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找不到吗……”

“所以,就只能从物理原理上进行推测了。李海平老师不是也给了比较详细的诊断分析吗?这个对于之后的安全防备来说其实也是应该有帮助的就是,庄遥泠姐姐可以仔细听一听。”

“……”

独孤宁宁从桌上拿起一个东西来,轻轻敲了敲——不过这次拿起来的不是那个罪魁祸首的独眼熊,而是成为了帮凶和我陪葬的温度测量仪。

“闪点这个东西……据说其实是和可燃性液体有关的概念,用在和电流有关的东西上,感觉应该说是‘击穿’或者‘短路’之类的?也算是不熟悉本质的大家随便取的名字就是……不过,其实感觉还挺贴切的。”

“怎么说?”

“闪点的定义是,不稳定的液体挥发达到一定的浓度之后,一触碰就爆燃的最低温度。放在电子器械里也有类似的道理,电压的不稳定程度达到一定的限度之后,就会把整个电路击穿发生故障——但是一般的电子元件,电容和电感的容量都是很小的,其实不至于发生到这种程度就是。”

“请直接说结论……”

“嗯嗯,结论就是,根据李海平老师的分析,这种道具可以在电路中制造不正常的电压差,并且很可能还可以加剧这种电力差不稳定的情况。这样一来,设定一个解除时间,一旦这种不稳定的情况突然解除,就可以释放出非常巨大的能量,引发供电系统瘫痪,甚至引发爆炸。”

“唔……”

具体的概念,比方说电压差、电力差什么的,还是听不懂,不过已经大概有点概念了。

“那也就是说,这种爆炸利用的是电路本身蕴含的力量,电路里的电力越强,引发的爆炸就越大?”

“嗯的,可以这么理解。”

独孤宁宁点了点头。

“啧……”

这倒是说得通。

昨天事故发生在宿舍楼里的时候,可以看到几乎整个外墙都绽着电光,很长时间都没法散去。而发生在我身上的时候,居然只是把肚子炸伤(而且虽然看起来严重,并没有炸到肠子),这应该就是小小的电子器材和整个电路没法比拟的原因。

那么,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的话……

“不对啊?”

我不由得皱起眉毛。

“这不是等于炸药的成分都已经搞清楚了吗?顺着这个查下去不就好了,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那,引信呢?”

“……”

引信,那到底是指什么……

“也就是在之前的爆炸现场,我们并没有找到类似庄遥泠姐姐提供的这个道具的意思。”

独孤宁宁耸了耸肩。

“没有找到任何类似的道具或残骸,其他的疑似外来的,可能引起爆炸的道具也没有。推断是安装在了其他位置,在爆炸发生之后就很快被主犯取走回收了,也只能这么解释。”

“所以引信……”

我还是不太懂,因此只能微微皱眉。

“也就是说——”

独孤宁宁解释道。

“犯人使用的技术并不是简简单单在哪里放,就在哪里爆炸的,从放置道具到真正引爆电路中的能量之间,有一个将道具中的术式释放出来,识别并引导到电路中的有价值目标的技术……是犯人计划中的位置,也可以说是接近计划中的位置,通过这样来达到犯罪目标。”

“……”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已知的范围内根本不存在这样一种技术,如果能够让术式在电路中自由游走物色目标的话,那简直不能说是术式,都算得上是在现代这个电子领域做‘意识炼成’了。”

“……意识炼成是什么?”

“我们谈魔法的时候的术语,是指因为以凭空制造智慧意识为目的,所以一般不可能实现的魔法。姐姐对这个不要在意就是。”

“唔……”

那倒是确实不会去在意,因为独孤宁宁这句解释已经挺清楚了。

制造意识,换一句话来说就是“制造灵魂”,想要让术式在电力系统中游走,寻找恰当的坐标引爆,除非主犯对学校的电力系统布局一清二楚,否则确实是没有智能和智慧就不可能做到的事情……而如果说凭空制造智慧,那哪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呢?

“那、有没有可能是按照什么具体的筛选条件,设计的一个比较简单的搜寻规则……或者,其实就是随机游走而已,碰巧全都在看上去像是‘有价值’的位置爆炸了呢?”

“这类爆炸已经发生四起了,加上姐姐这个就是第五起。这个概率……我觉得不太可能就是,庄遥泠姐姐也可以自己估计一下。”

“…………”

那这说的,我可就彻底没法反驳了。

还有什么可以帮上忙的呢?有没有什么别的突破口,比方说既然刚才独孤宁宁说学校有很具体的学生资料库,那么……

“话说起来,你们资料库里有没有办法筛查一下C罩杯和丝袜颜……啊啊咳咳咳咳……”

后悔了。

这种话说出来简直就是社会性自杀,何况数据库里根本就不可能按“平常喜欢穿黑色丝边过膝袜”这种标准来筛查学生嘛!

“我是说,我是说啊!说回刚才的爆炸技术这件事,至少我们现在已经很清楚犯人在这方面采取的是什么手段了嘛,莫非这个线索筛不出有用的结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