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四阶、五阶的咒法和某些七阶神术的简单结合,不是真的给这些电灯通电,而且停止引导之后也只能持续十几分钟而已,姐姐不用深究啦。”

“一两个小时已经很恐怖了吧……”

算了,司空茉莉说得对,这个问题不能深究。

“随便怎么样吧……总之,现在整个楼栋看起来像是恢复供电了对吧?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等第三次爆——”

司空茉莉胸有成竹,可是她的话压根没有说完。

因为就在她说这句话的瞬间,楼下眨眼间就是一震——话还没说完呢,第三次爆炸就已经发生了。

“那个方向是?!”

听距离不像是从正楼下传来的,似乎和我们隔了至少一层,那就应该是在三楼,可是如果是在三楼的话,以之前那种爆炸规模,震动和声音应该不至于传得这么远。那岂不是意味着这次爆炸……

我不敢怠慢,司空茉莉显然也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和我一路小跑过去。

左莉和柴璐正好在场,其中左莉全副武装,看上去似乎刚刚经历了一场战斗,而在走廊的尽头,有一扇宿舍门被整个儿炸开了,碎片遍地,看起来一片狼藉。

“遥泠姐!茉莉大人!”

左莉注意到我们的到来,然后马上抬手指向远处的破口。

“这里,就是这里!”

“这里?”

“小左莉……把话说清楚,这里发生了什么??”

“就是……就是……!”

左莉看起来气喘吁吁。

柴璐深呼吸一阵,努力代替左莉把话茬接了过来:

“是这样的,庄姐,茉莉学姐!——我和左莉学姐从还在寝室的同学那里,问到似乎有人在走廊里乱走,就试着找拐角蹲守,然后竟然真的撞到了!然后……然后……”

“然后我们就追!”

左莉接着答道。

“没想到这个时候,走廊的灯忽然亮了,然后,正好追到这里的时候,边上的寝室正好炸了……冲击波太大了,我们,我们……!”

“你们……”

左莉依旧抬着手臂,顺着她的胳膊看过去,结论似乎已经很清楚了。

房间里的气氛和走廊上一样,也是一片狼藉,而且作为爆炸的发生地,情况显然更加恶劣。

这户学生似乎是有自己的电脑的,而这台电脑现在已经被炸成了粉碎,连带着附近的台灯、书柜、咖啡机也无一幸免……而在更远的地方,还有一处东西是损坏的:是这件宿舍的窗户。

“从窗户……破窗跑掉了吗?”

“是的,我猜,我猜应该是的吧……”

左莉发出自怨的哀叹。

“真、真是的……!我当时为什么没有侦测到这边爆炸的隐患呢?要是我能够再早一点发现,能够不被冲击波断开视线……我果然还是太……呜,太差劲了……”

“……”

“茉莉大人,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

“茉莉大人?”

司空茉莉竟然没有对左莉的叙述做出评价。

往司空茉莉那边看去,她正露出万分吃惊的表情,来回看着房间内的景象和房间外的门牌号。

“这是,夜花的……?”

“夜花?”

“这是303寝室,这是佟夜花的寝室……”

“哎……?”

“你们认识她的吧?世象科搞生命研究的,这个整个计划的主持者之一……她今天也有事去了,怎么她明明本人不在,房间还可以……。虽说是有类似于自作自受或者因果报应或者墨菲定律之类的说法吧……但是她这种级别的人的资料肯定是有备份的啊?嫌犯的目标到底是什么?……不,不对??”

“什么不对?”

司空茉莉显然又自言自语起来了,不过和之前的自言自语不一样,这次她的表情看起来忧心忡忡。

“茉莉啊,这个……你是不是还是说清楚比较好,我们现在到底该怎么办?直接追出去抓吧!”

“是的……你们马上去抓。”

长长的沉默之后,司空茉莉用力地叹了口气。

“什么、我们去抓?那茉莉大人呢?”

“我来处置现场。”

司空茉莉叹道。

“是我判断错了,其实……我一开始并不想马上抓住她的,想骗出她更多的情报再妥善处理,没想到原理并不是我想的那样,我再不采取点手段,造成的损失可能会比现在更难以接受……”

“……”

仿佛是为了提醒我们,犯人离去了而爆炸仍未离去一样,走廊里的行道灯慢慢地全都暗了下来,换言之隐患仍然存在,第四次、第五次爆炸……如果不进行预防,还会再次发生。

“那,茉莉学姐,那个犯人的目标到底本来是什么呢?”

柴璐小心地提问。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啊……”

司空茉莉露出了自责的残念表情。

“我一开始判断犯人的目标是‘具有某种强烈特征的人’,毕竟这也是咒法使用者的一贯的思路嘛……但是如果房间里没有人还能炸的话,这就说明我错了,犯人,或者说犯人使用的法术的目标,不是‘具有某种特征的人’,它们的目标就是那种特征本身。密集的资讯会吸引这种法术的注意,以至于以这些资讯载体为中心产生巨大的电压差,无论这些资讯的内容是法术还是实验材料还是魔研论文,无论载体是书还是书架还是计算机,总之只要是标志着才能的所在,都……”

“……”

“这个事件的主使者,是个仇视着才能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