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那……”

有点语无伦次。

“怎么可以因为左莉不会受伤就不去管她,怎么可以……啊,啊……所以说啊司空茉莉,你到底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

“嗯……”

“还是叫风纪委员吧,果然还是把蒂兰宁宁她们叫过来吧!不要因为你是学院第一就觉得可以不叫她们了,我看这事情不找专家无解!!”

“不行!”

司空茉莉回得依旧斩钉截铁。

“现在已经确认了,更加不行了!”

“……”

那到底是什么破确认破讲究。

“那、那我就先找俞茗,让她想办法切断整个宿舍楼的总体供电,不能再炸了,反正我们刚才已经说过了,有什么发现就互相通报吧?!”

“先等一下——”

“还等什么等!”

“我在想最后要怎么抓住嫌犯!”

司空茉莉大声地发出嗔怨。

“对于姐姐你现在马上想干什么的,这一点我也是认同的!——现在犯人藏匿之处未知,抓住嫌犯根本不可能,与其先抓住嫌犯,不如先想办法,终止这次比之前全都要严重的连环爆炸,但是这样终止真的可以吗??”

“……”

“没有证据证明,彻底切断总电路就能让楼内已经出现的失衡彻底消失,而且,我自己也不认在已经处于瘫痪的现在再去切断总电路能有什么实质性的区别。而且然后呢?如果不能彻底终止爆炸案件的话,姑息疗法真的有意义吗?”

“……”

完全无法反驳。

“你,你说的有道理……”

我低下头,长叹一口气。

“那,我们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把犯人找出来呢?”

“嗯……不过话虽如此,等会把犯人找出来之后,对于……和jiguan……ing的……”

“你说什么?”

“我是在说有没有办法在那之前通过什么途径发现这之中有没有什么关系之内的……啊,啊啊,好像跑题了!”

司空茉莉好像又不知不觉陷入了那种自言自语的模式,赶紧用力甩了甩脑袋,好不容易才恢复正常。

“是这样的,是这样的啊,姐姐,如果你要说怎么想办法抓住嫌犯的话,我想……嗯,我想可以有这样几种构思:要么我们先试着解决掉电路瘫痪的问题,宿舍恢复秩序之后挨家挨户地地毯式搜索;要么先把瘫痪放着不管,想办法把犯人引诱出来……”

“……要么在恢复秩序之后把犯人引诱出来,或者放着瘫痪不管直接地毯式搜索?”

“诶……”

司空茉莉稍一尴尬。

“姐、姐姐你在说什么呢,挨家挨户地问这种事,肯定是要恢复秩序之后才有可行性的啊。”

“啊啊,也是……”

说得有道理,乱糟糟的情况下到底要怎么展开搜查嘛。

“那就等于说,在恢复秩序之后守株待兔也不行咯?”

“……”

就在这时司空茉莉兀地愣了。

“不,这个,当然是,可以的……对,对,这样一来抓住的就肯定是我们这边了,我们应该就有充分的时间,充分的机会来……诶,姐姐,你说得好像有道理诶??”

“啊??我这话怎么突然就有什么道理了……”

“恢复秩序这一点,本来就可以成为引诱犯人的诱饵吧?”

“这?!”

这一点,居然就连我自己都没注意到。

这一次的爆炸既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那就意味着犯人这一次肯定有一个很大的目标,在制造足够大的混乱之前不会善罢甘休。

既然如此,如果这栋楼在犯人达成目标之前就恢复正常了,那对方会怎么想呢?

喜悦让我急忙发问:

“既然如此,茉莉,你打算怎么让这栋楼恢复正常?”

“第一种方法当然是移除犯人所有的‘闪点爆袭’的作案道具,不过我想这应该不现实。”

司空茉莉轻捬嘴角,慢慢提议。

“至于第二种,我觉得这种不错,那就是强行恢复秩序。”

“强……”

“就像这样——”

司空茉莉轻轻打了个响指。

一瞬之间,在我们两人的头顶,天花板上的灯管,明明已经没了线圈和整流器,连灯具边框都已经被炸得稀烂,却恢复完整,突兀地亮了起来。

“这、这个是……???”

“呼啊……”

司空茉莉没有回话。

她长长地,深深地吸气,双手缓缓向上托举,身周的袍子在不知名的力量的作用下缓缓飘舞。

“亮吧,亮吧,亮吧,不管你现在如何,只要是在走廊上的,都姑且一亮,先亮一下吧~~!!”

走廊上的行道灯,一个接一个,全部被点亮了。

“这,这到底是什么啊!?!?”

这种魔法!

明明根本没有任何破坏力,明明既没有雷鸣也没有闪电,更没有洪水火山或者带来其他的任何灾难,却让我由衷地产生强烈的恐惧。

司空茉莉……她现在施展的魔法可是整栋楼的规模。

无视电力系统的现状,无视电磁的物理法则,什么都不用管,直接点亮灯泡,也仅仅只是点亮灯泡,除此之外没有带来其他任何附带影响,这给人带来的震撼可不仅仅是规模而已。

难道说这就是学院第一的能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