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大厅之后,我们三人首先注意寻找楼梯间的位置——但是在注意到那种东西之前,两栋电梯首先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好方便……好方便!”

“不得了诶……”

这地方居然还有电梯的。

明明就只有五层楼而已,算上层高也不会超过六层,真是超奢侈的耶。

走进电梯,电梯里面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无非容量稍微大一点,空间稍微干净一点而已,这种东西倒是玩不出花来。

三人共处在电梯里,左莉还在持续不断地少女心荡漾着。

“唔啊啊,不可思议……楼上同学们的寝室到底会是什么样子呢?好想看好想看。”

左莉神情肃穆严阵以待,金闪闪的眼珠子转得一刻不停,像是已经为烙下接下来的一切眼前所见做好的准备。如此这样等待了短短两秒之后就已经等不及了,然后开始一边环绕着电梯一边眨眼,看起来好像已经作为替代审视起了身边这厢电梯。

“好棒好棒,又方便又漂亮……好想搬进来!”

“嗯嗯,我也好想的。”

柴璐跟着点了点头,不过马上转而露出担忧的神色。

“但是……听说想要如果是一号楼的话,住宿费比起其他地方要高出至少六倍以上……”

“那就用奖学金,努力学习拿到超高的奖学金就好了!”

左莉做出超大气果断的宣言。

“我现在拿到的学期奖学金是……然后再加上魔研一号基金,加上帮老师当实验员的薪酬,再加上给宫桥学姐帮忙,然后,呜呜呜……”

“……”

看来是付不起啊。

“但是,呜……还是想住在这里啊,这么这么华丽的样子,每天光是起床醒来就会心情超好的!呜呜呜好想啊……”

“嘛,确实很有公主的感觉,我也很想的,不过也没办法嘛,呜……”

两位少女(我已经懒得修正其中一位的性别描述了)一同陷入自我厌恶的空档,电梯大门打开,我们的目标楼层已经到了。

宿舍一号楼是一栋正T形的建筑构造,入口大厅在建筑南边,也就是T字最下方的脚上,最靠近入口的那组电梯亦然。庄纤跹的房间编号是511,从消防地图来看,应该是往前走之后稍微右转一段距离吧。

楼上生活区的画风比起楼下大厅就要看起来朴实多了,至少没有什么闪闪发光的金色瓷砖和水晶吊灯,当然话虽如此,走廊还是明显比我那边的三号楼宽敞得多。

似乎是因为建筑学的原因,走廊的通风采光不如三号楼,但是本来就只是走廊而已,不需要在乎这些,而且还有专门的中央通风系统做辅助,地上还有软乎乎的地毯,即使用力奔跑也很难发出噪音。

我把两位感觉人生一片灰暗的少女从电梯里拎了出来,带着她们一起往我们的目的地走去。

不过出乎我意料的是,在正式抵达目的地之前,我们就直接在走廊拐角处撞上了庄纤跹。

“诶……”

“……”

庄纤跹眯着眼睛,神态稍微迟疑了半拍。

她移动的方向是离开自己的房间,好像正在往电梯这边的方向走,这么说来,是已经注意到我们来到了一舍,正准备去接我们吗?

“啊,呵……你们……”

“小纤小纤,晚上好啊!好久不见!”

“庄纤跹学姐,好久不见,打搅了!”

左莉和柴璐一齐向庄纤跹发出元气而礼貌的问候。

“嗯,傍晚好。”

庄纤跹微微挑起了眉毛,然后看向我。

“你……带人过来了啊。”

“哈啊,我没说过吗?”

“你没说过。”

庄纤跹叉起腰来。

“也罢,毕竟是你,先斩后奏一点也不奇怪。带朋友来这边看看玩玩,随手借花献佛送人家一个顺水人情嘛,怎么样都好了。”

“……”

“又或者该从另一个角度解读,只要有了什么事,就不顾事情合理性与否,先一口气把亲朋好友全招呼上再说,换句话来说就是所谓的乡朋做派,一人得道?”

“所以说你这不是也完全不像是随便瞎解读嘛……”

我叹气。

“咳……总之确实怎么样都好啦。就当是我的错,事先没说清楚,不过现在人已经带过来了,到底怎么办?你有空间接待吗?”

“有,但是没时间。”

“哈啊——?”

这又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做没时间?你昨天不是已经说过了吗,到晚餐之前都没时间之类的。”

“是啊,到晚餐之前都没时间,没说晚餐之后就一定有时间。”

“……”

“临时突然有事,没办法的事,你就当我这句话是在跟你道歉吧。”

“呃。”

这种事情道歉有什么用啊。

话说你刚才那句话真的可以算作是道歉吗。

“那、那……”

左莉也一下子慌张了起来。

“那那个,小纤,你突然没空的话,那我们……?”

“四十到六十分钟,快的很。”

庄纤跹耸了耸肩。

“而且空间够,已经拜托隔壁的朋友先临时接待你们了,这样就没问题了吧,反正你们跟我g……我家老姐过来,也就只是想见识见识一舍宿舍长什么样子吧?”

“嗯嗯!那就太好了!果然不愧是小纤,就算有突发意外也能想得这么周到啊,超谢谢的!!”

“……”

左莉你感谢的是个毛线团啊。

这不是等同于承认自己只是想来看宿舍的样子了吗,难道说你就不做做样子表示自己也很关心庄纤跹?

堂妹这家伙会生气的哦,她的性格可是超差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真的会生气的哦!

“……”

然而庄纤跹并没有生气,甚至没有做出不悦的样子。

按理说这种话术漏洞是她借机嘲讽对方的最好机会——就像平常嘲讽我一样,包括当初在院赛之前争夺姚初芸的时候,她对左莉也是这么不客气的。可是,庄纤跹就是没往这个方向转进。

“行,你们没意见就行,等会的话,除了书柜以外全部随意自便——我先走一步。”

庄纤跹耸了耸肩,转身加快脚步,转眼间就走得没影了。

“诶。”

“哎……”

“…………”

看来是真的连冷嘲热讽都省了。

俗话说得好,秋收季农忙时,风纪委员们忙得不可开交,我的堂妹也一样忙碌啊。

“这样就走了吗……我还想跟小纤请教请教六十四卦矩阵化的东西呢,可惜……”

左莉望着关闭的电梯门口,微微叹息。

所以说你这不是明明不止关心宿舍楼的样子嘛!

所以说啊,说话之前过过脑子啊左莉!

啊啊怎么样都好了……

庄纤跹还有差不多一个小时回来,好在她说专门拜托了邻居接待我们,而且空间足够,这也就是说,她的房间是可以进去的吧。

“咳。”

我叹了口气,整顿心情,带着左莉和柴璐来到了庄纤跹的寝室门口。

挂着“511”号牌的房门确实是虚掩着的。

轻推开门,出现在眼前的居然是一个相当眼熟的少女。

“敲门,敲门~,房间里还有人呢,就算说是虚掩着的也不能不讲礼仪规矩呀。…………诶诶,原来说小纤跹的客人是庄小姐!?”

“哈…………”正坐在庄纤跹的客厅沙发上,大口大口喝着奶茶的,是那个自称“茉莉”的,哑绿色头发的超级美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