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廊里一片漆黑。

司空茉莉似乎不敢再贸然制造比较大的照明魔法,只敢用一株很微小的,萤火虫一般的光源指路,至于我,手机也好,手电筒也好,因为有过炸伤自己的心理阴影自然更是不敢,只好跟着这点微不足道的光源前进。

走廊里的灯管还是和刚才一样,时不时突然闪烁起来吓人一跳,然后又重回黑暗,虽然并没有再次爆炸,但还是很难让人安心。

果然必须要尽快把犯人揪出来啊,再次找到魔法装置的源头也行。

不过,在做这些的同时……

我将视线投向了身边的司空茉莉。

她的身高比我矮,复杂的绿色编发将我的视线全部遮住,加上环境黑暗,实在很难看清她的表情。

“所以说,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嗯?”

“我是说,你应该知道些什么却没说吧?”

我稍稍加重了一下语气。

宿舍里的大部分学生都听从建议,去大厅或者其他的开阔场所避险去了,所以即使大声说话,走廊里也没其他人听得见。

“虽然你的建议很有道理,但是我不觉得‘不叫风纪委员’是正常人能够提出来的主意;分组也是,当时是你跟我说有话要说的吧?你是不是在打些别的算盘?”

“姆……倒是没有实际上的算盘,而且我个人也不喜欢打小算盘。毕竟抛开求知欲,我这个人欲望还是比较弱的。”

“欲望弱?”

“就是那种,对金钱也没兴趣,用玩乐和名利诱惑我也没什么效果,就算玩弄我半个小时rǔ头,也只是会稍微湿漉漉一点,绝对不会〇潮的类型。”

“最后那种糟糕的话题请立刻停止。”

“当然,食欲也除外。”

“哈……”

“食喝性也嘛。”

“原句不是‘食色性也’吗……算了当我没说。”

「色」刚才已经被司空茉莉用非常过激的例子否定过了。

估计她之所以执意要玩脱衣游戏,也只是单纯因为觉得好玩而已吧。

“言归正传,既然你非要说自己没什么小算盘,那你为什么非要拒绝把风纪委员找来?”

“因为对双方都不好。”

“双方??”

“也就是犯人和风纪委员。”

“……”

司空茉莉拉紧自己的袍子,另一只手轻轻点着嘴角。

“要从哪里说起呢?嗯……我这个人是比较保守的类型,所以刚才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候,考虑到确实没有掌握任何帮助大家抓住犯人的情报,所以我是什么都没有说的,但是话虽如此,关于这个闪点爆袭的情报,我确实有一点别的了解。”

“哎……?”

令人吃惊的发言。

“是原理吗?”

“噗噗……不至于啦,”

司空茉莉掩嘴矜笑。

“如果客观地讲是原理的话,我还会藏到现在才说吗?而且我也不认为我是A级就一定能知道所有魔法的原理呀。”

“那就是来源……?”

“也不能说是来源吧?不过就算是和来源相关的那部分,也不能和姐姐说太细就是了。”

“……”

“毕竟,姐姐不是那一边的人啊——而且,风纪委员们也不是,所以,全盘告诉姐姐是不合适的,让风纪委员们直接立刻过来处理,也是不合适的。”

“你到底在说什么东西?”

“我在说呀,如果我的猜测是正确的话,那么让风纪委员过深地插手这件事不好;主犯可能针对的也不是风纪委员,拜托风纪委员来打倒她也不好。”

“这就是你说的,对两边都不好吗?”

“嗯。”

“但是,就连‘两边’这种划分方法,也只是你刚才突然提出来的而已。”

“凡是有系统的东西就是有层次的,凡是层次就都会有排他性,凡是有排他性的就都是会分裂的。人是,咒语是,魔法也是,那么学院是分裂的——难道很奇怪吗?”

司空茉莉走到前方拦住我,一边提着荧光检视着走廊一边展示似的转起圈。

“有才能就有天才,就有被天才们踩在脚下的庸才;有天才和庸才就有努力家,就有被努力家们甩开差距的闲人;有差距就有秩序,就有维护秩序的人,被秩序维护的人,不被秩序维护的人,还有置身秩序之外的人。——这,也很奇怪吗?”

“……”

一点也不奇怪。

“哈……”

天才和庸才。

努力家和闲人。

既然如此,那么自然有这两个维度的乘积。

努力的庸才,很少努力的天才。

努力可以填补差距,但无法填补决定性的差距。

缺乏才能的人,拼劲了全力才勉强触摸到天才的脚趾头,后者稍稍用力一跳,就再次拉开了天堑般的差距——这样的事情,这样的不公,是很可能发生的吧。

每一天都在发生吧。

无论怎么努力,都被家族的门槛挡在外侧的九黎妍珠。

就算努力过了,单人能力也无疑弱于庄纤跹的左莉。

魔法是不公平的。

魔法的学院中是有裂隙的。

“我听说了一些暗处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司空茉莉忽然话锋一转。

“有人好像在计划着什么,好像在改变着什么,虽然就我了解的范围来看,这些计划和‘闪点爆袭’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但是我就是觉得这两者之间有关系,如果真的有关系的话,让风纪委员介入就是非常不安全的事情了——就连姐姐你也在计划之中。”

“我……??”

这似乎是我今天听到的最有冲击力的结论。

“和我有关?那到底是什么计划!?”

“是改变世界的计划。”

“改变世界……”

“剩下的就无可奉告了。”

“……”

为什么我遇到的人,只要是个大人物就喜欢说这句话……

“总而言之,之所以和姐姐你一起行动,主要动机就是想告诉你这件事……嗯,当然,也有保持两组人员的能力总和尽可能平均的考量啦,不过我自认为这个不是重点。”

“拐弯抹角地说我超弱的吗!”

“总而言之,嗯,基于前一个总而言之的总而言之吧,有可能的话,我希望姐姐这段时间能多照顾照顾小纤跹,当然也顺带照顾照顾小左莉,”

司空茉莉说道。“还有,稍微提防一下小柴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