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空茉莉回过头,一边端详我们身后的走廊一边露出惊异的表情。

“庄姐姐,跟我跑一下。”

“跑?”

“先跑几步,我们来回跑一下试试?”

“啊啊……?”

完全不明所以,只能被司空茉莉拽起手腕,在走廊里一路小跑了起来。

大概跑出了一、二十米之后,在司空茉莉的要求下,我们又急停下来开始往回跑,而也就在这个时候,我开始意识到确实有哪里有点儿奇怪了——接着,司空茉莉又要求我再次折返,这次我们终于确认了:

“难、难怪啊……”

难怪会那么吓人的!

我刚才跟司空茉莉说的那些,什么电光闪烁啊,什么灯光刚好在我们的身后彻底熄灭啊,诸如此类种种这般,不是恐怖的偶然——灯管只会在我们经过的地方复活,在我们离开之后就会立刻绝对不再闪烁,事情本来就是如此!

回想起我在自己的宿舍楼被炸到,回想起我曾经和那个犯人正面相见,甚至差点捉住她这件事,一股名为“报复”的恐怖顿时让我浑身打颤。

“难、难道说……‘闪电崩坏’的目标难道就是我们??”

“好啦,姐姐,庄姐姐你先冷静。还不能下定论,而且我也不认为我们就一定是目标,你先等等!”

司空茉莉取下自己的魔导书,以极快的速度翻阅起来。

大手一挥,周围的墙壁上顿时浮现出一连串绿色的荧光,看起来好像是墙壁里的电线管路的投影,在这之后,司空茉莉继续翻阅着魔导书,飞快地施展起一连串其他的魔法。

“伪剧领域,傀儡施法免材……呼哟,呼哟,花旦人形哟……”

司空茉莉的身形忽然变淡了。

或者说是分裂了?我直感觉司空茉莉的影像好像一下子变成了好几个,随着她得低吟在走廊里飘来飘去,墙壁上的绿色的荧光也随着她的身影的变化来回流动。

直到大约半分钟过后,司空茉莉的状态才重归正常,抱着魔法书默默低语。

“呜,莫非目标真的是我?”

“你在干嘛……?”

“不,不对,还不能这么下定论,这种结论太武断了,让我再试试——”

司空茉莉压根没有理会我的问题,仍然忘我地沉思着。

“电位异常跟着我移动什么的,就算跟着我移动也不能确定就是以我本人为目标,结论应该不是这样的,让我想想,书库宝光?……就书库宝光好了!”

司空茉莉突然将自己的魔法书用力地向前投掷。

厚实的魔法书漂浮在远处,书页飘飞,绽放出灵异的魔光,而也就在这个瞬间,附近的走廊灯管迸发出刺耳的尖啸。

“滋啦——”

电弧从墙缝中迸裂出来,每一条都长达几十厘米,看起来就像是日冕似的。

电光爆裂。

“轰隆隆……!!”

司空茉莉毫不犹豫地抽回魔法书,轻而易举地抬手挡住了爆炸。

绿色的丝茧抽离消散,展现在视野中的走廊,如同上一次庄纤跹的房间爆炸一样,又变成了一片狼藉。

碎裂的灯管,各种各样断裂的电路管线,无论是墙面上还是地上都堆满了残渣,还有不少损坏的元件呻吟着,看起来就像是在抗议这场飞来横祸。

侧旁马上有学生打开自己的宿舍门,探出口来,发出惊恐的问询。

“刚、刚刚……刚才……是、是这边炸了吗?”

“不要出来!”

我赶紧将这几个女孩子吼了回去。

“不要管这边发生了什么,我们正在解决这个问题,保持你们的防御魔法,呆在安全的地方,在新的通知之前不要乱动!!”

“啊,啊啊啊……好,好的大姐!”

那几个被吓到的少女马上逃掉了,只留我和司空茉莉,还有我们身边的一片狼藉。

“所以说……”

我对于这次爆炸仍然是有点儿后怕的,不过看司空茉莉的表情,似乎更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

“你、茉莉?你是已经料到会有第二次爆炸了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神智遍历。”

“啊……?”

神智遍历,就是司空茉莉刚好介绍过的,那个可以用来搜查附近区域的魔法师的技术?

“这个技术很像神智遍历,但是内容和原理比它复杂得多,我想我应该从来没见过这种法术,不过……已知的这些部分已经很危险了。”

“危险?”

“就是,唔……你就理解成字面意思好了,姐姐。”

司空茉莉用食指按住上嘴唇,眼神里开始透露出浓烈的困扰。

“……这可真是,为什么要让这么扭曲的孩子来啊……”

“那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说能说清楚,因为我也不能精确地理解这种未知魔法的性质。”

司空茉莉露出为难的表情。

“不过有一件事情我觉得可能性很大,下一个目标可能会指向小左莉。”

“下一个目标??”

“你也注意到了吧?这边的电力闪烁已经消失了。”

“……”

司空茉莉说的没错。

在刚才的爆炸之后,走廊一片漆黑,彻底陷入死寂。

再也没有让人发怵的灯光闪烁了,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但是,电力仍然没有恢复。

“啊啊……”

这串推理顿时让我毛骨悚然。

我下意识地转身向楼下跑去——却被司空茉莉拽住了。

“喂!等……喂姐姐你等一下啊,为什么突然要跑啊?”

“那还用问吗,当然是找左莉啊!!”

“你觉得小左莉身为B级会被这种爆炸伤到!?”

“……”

多半不会。

左莉的防御能力和回避能力都是一流。哪怕除去暧昧的前兆,从电弧迸发到正式爆炸,也有至少两秒,只要没有其他的意外,这种规模和速度,对于左莉来说是没有意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