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最后这个建议有点太突然了。

“什、什么意思……刚才只是说注意计划,不要招惹风纪委员,照顾我妹之类的,怎么突然跳的这么远,和柴璐有什么关系?”

莫非司空茉莉已经看穿柴璐本体是个男孩子了?

“在我的了解范围内,小柴璐之所以入读桃源学院,实际上是一次政治交易的妥协的结果。”

“……”

原来不是性别问题吗。

我决定放任司空茉莉继续说下去。

“但是,我不能保证那次政治交易就彻底解决了所有该解决的问题,更何况那些问题还和她们的计划有关,如果不走运的话……姐姐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明、明白了……”

没想到就连柴璐的入学也没有那么简单。

话说这么一看,这个柴璐岂不是更像传说中的伪娘游戏的主角了嘛,身背任务,秘密潜入……啊呸呸呸,我到底在想什么玩意儿。

言归正传,言归正传。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携手解决眼前的“闪点爆袭”!

法术又没法解析,司空茉莉又不许我们立刻去叫风纪委员,那如何解决这个事件,恐怕除了左莉和我之外,就只能仰仗眼前这个提出建议的司空茉莉了。

“怎么样,茉莉,有没有看出什么端倪?”

“暂时还没有。”

司空茉莉摇了摇头,收起手里的荧光,和我一起终止题外话,继续向前走去。

“闪点爆袭的术式路径和本体道具不在一个位置,这个姐姐也是知道的吧?是风纪委员那里了解到的结论,所以想要解除术式排除源头,我想还是要有不少工作量的。”

“是,也是。”

那就是我带来的结论。

“噗嗯,先说身边的吧?”

司空茉莉举起手里荧光,指向走廊上方。

“对于这个灯光闪烁不稳定,姐姐有什么感想吗?”

“哎?”

“我侦测到的,电路里的能量已经达到爆炸阈值以上很久了,所以它的闪烁总让我觉得马上要爆炸,可是好像又并没有……我除了过剩的能量之外,好像没看出什么端倪,姐姐你作为一个普通人的经验呢?你怎么看?”

“普通人的经验吗……”

完全不觉得在这种问题上,普通人的经验能有什么价值啊。

“啧。”

我转了一圈身子,前后看了看。

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唯独只觉得这灯泡走一步咋呼一下,给人感觉怪吓人的。

“话说,我先确认一下啊,茉莉?”

“嗯?姐姐您说。”

“我听你刚才说,到爆炸阈值以上之类的?这是不是意味着……”

“是的,不知道姐姐您之前有没有了解过,不过这还是比较容易看出来的。……我指的是,这个闪点爆袭本身的爆炸来源,是在电路里制造有违常态的巨大的电压差,再反向释放制造出来的对吧?”

“啊,是……是有这么回事。”

这也是独孤宁宁告诉我的,没想到司空茉莉居然一看就看出来了。

“喏,所以我就是这个意思。”

司空茉莉轻轻耸了耸肩。

“我刚才用电磁视界类的法术粗略看过,现在楼栋周围的电力分布已经非常失衡了,可以说是什么时候释放出来都可以爆炸也不奇怪,但是……就是没爆炸。虽然说不管多大的爆炸我理论上都可以防下来啦,但是,确实让我觉得挺怪的,它的爆炸条件到底是什么呢……”

“啊……”

居然已经是随时都可以发生第二次大爆炸的状态了吗。

“你这么说,还真是挺可怕的啊……”

“没关系啦,姐姐,我刚才不是已经说过有把握了吗。虽然法术本身还是不知道是什么原理,还是有意外的可能,但是这种程度的风险应该不至于让你不放心就是了,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哦。”

“不是说理性上放不放心的问题啦,是氛围啊,氛围。”

我长叹一口气。

我是不知道这个司空茉莉在恐怖方面的神经有没有正常运作,如果是那个超级怕鬼的柴璐,她们那边要是也像我们这边闪啊闪,我估计左莉得被她直接拖到走不动了吧?

“我想茉莉你也注意到了吧,明明一直没有发生第二次爆炸,可是这个走道里的灯却时不时闪啊闪的,这不是很像僵尸片灾难片的风格嘛……”

“嘛……我平常只喜欢看纪录片,而且我也确实不觉得恐怖片有什么意思就是了。”

“……”

我没有问你你喜欢看什么啦。

“总之吧,这个电光闪啊闪啊的,是真的很可怕啦,很可怕的!心理层面上的!”

“噗姆……真的有吗?”

“有啊,有啊,这就是所谓的人心啊。你想啊,我们正在往前好好走的时候,头顶的电灯刚好闪起来半秒这种事;还有正在往前走呢的时候……身后忽然‘沙啦~’地一下暗下去这种事……不会感觉有人在盯着你吗,不会感觉身边马上就会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吗?这样感觉就很恐怖了吧!”

“喔哦……原来如此,姐姐这么解释就有点能体会那个心情了。”

司空茉莉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是的呢,这么想是有点恐怖,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对于自己完全无法感觉到的征兆的,那种无法控制的未知的恐怖……”

“呃……”

你那句“一无所知”是故意的吗。

“不过,现在告诉姐姐了,我们至少不太可能被爆炸伤到,这样应该可以让姐姐稍微安心一点了吧?”

司空茉莉嘿嘿一笑。

“就算刚走过就在背后发生爆炸,也不太可能有生命危险之类的…………诶,等等……”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擅自发笑的司空茉莉又擅自愣住了。

“怎么了?”

“背后,走过,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