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里正在放美食纪录片,从台号上来看,似乎是外面的世界的频道。

视线从电视屏幕处移开,打量了一下房间各处的陈设。

墙壁和学生三舍一样,都是纯白色的乳胶漆,不过也许是年代原因,显得比我那边更白更新一些。

窗户比三舍的窗户要大,而且更高,因此采光也想必更好,当然现在是傍晚时分,太阳已经基本彻底落山就是了。

窗帘是很厚很大的,有着漂亮印花的样式;天花板上有三组照明灯光,一个大功率的大吊灯,一组尺寸小一些的节能灯,还有一圈藏在吊顶里的led小灯,是种可以根据需要随便调整,氛围自选的设计;地上的空间用些许隔断分割成了客厅、卧室、读书房三组区域,我们所在的客厅,正如前面所说有沙发有电视,而且还有冰箱等等家电,这些都是学生三舍完全没有的。

绕过隔断偷偷打量了一下书房那边的情况,写字台的质量也比我自己的那个好,我那边的写字台用的是很普通的,包了塑料的压缩板材;庄纤跹的写字台用的则是某种颜色偏黑的原木,抽屉和椅子的质量看起来也比我的好……不过严格来说,我那边的那种小木椅子,根本就没什么质量可言吧……

书柜也用的是类似的板材,是有着4层书架、2层拉门隔间的,容量超级大的类型。我记得庄纤跹临走前好像说过,是说这个书柜的哪一层绝对不允许我们碰来着?

不管那么多了,反正我根本就不打算去碰她的书柜,要是左莉打算去碰,不管她打算碰哪一层我都直接把她拽回来就行了。

正浏览着房间的时候,电视里忽然传出一阵“滋啦”的杂音,原来是里面的蟹肉裹好了面糊正在下锅,纪录片正好到小高潮了。

“呜,咕噜……咕噜咕噜……”

没过一秒,我的身边也传来怪声,定睛一看,这声音的来源居然是左莉。

这丫头盯着电视里沸腾着的油泡泡,看得眼睛都直了。

“你,这么喜欢看美食片的?”

“当然啦,看着就好吃嘛!”

左莉回答得毫不含糊。

虽然声音挺含糊的——这个丫头一边看着一边流口水,嘴巴都快变成三角形“△”了。

“呜呜呜,香香的蟹钳子,好想吃好想吃……遥泠姐遥泠姐,你知道吗,我最重要的梦想之一,就是有个自己的厨房,把这些好吃的东西,冷烤兔头啊,鮰鱼啊,奶昔啊,螃蟹啊,全都自己做出来,想做什么做什么!”

“噗呼,不过这种美食做出来其实也是很要功夫的哦。”

一旁的司空茉莉噗嗤一笑。

“一般人想要做得像它那样色香味俱全的好吃,还是太有难度啦。而且我自己也觉得看看过过嘴瘾就好啦,真的想吃的时候,出钱拜托别人做果然还是更稳妥一点吧?”

“我会学的,当然会好好学的!”

左莉开始嘟嘴鼓气。

“我可是每时每刻都在看都在学的哦!只要能给我一个厨房,努力学习起来绝对根本不是问题!…………呜……可惜三舍根本没有厨房的,居然只有一舍这边才有……”

“嘛~”

“哈……”

难得左莉居然会有这种“贤妻良母”式的愿望,虽说出发点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吃货欲望吧,不过说实话还确实听罕见的。

至少和我们同处一室的另一个吃货,司空茉莉,从她的发言上来看,就一点不像是打算学习烹饪的样子。

“不过,”

就在这时,柴璐忽然悄悄进言。

“说起来,虽然三舍的寝室里没有厨房,但是学校里好像还是有烹饪社的……”

“咦……”

“而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庄姐那里是不是也有厨房的样子?”

“诶诶诶?”

“啊?诶诶诶诶诶!?”

连我自己都还没会过意来呢,身体就已经感觉到胳膊上挂了个什么东西——不用说,那是左莉整个人本人!

“遥泠姐!遥泠姐遥泠姐遥泠姐!!”

胳膊,胳膊好重!控制不了自己了!

“居然完全忘记了身边就有遥泠姐的厨房可以用!遥泠姐遥泠姐,有时间把厨房借我用一下可以吗?我想学做好吃的!”

“你……你,不是……不是借不借的问题,你先注意点分寸啊!把手松开!”

这个左莉!

平时的胆小矜持什么的,一遇到美食就完全消失了啊!

“你,注意,注意一点影响——”

然而左莉完全不打算听我的劝,而且更火上浇油的是,正在她发疯求我的时候,电视里的炸螃蟹刚巧做完了——这炸螃蟹居然是节目里的倒数第二道菜,现在大菜开始上桌了。

“首先急需品尝的是当天刚刚从距离海岸线处仅仅三公里处捞上来的海蜇,尽管渔民和厨师们的智慧已经尽最大努力锁住了他们的水分,油与面的缝隙中渗漏的水光仍然向食客们告诫着美味不可久等;而在海蜇之后,晶莹剔透的三文鱼也在翘首以盼……”

“好想亲手做一做啊……海蜇,带鱼,鲔鱼,三文鱼,大螃蟹……!”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知道了!”

胳膊痛痛痛,好痛的!

司空茉莉啊司空茉莉,你不要只在边上看笑话噗噗笑啊,注意到左莉发疯的感染源了吗?对啊,电视,就是你面前那个电视,快换台啊!

“你想做什么都无所谓啦!先松开,松开……不要说风就是雨啊,人家那只是纪录片,纪录片而已,我的厨房哪里能做出那种效果!不信你问、不信你问茉——”

“嗞溜——!”

就在这个瞬间,电视画面忽然一闪,断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