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房间里一片宁静,一点儿爆炸的狼藉感都没有,司空茉莉仍然伫立在原地,唯一与刚才不同的是,她轻轻伸出了她的右手,手掌做出一个托举的动作,绸带一般的魔法灵光从这里激发,与房间各处的设施相连。

灯管被“绸带”编织成的致密的茧包裹着,电视、冰箱、热水壶……等等各种各样的家电电器莫不如是。

然后,司空茉莉终于缓缓放下了自己的右手,这些绸带随之松弛开来,包裹在绸带之中的电弧弱弱地探出头来,主张着刚刚曾发生过“爆炸”事件的事实,与此同时,哗啦啦的声音从魔法之茧的包裹中倾盆而落。

那全都是被爆炸所摧毁的家电的零件残骸。

“茉莉大人,好厉害……居然随手就挡住了,居然几乎是瞬发……”

“原来如此,嗯,原来如此……我还以为这种电能释放的侵袭能力至少等价五环水平呢,没想到第一层梦境缠绕就可以挡住了,嗯嗯,原来如此……”

司空茉莉没有理会左莉的仰慕之情,一边长长地纾着气,一边转过身来。

这个时候的司空茉莉,明明只穿着内衣,娴然自若的神色却透出一股难以言书的威压——她看着我和俞茗,以确认的语气发问着。

“这,就是那个了吧?”

“……”

“闪点崩坏。居然没想到已经找到一舍来了,是我大意了呢。”

“…………”

完全无法做出回应。

司空茉莉理所当然似的以“大意”为理由自责着,可是那应该是我和俞茗的责任。

自从前几次闪点崩坏事件以来,保卫部就已经早早发布通知通报过,一旦发现电力系统异常,就应该在和后勤部联络之余,立刻同时和保卫部联系,可是俞茗居然没有这么做。

而我……虽然可以以这里不在我的管理范围内,还有我正在休假啊,并非在岗状态等等来搪塞,可是如此疏忽仍然说不过去,居然让庄纤跹的房间就这么被炸了,我也有责任。

“话说起来……”

就在这时,左莉小心翼翼的声音打破了沉默。

“好像,电力又全断了呢?”

“啊……”

得出这个结论并不需要特地往走廊外去看。

走廊上女孩子的声音闹闹腾腾的,一听就知道又没电了。

“茉莉大人……茉莉大人觉得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左莉露出凝重的神色看向司空茉莉。

“说不好。”

司空茉莉露出了非常谨慎的表情。

“让我得出一个具体的比较稳妥的解决方案,我做不到。”

“诶……”

居然连位于学院顶点的司空茉莉,对于如何解决问题也束手无策吗?

“嗯……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直接和风纪委员接触过,但是我专门了解过。关于这个闪点爆袭,我目前还没有一个完全精确清楚的解析思路,只靠模糊的理念的话容易出现意外,而且我也不愿意这么做。所以……暂时不行。”

“这样吗……”

左莉的表情渐渐苦闷起来。

“那,我们赶紧先修复一下小纤这些不炸掉的东西?”

“修复本身还是很容易,但是我不知道现在修复会不会再次引来闪点爆袭的爆炸,这也是未知数,所以,等等吧……至少现在不行。”

“不行……”

为了稳妥起见,居然什么都不行吗……

焦急的感觉和责任心,让我顿时感觉有点儿气血上涌。

 “那就!……”

我深吸一口气。

停电还在继续,不知道什么时候,这栋宿舍楼的某处会再发生爆炸,现在不是想什么终极的、稳妥的、一劳永逸的,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的时候。就算司空茉莉想不出什么全面的解决方法,也不能坐以待毙。

“那、那就先听我的!咱们先别想着解析什么的,彻底解决什么的!俞茗,拜托你和我先把能处理的先处理掉!”

“啊?啊啊……”

俞茗愣了好一会儿,然后才终于恍然大悟,稍微露出一点儿职工样。

“你,你说,这事情先怎么处理?”

“你先去通知疏散学生,要她们保全财产和资料,全面远离电气管路,你把一舍的消防地图给我,我去封锁出口,犯人这次直接在同一栋宿舍引发连续爆炸应该还没离开,然后你去找保卫部的电话,让风纪委员……”

“真的要找风纪委员吗?”

司空茉莉突兀的,冷冷地打断了我的建议。

“为、?”

这打断让我完全无法理解。

“为什么?风纪委员早说过了近期有异常应该立刻通报,不把风纪委员找来还能怎么解决问题?”

“风纪委员来了就能解决问题吗?”

“……”

答案是不能。

风纪委员现在对于“闪点崩坏”的了解并不比我们多,何况最强的司空茉莉就在这里,风纪委员来了,未必能济于事。

“不过……封锁宿舍楼,我认为是合理的。”

司空茉莉接着点了点头,发出妥协的意见。

“我从一开始就认为‘闪点爆袭’很像是某种挑衅,敢对一舍下手,犯人应该不会轻易离开,而且客观上来说,这次爆炸居然有后续,很大可能说明犯人还在宿舍楼内,封锁应该是有意义的。用成语来说的话,就是瓮中捉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