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啊……”

果不其然,新的一回合,尽管左莉一开始到手的牌还不咋地,但是发出第二张卦牌,和她组成了一个普通的对子之后,她马上又开始加注了。

所以说你的主场个屁啦。

就连你现在会这么膨胀,也完全在我的计划之中哦。

四个卦牌八个八卦,而八卦本身也正好八种,这也就是说,手上拿着4枚六十四卦,组成对子才是常态,仅仅因为手里有一对普通的对子就莽起来——你不输谁输啊。

更何况,我接下来可不会再帮你了。

毕竟我之前已经说过了,这场脱衣游戏,主要的战略目标有两个。

第一,保全柴璐的秘密,无论这场脱衣游戏最后的结果是什么,都不能让她继续被脱下去了;

第二,把司空茉莉这个始作俑者干掉。

但是,正如第一条所说,首要任务是保全柴璐,而司空茉莉的资本实在太厚了,如果要打败司空茉莉,只靠我一个人来赢的话,胜负的流弹是很容易误伤柴璐的,那样一来,说不定等到战胜司空茉莉,作为旁观者的柴璐反而先输光,那可就本末倒置了。

要解决这个问题,到底该怎么办呢?

答案其实也很简单:让左莉“输血”就行了。

接下来的游戏流程已经完全进入了我的掌控。

在我觉得我自己有希望取胜的场合,只需要让柴璐尽早退场,正常地拿下这一轮即可;而在我觉得柴璐有希望取胜的场合,我会尽力暗示她,从这一局中吸收尽可能多的分,尽可能多赢一点衣服回来……至于司空茉莉和左莉,她们仍然总会有运气好的时候,那就不在需要特地控制的范围之内了。

有了左莉的“输血”,再加上我自己的适时送分,柴璐的衣着状况开始稳定在一个比较安全的状态,反倒是司空茉莉,在我精心规划的攻势下,衣服加速似的越脱越少。

能够用来“挡枪”的饰品已经全都没有了,既没有蝴蝶结也没有魔法书,两只天鹅绒手套也都脱掉了,现在覆盖在她身上的,只有薄薄一件衬裙和更加轻薄,仿佛蝉翼一般的白丝裤袜。

“呜,呜噗……没料到会变成这种情况……肚肚什么的,呜呜……”

司空茉莉吃力地用双臂搂住身子,表情里透出浓浓的怨念。

“居然会演化到这种程度,看来是白热化了啊。”

“是的!胜败在此一举了哦茉莉大人,为了和茉莉大人加深感情,我可是会全力以赴去赢你的!”

“……”

你就别说什么全力以赴去赢了啦。

除了一开始在我的指导下取胜的那一次,接下来你到底哪次好好赢过了。

不是大送特送,就是在超好的牌型下过早暴露锋芒,把我们三个全都吓跑,根本没赢到多少分。

仔细看看你现在的状况,明明不比司空茉莉好多少嘛。

头发也披散开了,衬裙也完全解开了,如果要说有哪里明显优于司空茉莉,也就是你的身材没有司空茉莉那么“突出”,没有把衣服撑开,所以没有显得那么暴露而已啦。

哦,非要说的话其实还有——那就是左莉直到现在还没把外套脱掉,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不过一件外套也只算两分而已,这个优势并不见得有多大。

不管怎么说,总而言之,司空茉莉的“末日”已经快到了。

只要看看接下来两轮的牌面,到底哪边比较好,稍微因势利导控制一下,把司空茉莉的最后那一点儿衣服给扒光。

让我看看,这一轮发下来的牌型,具体情况……

“太棒了,又是我的主场!加注!!”

糟糕!

这次是左莉的牌型比较好,如果让她继续秉承之前的莽撞作风加注下去的话,等一等、等一等??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五…………”

我不由得赶紧具体数起了左莉和司空茉莉的筹码数——现在还没有到真正决战的场合啊!如果左莉直接在这个回合贸然加注的话!?

现在左莉可是比司空茉莉还要少一分呢。

理想的剧本应该是,利用这一轮游戏再缓冲一轮,尽快吓退左莉而让司空茉莉比她多输两分,把各个玩家的分数差修正到“司空茉莉最少”的状态,最后再决一胜负,把司空茉莉的残余分数一口气收割掉……

“左、左莉,你稍微等一下!”

“呼呼……没有什么好等的!要说机会,那可就是现在啦——胜败在此一举!”

“所以说问题就是‘胜败在此一举’啊!”

左莉的脸颊已经熟成了比司空茉莉还过分的苹果,怎么看都是在场诸位中羞耻心最重的那个,可是她却毅然决然地克服了这重羞耻心,毫不犹豫地把等价于她衣服分值的筹码全加了进去——所以说问题就出在这里了啊!

别看你手上有一个“乾为天”,可是牌堆里已经没剩下几个天卦了,其中一个还在我的底牌里,至于合成这件事,牌堆里剩下的对位的卦牌也不多了,你这到底得有多大概率才能赢啊?

就是因为我忘记计算左莉的剩余筹码,现状似乎忽然超出我的控制了!这是一个何等没脑子的莽撞丫头!

“喂左莉,等、等一下啊!没有你这么……”

“遥泠姐,事到如今回头可不行!”

“呃……”

“大不了就认赌服输,不过我这一轮可是绝对输不了的,因为遥泠姐你已经给我亲自证明过了,这就是风险与奋斗嘛!”

“不,那个……就算你说什么奋斗,咱们也还是得考虑到历史的进程……”

“继续!”

完蛋!

发牌进行到第四张,所以我都说了啊,这牌堆根本不可能指望抽到或者组合到第三枚天卦的啊!

这一轮三个人开出来的牌组,人均都比左莉好……呃,不,等等??

左莉开出来的牌型是这样的,明牌是“乾为天”、“风地观”和“泽风大过”,底牌是“艮为山”,也就是如下这个样子:

☶ ☰ ☴ ☱

☶ ☰ ☷ ☴

把底牌艮卦180°颠倒一下的话,就是这个“震为雷”,然后再和乾卦合成一下,得到的就是巽为风“☴☴”,就形成了四个风卦,在我们之中是最大的一组。

“……”

“赢了,赢啦!该说这就是遥泠姐教给我的‘灵活性’吧!我终于赢了哦,遥泠姐觉得我厉害吧~?”

“呃,呃呃,厉、厉害……”垃圾赌博游戏,垃圾运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