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怎么……啊,也对,也对。”

短暂的惊讶之后,我很快冷静了下来。

这位茉莉之前就说过,她住在一舍,而且还是庄纤跹的“朋友”,我虽然没有料到她就住在庄纤跹的隔壁,不过仔细想想还是很合理的。

以庄纤跹的性格,不住在隔壁,怎么可能有机会互相交往呢?

这么一来,拜托对方临时代为接客也就很理所当然了,虽然说按庄纤跹那个性子,到底是不是完全自愿也不一定就是啦……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在我逐渐冷静下来的这几秒里,我看向左莉和柴璐,却发现左莉的表情渐渐开始变化。

那是一种极度异常惊讶,甚至说是“惊恐”都毫不过分的情绪。

“你,您……太、太不可思议了,没想到居然会以这种方式见到您本人……”

左莉战栗之间爆出惊呼,连退带跳,直给人感觉那两只麻花辫都要炸飞到天上去了。

“没猜错的话,您莫非就是那位——万法书记大人没错吧!!!”

“……”

“哎?……”

“哈啊……??”

这可搞得我真有点懵了。

“庄姐,庄姐?”

柴璐一脸茫然地悄悄戳了我一下。

“左莉学姐……她刚刚说的是什么名字来着?是说这位学姐?……她到底是谁呀……”

“呃嗯,让我想想……”

我也不由得赶忙开动脑筋回忆了起来。

确实没想到,这个自称“茉莉”的女孩子,居然还是个有称号的大人物。

以左莉那种一惊一乍的性格,遇到大人物大呼小叫一阵似乎也不奇怪,当然,这次她的动静比遇到“万华镜”斯蒂兰娜、“爻算子”庄纤跹的时候都要大,这也就意味着,所谓的“万法书记”最次也不比这两位十一枢姬差吧?

后缀的“大人”两个字足以说明眼前少女的地位,既然如此,她在学院里的身份肯定非强即贵,“贵”那一侧我是没什么头绪就是了,而说到“强”,最著名的那一部分当然莫过于声名煊赫的十一枢姬:

十一枢姬的最后一位,是目前为止还被冠以“那个”,随便称呼之的左莉无误,而从她开始,各位B级的强大少女,从低到高分别是——

记者、渡鸦、大刀、正体不明、蜂群、爻算子、万华镜、雪豹、天邪鬼。

“……”

然后,除开以上这些B级,还有一个唯一绝无仅有的,A级的……

学院中绝无仅有的顶端,毋庸置疑无人敢于挑战,即使在流言蜚语最多的内网讨论版,也完全无法非议的存在,“万法书记”当之无愧的最强。

“妈耶……”

我马上理解了左莉向后逃跑的原因,立刻和她一样“嗖”地一声,向后唰唰唰连退了好几步!

眼前这个声音又甜身子又小巧,还既管不住嘴巴又喜欢说话跑题,超级残念系的三年级童颜美少女,居然会是学院最强!?

简直是三观崩塌……不,说是三观崩塌都感觉客气了,现在我只感觉有一种名为“恐惧”的东西在逐渐渗入我的三观的缝隙,因为就在两天之前,这个无论怎么看都和强度无缘的女孩子造访我的房间的时候,我居然还悄悄腹诽过她的能力和身材。

位于顶端的大人物们可不会真的喜怒全形于色,她那些在我面前残念的样子说不定也全都是演技,该不会其实早就把我的碎碎念全看透了吧??

好可怕好可怕……!!

“所、所以说庄姐不要愣着啦,这个这位学姐,能不能告诉我她到底是谁啦……”

柴璐还在一边悄悄戳着我的胳膊。

可是问题是我哪里知道我自己敢怎么说啦。

正在这会儿,在我来得及开口之前,眼前的最强小姐却开口了。

一只手拢着袍子,另一只手伸出食指轻轻捬嘴:

“好了……三位不要干站着嘛,我想姑且还是先找个位置坐下来?而且站着看别人坐着也确实不好嘛。”

柴璐疑惑:“不好?”

“因为站着的俯瞰视角容易显胖。”

“……”

“不,不不——”

刚说完半句,眼前的少女马上又慌乱了起来。

“那个,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在说我自己胖哦!完全,根本没有含有那种潜台词,只是显胖,‘显’胖,显示出来的那个胖而已!这是额外修饰,滤镜扭曲,预防性的话术,未雨绸缪而已,和我本人的身材完全没有关系就是了!!而且,对,对对——本来也没有主人让客人站着的事情吧!!!”

“呃……”

看来这个家伙的残念应该不是装的。

所以说既然自己都那么在乎身材问题,平时就少喝点奶茶少吃点零食啦……不过话又说回来,能保有那么大,那么惹人羡慕,啊不不,那么惹人注目的一对大白兔,其实肚子上不长点肉才比较奇怪吧?

总而言之,暂且无视对方残念的慌乱自言自语,我们在茉莉同学的授意下陆续就坐。

“嗯嗯,那我就先坐下啦——学姐,我们坐这边的沙发可以吗?”

柴璐在我们之中资历最小,挑了相对最远的位置最后一个就坐。坐下之后面露好奇,似乎还依旧没忘记自己刚才提到的问题。“总而言之,学姐初次见面,那么请问学姐到底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