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啊~啊嗯,咳,咳咳!!”

左莉这会儿是终于把诚惶诚恐的情绪压制下来了,同时面对着最强的学姐和柴璐,露出一副既恭敬又沾沾自喜的表情。

“这位学姐呢,姓为司空,叫做司空茉莉,是咒法科三年级的学姐,可是超级超级~超级~~厉害的那种!无论是咒法学识的数量,还是系统性的魔法造诣,都可以说是无人能敌。如果要更仔细地说她到底有多厉害呀,司空茉莉学姐的称谓可以说是在学院里无人不知,也就是平常大家所说的——”

“咳~,嘛,不用叫得那么煞有介事啦,咱们高中生完全可以随意一点,而且我自己也觉得随意一点比较舒服哦。叫我茉莉或者茉莉学姐就好啦。”

“喔,喔喔……”

左莉话被打断,马上露出顿悟状。

“明白了……啊不对,应该擅自用错称呼非常抱歉!…………唔诶,好像在这种地方道歉也不对??我,诶……”

“……”

“总之总之,现在确实完全明白了!突然在这种场合遇到学姐,是我自己太慌乱了口不择言的错——以后叫您茉莉大人就可以了吧?”

“哈,嘛……”

全名司空茉莉的最强高三学姐尴尬地笑了一阵。

“一定想要加个后缀的话,也无所谓啦……随你们喜欢就好。”

“明白了~那么以后就叫您茉莉大人了!”

左莉确认自己的称谓得到了同意,欢喜地击掌——不过在这之后,却忽然茫然眨了眨眼睛,好像意识到自己似乎把什么东西给忘掉了。

我当然还记得左莉本来打算说什么。

她本来兴高采烈得意洋洋,正要把司空茉莉身为学院最强,以“万法书记”之名闻名全校这件事介绍出来呢,中途却被司空茉莉截断,绕来绕去晃到了称呼问题上,现在看来估计是彻底被绕过去了吧。

这么看来司空茉莉虽然残念,不过在话术诱导方面还是挺有一手的嘛。

当然也可能只是因为左莉这丫头实在太蠢了而已……

司空茉莉轻轻晃了晃手指,把话题彻底带翻篇了过去。

“噗呼,总之言归正传,小纤跹一开始跟我说是拜托临时招待一下朋友,当时确实没有料到居然是你们。这么说来,你们也是小纤跹的朋友咯?”

这个话题应该是专门对左莉和柴璐说的吧。

司空茉莉早就知道我和庄纤跹是亲戚关系,故意把我也划到“朋友”这个范围里,估计也是考虑到帮我隐瞒不必要的情报。果不其然,这家伙虽然大胸残念,心思确实很缜密啊。

“朋友,唔……我很想和小纤成为朋友啦,不过现在好像还不算就是了。——当然我会努力的!”

左莉首先做出答复,然后柴璐也抿嘴思索了一下。

“嗯,广义的朋友感觉应该是算啦,不过好朋友暂时还不算吧?毕竟我觉得随便擅自自称是别人的好朋友,也不是很礼貌的行为啦。”

“哦哦,原来如此……”

“不过话说回来,茉莉学姐,我这样叫可以吗?茉莉学姐刚才说‘居然是’我们,这是不是说,茉莉学姐之前就认识我们?”

“诶……”

司空茉莉眨眼愣了愣。

“诶,没……没有这回事哦,我的消息才没有那么灵通呢,只是顺口啦,顺口!要说认识的话,这边的左莉是当然认识——”

“呃诶?学姐居然之前就认识我?”

“那是当然啦。”

司空茉莉闭上一边的眼睛,嘿嘿一笑。

“毕竟是在学校里占有一席之地的B级,而且还是新兴的有独特前景的心因科,当然不可能不关注嘛。”

“诶,诶诶……我、我才没有那么厉害就是呢……”

“所以才说顺嘴了嘛,毕竟确实认识其中一边,那么小学妹你这边叫什么呢?”

“我叫柴璐。”

柴璐双手合十,恭敬地点头。

“此木柴,玉字旁的璐,是今年入学的灵能科一年级学生,现在水平是C级,茉莉学姐请多关照啦!”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司空茉莉深以为然地点着头。

但是我听她这段对话,总觉得有点儿怪怪的。

我感觉司空茉莉不像是真的事先不知道柴璐的名字。

而且仔细想想,她也确实有机会有办法弄清楚柴璐的资料——比方说院赛的时候柴璐就出镜过,既然司空茉莉是学院里最强的A级,那么关注院赛里的这些焦点战也理所当然。

话虽如此,司空茉莉却并没有往这方面提。

只是神经短路,残念神经再次发作了而已吗?

司空茉莉也没有给我再去纠结这个细节的机会,话题已经很快再次翻篇,司空茉莉打开电视机,一边和两位少女一起看着,一边聊起各种有的没的琐碎话题,现在我已经没什么插话的机会了。

话说回来,看现在司空茉莉和左莉、柴璐聊得这么火热,可是一开始不是我把她们两个带过来的吗?

也罢。我是宿管员,她们三位都是年龄相近的学生,这种事情,怎么样都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