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第五学区出来之后,伫立在商店街街头,犹豫着的我。

现在时间才十一点稍多,距离饭点还早,话虽如此,商店街绝大部分餐厅饭点也已经进入了营业状态——比方说我面前的快餐店就是如此。

当然,当然!我也知道,相较起来,肯定是住宿区的食堂吃起来更健康均衡啦,但是这也就意味着回宿舍之后,还要多绕好长一段路往返一趟食堂,和直接在商店街顺路把午饭吃掉比起来……

“唔,唔嗯……”

偷懒的欲望一时占据上风,但是话虽如此,果然还是食堂的饭菜比较便宜。

不过也正在此时,我忽然注意到快餐店门口立着一个小小的广告招牌:

「限时特惠,鸡块组合只需每份10元!」

“好便宜!”

无论怎么看都好便宜!

我记得鸡块组合的原价是13块钱,这么一算就是节省了三成,如果买三份就是等于节省了九成,差不多完全免费!无论怎么看都超级便宜!

去他妈的食堂,我今天午餐要吃炸鸡!

“…………”

结果一不小心就点多了。

“唔……”

望着自己餐盘里高高地堆积起来的炸鸡小山,我感觉心里稍稍有点发憷。

似乎可以听到旁边几桌的女孩子的窃窃私语,说着类似于“哇……那个大姐姐好厉害……”,“是啊是啊,呜呜呜,真羡慕这种无论吸收什么都能往胸部长,还怎么吃都吃不胖的体质啊”之类的话。

不,不不不不。

会胖的吧,要是天天这么吃绝对会胖的吧!

虽说可以找找借口说什么我现在受伤啦,多摄于脂类和蛋白质有助于身体恢复之类的话,但是吃得多就是吃得多啊。

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肚子上的绷带,然后悄悄揪了揪绷带旁边暴露出来的小肚子……

虽说不是没有弹性吧,但是果然,软乎乎的……

肚子也是,胳膊也是,用手指头一按就“噗噗”的大腿也是。

“呜……”

不管了不管了。

好不容易打折买的炸鸡总不能浪费了吧?细嚼慢咽,慢慢一点点吃就是了。反正中午时间还多嘛。

至于周围的议论……随她们去。

“……”

“呜呜呜,好羡慕好羡慕好羡慕,我也想要有那么完美的胸 部啊!到底要怎么才能做到嘛!”

“得啦~,你还是坚定不移走可爱型路线吧,像人家那样暴食,只会全长到小肚腩上去哦。”

“…………”

“不过话说啊……这个大姐头是哪个系的?虽然说这边是商店区,工作日不穿校服什么的也太……”

“别管她啦。看看人家那装扮那派头,那副街头式的绷带装扮,敢明目张胆这样穿的,背后肯定大有来头。你还是先担心自己吧!”

“……”

稍稍有点意外。

羡慕什么的姑且不论,和在宿舍里被其他女孩子翻来覆去地叫“大妈”、“阿姨”不同,这里的女孩子好像清一色地把我认成高三年级的学姐了的样子。

到底是该为我长得还算年轻高兴呢……还是该感叹宿管果然没人权呢……

“……”

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因为我一直悄悄留意着,偷听周围女孩子的谈话的缘故,我忽然注意到了一阵和其他的议论稍稍有点不太一样的声音。

“啪嗒”——是双手撑住桌面的声音。

力度不大,而且听上去有些缓有些闷,听得出来事主拍起桌子来好像并不果断,是从我右后方的哪个座位传出来的。

我叼着鸡块悄悄转过脑袋去,注意到那是一桌由四个咒法科的女孩子占据的座位。

两个稍高,两个稍矮,其中一个既矮又瘦削的直立着身子,一头灰白色的短发,刚才的拍桌声就是她发出来的。

“班长,为什么……为什么就连这次也……”

声音不大,而且和刚才的拍桌声一样虽用力却犹豫,店子里其他闲聊八卦着的女孩子大部分没注意到这边。

这边看样子不像是闲聊,但是话虽如此,似乎又不怎么像是吵架……

“三周又三周,三个星期之后又是三个星期,高中三年能有几个‘三星期’来耗啊?就不能给我一个研究主笔吗班长?”

“哈……”

研究主笔,听起来像是类似于大学论文“第一作者”的东西。

看来即使不是吵架也是在争执什么了,我不由得产生了一丝兴趣,朝着声音的方向悄悄挪了挪身子,鸡块盒子也为了方便索性捧在了手里。

在灰发少女的对面,作为她说话的主要对象,那个一席黑长直的高个子女孩子看上去就远没有她那么用力,相反还显得挺漫不经心的。

“哎呀,这个,这个嘛……”

拿起薯条蘸了一些番茄酱,然后——并没有自己吃下去,而是送进了身边另一个矮个子女孩的嘴里。

“这个呀,妍珠,某种意义上也算是不可抗力嘛。不是不想照顾你,只可惜你那部分做的时间实在太慢,时间期限又那么紧,申报的时候你根本没有成果,就算跟老师说要加老师也不同意呀……”

“可是实操就是要耗那么长时间,一开始也跟班长你说过了啊!”

“哈,嘛……”

“这都是一开始能预料到的啊,而且就算说没全部完成,提前拿一部分出来看也不是完全不行吧??就不能带我一次吗……不说主笔,就说第二作者,不……就说协力也行啊,真的做的很辛苦啊班长!”

“啊,嘛,嘛……”

黑长直的女孩子翘着二郎腿。

“我也知道很辛苦工作量很大啦,这也确实是没有你就没法完成的重任,辛苦你了~~~,来,奖励你——”

悠闲地晃悠着手掌,同时另一只手拿起一只鸡腿,抬起手来:

“呜,呜呜……咕呜呜……”

“!?”

塞、塞进去了?

不……不,我不是说塞进胃里,直接塞进胃里当然是不可能做到的,那可毕竟是个鸡腿啊,再怎么工业化流水线,速成的白羽鸡再怎么短小精悍,那也是整整一个带骨头的鸡腿啊。或者说,正是因为是一整个带骨头的鸡腿,居然就这么整个儿的往其他女孩子的嘴里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