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已经说过了哦。”

独孤宁宁微微耸肩。

“不是没有用,只是用处真的很有限就是,因为这种术式的候选者实在太多了。”

“诶……”

“只是制造电力差的话,很多门类的术式都可以实现这个效果,而且绝大部分都做得到把这种差异扩大到足以引发‘爆炸’的程度。”

独孤宁宁摇醒桌旁的一台笔记本电脑,将一个列满了条目的历史搜索页面展示给我看。

“按照这个规律来查的话,有至少超过一千六百条备选对象,哪怕考虑爆炸规模对课业和实战能力做一点限制,也最多筛除掉一两百人。说得夸张一点,尤其是心因科,这个科系里只要是稍微学得好一点的,在制作她们独有的心因量具的时候都会使用这种技术哦。”

“……”

心因科啊。

也就是左莉所在的科系,按她自我厌恶式的介绍来说,校园里绝大部分吊车尾的集中营所在。

是左莉所在的科系,然后,昨夜爆炸的目标也是左莉所在的宿舍楼,再然后,昨天我所看到的那个轮廓也有点心因科的影子……

不过也只是随便想想而已。

哪怕不用动脑子也知道,左莉那个丫头,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去引发这种事件的,而且如果我没看错的话,犯人的胸部大概有C罩杯那么大(只是顺带注意到,没有特地去看,真的没有哦!),左莉的尺寸可是要比之小上整整一圈的。

说到底还是没有头绪。

“总之……现有的能做出来的推断大体如此就是,庄遥泠姐姐还有什么想起来值得一提的吗?”

“唔……”

果然还是把身材轮廓的细节说一说比较好吗?

“……”

不,不,果然还是算了。

且不说校园数据库究竟会不会存胸部尺寸这种奇怪的东西,就算存了,哪怕我断言“C罩杯在中国的女高中生中属于稀有尺寸”,有桃院的学生基数摆在这里,查出来的学生数量也不会太少,更何况当时环境昏暗,我对于罩杯的估算也未必准确。

说不定会小一点,说不定会大一点,说不定那家伙其实有点穿衣显瘦,知道证人会说明胸围这一点,特地裹胸来迷惑目击者也说不定。

而且会导致社会性死亡。

而且会导致社会性死亡。

仿佛回应我的论断似的,就在这时——

“啊,话说,刚才好像那句话里隐隐约约听过庄遥泠姐姐提到胸和罩杯之类的?莫非姐姐你很擅长注意其他女孩子的胸部?”

“呃……”

“学校数据库里确实有记录大家体检时的胸部状态,不过因为大家都是发育期嘛,很可能不太准确就是。但是如果庄遥泠姐姐对自己的变态程度有自信的话,真的观察得很详细的话,我想说不定会有帮助?”

“没有,没有没有没有!”

你自己都说了会这样做的是变态啦,这怎么可能会承认啊。

会导致社会性死亡的。

真的会导致社会性死亡!

“没有那种事,只是一时口误被你听岔了而已!”

我用力地,拼命地摆手。

“看出罩杯什么的,看出是过膝袜什么的,还有胸型和腰围什么的都是根本不存在的事情,当时环境那么黑,我连脸都没看清楚,怎么可能把其他的看那么清楚嘛!都是搞错了,搞错了搞错了搞错了,我已经没有什么要说的啦!!”

“唔嗯……”

独孤宁宁沉默了一会儿。

“也行吧,算了,反正估计就算有这种线索,实际上也根本不足以把嫌犯的范围缩小到足以展开调查就是。……那么总之,庄遥泠姐姐已经确认没有什么要说的了?”

“嗯嗯,是的是的。”

我赶紧慌里慌张地连连点头。

“那,就这样吧。”

独孤宁宁也恰到好处地点头。

“我这边该问的也问得差不多了,耽误姐姐你的时间了,也感谢你的配合——如果突然想起什么重要的线索的话,也欢迎随时来风纪委员支部来找我。…………啊,唔,也未必,今天下午我应该不在,不过找隔壁也一样就是了。”

“不在?”

“嗯的,是调休。”

独孤宁宁轻轻击掌。

“这几天事情挺多,虽然课不多,但是感觉负担还是挺大的。”

“……被闪点崩坏的事情搞得很辛苦啊……”

蒂兰早上休息,然后到了下午换独孤宁宁休息。

如此这般的颠倒工作,感觉已经比社会人士还辛苦了啊。

“是挺辛苦的就是。不过如果只说是闪点崩坏,忙到这种程度……嘛……”

独孤宁宁压低帽檐,局促地笑了笑。

“总之,不耽误庄遥泠姐姐的时间了,您要是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们就姑且回见?”

“啊……”

虽然是逐客令,不过隐隐约约话里有话的感觉。

“行、行吧……再见。”

我乖乖接受独孤宁宁的要求,转身离开了保卫部。

走出大门,稍稍回味了一下,感觉似乎有哪里不对劲的样子。

按独孤宁宁的说法,如果只是闪点崩坏,似乎不足以让她们辛苦到那种不休息就不行的程度。

换一句话来说,还有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琐碎的事情在困扰着风纪委员们。

虽说对于风纪委员来说,协助老师处理校内琐事才是她们的常态,但是忙到需要专门把这句话说出来,果然还是显得有点儿不寻常——就像是平常总是很辛苦的快递员,通常到了双十一才会特地抱怨工作量爆表一样。也许十月正中的秋天是什么特殊的季节,桃院里的女孩子们也变得暴躁起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