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吗……”

难得能得到司空茉莉的部分赞同。

不过,嘛……这部分决定,不管她赞不赞同我都不会去理会就是了。

我看了看司空茉莉,然后看了看左莉,点了点头。

“那我先帮俞茗把该处理的处理好。”

我把衣服重新穿好,跟着俞茗下去,把整栋楼跑了一圈,设法把全部可以逃离这个宿舍的出口全部关闭,里里外外确认了一遍。

大概花费十分钟之后,回到庄纤跹的宿舍,暂时还没有第二轮爆炸发生,同样的,电力也还完全没有回来的迹象。

——当然,这样说并不准确。

说是停电,不过更准确地来说好像更应该描述成“电力系统”瘫痪,在我检查关闭出口的过程里,各处的电灯光芒总是偶尔有闪烁的,但是非常不规则而且非常微弱。

虽说看上去突然闪闪呼呼的,看上去像又要爆炸似的怪吓人的,可是和真正的爆炸前奏又不太一样,给人感觉只是灯管坏掉了似的——大概就是这种感觉了。

回到寝室的时候,进门处的应急灯泡也像刚才说的一样,随着我的靠近突然抽搐了一下,把我吓了一跳,不过正如我刚才所说,暂时还没炸。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

我看向在场的其他三位少女,将这个大问题抛了出来。

“遥泠姐是说,怎么抓住那个还在宿舍楼里的犯人吗?”

“差不多。”

“我觉得……还有阻止爆炸的问题吧?”

柴璐适时插话道。

“宿舍里这么多人,就算说已经通报做好防备了,如果继续发生爆炸还是很危险,我希望如果有可能的话……”

“唔……”

柴璐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

即使是一舍的学生,也不可能就完全没有D级甚至说N级,哪怕说已经让所有人远离电气设施了,难保爆炸就真的不会发生在她们身边,一旦有个万一,那个风险可这不是谁能承受得了的。

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呢?

两个问题无疑两手都要抓,但是孰轻孰重,该派谁分别去处理哪边,具体采取什么手段呢……虽说已经没有多少时间给我们浪费了,但是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制定策略的时候才更要小心啊。

也正在这个时候,在一段深思熟虑之后,司空茉莉发话了。

“小左莉,你会神智遍历吗?”

“神智遍历?我……我好像没做过这类研究……”

“不是研究,不是研究!就是种多人合作的检索魔法。”

司空茉莉摇了摇头。

“简单来说的原理就是由于不可能让同一个魔法师既当共振源也能不受自己干扰地感受共振反应,所以必须要两个人协作施展这个魔法。用一组比较普遍的,简单的魔法机关加上机关复颂,和整个附近空间潜在的保有机关都产生反应,这样就可以在现实世界引发微小的可以直接侦测的变化,然后另一个魔法师再用另一套魔法机关检索这些变化,这样就可以知道附近空间的魔法师的位置分布和强度分布,就可以轻易展开具体省力的检索工作了……嗯虽然说这个方法可能会受到故意模拟的外有机关的个干扰,沉默魔术和遮灵性质的术式也很容易对魔法进行干扰甚至因为反射的缘故而带来错误的结论,不过总体来看效率还是挺高的,作为搜查工作的起手式也是不二选择,当然和现代技术结合用红外魔法侦测提供额外视角效率更高不过那样复杂度就更加直线上升了…………诶,诶诶…………”

“……”“……”“……”

“抱、抱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一不小心又说得忘神了!”

司空茉莉残念地埋下脑袋。

“明明是处在案件危机里,居然也会得意忘形成这样,我,我这个毛病啊,呜呜呜呜……”

“……”

“总而言之,总而言之!”

用力摇晃着脑袋,努力回归正常的司空茉莉。

“小左莉的话,你不会神智遍历这种魔法是吗?”

“唔,不会……不可视光取和振动扭尺这几天倒是在看……不过还没有到会用的程度……”

左莉坦诚地摇了摇头,柴璐也跟着“不会”地摇了摇头,尽管司空茉莉并没有直接问她。

“那就没办法了,只能用比较朴素的方法来搜查了啊。”

司空茉莉摸忖着嘴角。

“朴素?”

“也就是地毯式搜索。”

司空茉莉立起一根手指,严肃地发起提议。

“我和庄小姐姐姐一组,小左莉和小柴璐一组,我们分边扫楼,无论是疑似犯人的痕迹,还是疑似爆炸装置的痕迹,凡是发现了就立刻汇报对方,第一时间联手解决,你们觉得怎么样?”

“这样吗……”

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不过……等一等??

虽然说是分头扫楼,不过我和司空茉莉一起行动?这个分组是怎么回事?

我不由得看了一眼左莉和柴璐,和我一样,她们的衣服也早就已经重新穿好了,蓄势待发,对于司空茉莉的安排毫无意见,至于司空茉莉,她好像有意避开了左莉、柴璐的视线,表情有些凝重。

“——”

耳畔听到了司空茉莉的声音,不过司空茉莉并没有开口,应该是她用魔法制造出来的吧。

“庄姐姐,我有话跟你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