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咳咳咳……这个嘛,据我所知,也不是没有这种社交规则的说法啦。”

“诶真、真的吗?”

“那!你看……你遥泠姐比你大这么多呢,可是社交经验丰富的社会人了,我的见识不会有错的,要说有这么回事,确实可以说真的有这么回事哦……”

“这、这样啊……”

左莉茫然地点了点头。

“但……但是,果然还是超级害羞的。只是游戏而已,能不能,能不能……稍微换个赌注呀,遥泠姐?茉莉大人??”

“怎么?”

司空茉莉抿嘴含笑。

“莫非说呀,小左莉,你觉得自己实力不够,玩这个根本没机会赢?”

“怎、那怎么可能!”

哇哇哇。

瞬间炸毛的河豚左莉,简直是完全在预料之中。

“虽、虽然说我觉得自己是稍微有那么一点点不厉害啦,但是规则我已经全都搞清楚了,以我的能力,怎么可能完全没有胜算嘛!就算是茉莉大人,我也不可能直接认输啦,倒不如说正因为是茉莉大人,所以更不可能直接认输了吧!”

“那就直接接受挑战呗~?”

“就是!这个挑战我接受了!”

左莉砰砰地拍打着客厅的茶几,看来是完全着了司空茉莉的道了。

不过啊,不过,司空茉莉,你可不要光顾着算计左莉哦。

这可是个运气游戏,发生什么都有可能,而像我这种整天玩卡牌的,某种意义上也算是久经沙场了,到时候如果是你第一个倒霉的,可不要后悔现在的决策哟。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身边忽然出现了另一阵慌乱的声音。

“那、那那那……那我来当裁判!”

是柴璐。

“……”

想起还有柴璐的存在的时候,我立刻意识到大事不妙。

刚才一直思考脱衣服啊,欧派啊什么的时候,思绪一直集中在左莉和司空茉莉上,完全把柴璐这边忘光了——她本人其实是男孩子,是不可以参加脱衣赌博的!

但是现在已经生米煮成熟饭,做出的决定已经来不及撤销了……

“只要有庄家就行了,梭哈是不需要裁判的哦。”

“不可以白占便宜的哟!柴璐!”

果不其然,司空茉莉和左莉全都残忍地拒绝了柴璐。

柴璐最后发出绝望的请求。

“那……我稍微有点急,去上厕所!!”

“不可以逃跑!”

然而就连这个请求,也被斗志拉满的左莉直接回绝了。

柴璐最后只能向我投来哀求的眼神——可是我现在还有什么好办法呢?

“啊啊……”

一开始只是为了娱乐才决定的游戏项目,现在看来麻烦了啊。

 

 

说句老实话,正如刚才所说,因为有很深的卡牌游戏经验,所以我对于这类赌牌游戏,其实还是有不少技巧和信心的。

比方说2血对10血,自己这边场面只剩一个水元素,对面满场大怪的时候抽牌然后打“抱歉”之类的,比方说1费2费打出两张心灵视界然后打出三个“哇哦”之类的……

啊咳咳,扯远了。

现在要说的问题是,这些技巧,全部,不适应现在的状况。

这些技巧全都是以对方牌手为糊骗对象,为身为牌手的我自己服务的。

而现在的情况峰回路转:我不止需要保全自己的衣服和贞操,全力扒干净司空茉莉的衣服(或者左莉——当然,第一优先级果然必然是司空茉莉!),作为柴璐的真实身份的唯一知情人,还需要保护柴璐的隐私……

这到底是什么鬼畜发展…………

男孩子因为特例进入女校,为了防止真身败露而在一群各种各样的女孩子和贞操危机中周旋,这不完全是十八禁伪娘游戏的发展嘛,这个柴璐不就是那种游戏的男主嘛!

而我,庄遥泠,作为身边的人之中唯一那个知道男主角柴璐真实身份的“女孩子”,而且还是她的住宿处的管理者,那个唯一一个在共通线都有H场景的女主角……

[*注:此处netaR18黄游《少女*领域》的故事线,女主角风莉在共通线就对小凑下手……]

啊呸呸呸呸呸!!

我这到底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胡思乱想!

完全就没有相似之处的吧!

我庄遥泠可是男主角,男主角,男主角!就算现在不是男孩子的样子了,那也是一等一的男主角!被其他人攻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吧?不可能的,不靠谱的,不存在的!!

那些胡思乱想果然还是抛开比较好吧?!

不管怎么说,柴璐的真实身份曝光绝对会造成很大的混乱,比起其他的顾虑,这一点才是现在玩游戏时的当务之急,我接下来做决策的时候必须要注意照顾柴璐的情况,至于其他的什么攻略不攻略的,那就以后再说吧……

反正也可以这么想:我这样做是为了避免混乱,是为了保护左莉和司空茉莉,才不是为了保护柴璐呢。

“……”

这话说得我自己都不信。

不过不管怎么说,卦牌梭哈游戏还是无可避免地正式开始了。

既然是脱衣游戏,那么规则想当然也知道肯定是全部围绕“脱”而设定的,在这场游戏里,是只有脱衣服而别想穿衣服的,或者严谨点来说,穿衣服是几乎不可能的:用糖果来当做计分工具,一分起注,赢到五分才有权利穿回衣服,而每脱一件衣服(或者衣服饰物)却只能换两分回来,换一句话来说,随着游戏进程推进,大家的衣服肯定是越来越少……

“这也就是所谓的赌博学第二定律~,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的衣服必然在对局中逐渐耗散,越来越少的,嗯嗯,非常的合理~”

“嗯嗯,茉莉大人说得有道理,这么看可不能掉以轻心了呢!”

有道理个屁啦。

什么叫衣服必然逐渐耗散,全都耗散到某人的性癖里去了吧。不过今天的气温似乎还可以,寒潮刚过,最近天气稍微有点回暖,也就是说脱衣服至少不容易感冒,这样一来,虽说有丢掉贞操的风险,不过至少不会威胁健康,某种意义上说也可以放手一搏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