩坏?”

“是的,闪点崩坏,额或者说闪点爆袭?应该就是闪点崩坏。”

“没错没错!”

左莉显得比我要义愤填膺得多。

“不同于之前都是炸一次就收手,这次这家伙可过分多了,已经炸了三次了,现在宿舍还没缓过劲来呢!而且明明差点就能被我逮住了……结果从寝室窗户逃跑了!!”

“那,时间?”

“时间,差不多四五分钟?”

“唔咻……”

斯蒂兰娜停顿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扳手指做计算。

“这样的来着,已经有可能跨学区了……”

“是,是我的错,反应太慢了……”

左莉露出自责的表情。

“如果我能再敏锐一点,对变数的防备再到位一点,说不定现在就已经…………”

“左莉学姐不要自责了,我的动作也太慢了。现在想想,我当时其实也……”

“喂~~”

斯蒂兰娜轻飘飘的呼叫声打断了左莉和柴璐。

好像是在使用她的念话仪。

“现场到达了,闪点崩坏的确认的来着……请接宁宁的来着,嗯,快,请~拜托~”

“宁宁??”

“嗯的。”

蒂兰分出眼神,轻轻瞟了我一眼。

“在值班的宁宁,伤还没好,所以,值班的只能。”

“这样啊……”

于此同时,念话仪里传出一阵不太清晰的女声,对面似乎已经接通到正确的人了。

“宁宁,安。左莉~~?”

“嗯,嗯嗯?”

左莉表情严肃,显得蓄势待发。

“相貌~的来着。”

斯蒂兰娜缓缓提出要求。

“发型、发色、脸型、身高、科系……能想到的,特征等等。”

“嗯嗯,嗯嗯!”

左莉用力地点头。

“就像我刚才说的,发型是单马尾,发色是金色,带着口罩,从穿的衣服上来看,应该和我一样是心因科的,身高,身高……感觉,差不多,唔唔唔,差不多?比我高一点点儿的样子?”

“一点点,儿?”

“就是……一丁点,稍微高那么一点点的一点点,差不多半个脑袋,小半个……大半个?”

“据我观察,差不多在158到161厘米之间,应该和我差不多高。”

柴璐适时补充道。

“嗯,嗯嗯!差、差不多吧!”左莉点起头来倒是果断,可是我看你这远远不到一米五的样子,如果对方是一米六的话那可是要比你高一整个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