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救之后身体没有大碍了,这个姑且按过不表。

因为包扎之后的伤口要透气的缘故,我不得不穿一套只覆盖到真肋为止的露脐超短装,但是因为太冷的缘故,又要披一件长袖外套,再加上下半身一套低腰的三分裤和膝上袜,结果就变成了一套莫名其妙的,特别超现实又有些色情的穿法——啊啊这个当然也不是重点,同样按过不表。

处理好伤势,休息得差不多之后,我来到风纪委员支部录口供。

毕竟是第一个直接受到身体伤害的受害者,按道理来说,我的证词应该还是挺有价值的。

话是这么说没错。

但是实际上我和当事人的距离实在太远了。

相貌是肯定看不清的,环境昏暗,发色也可能出现误判。

轮廓也算不上是什么有用的信息,至于衣服,“披着长外套”也未免太过模糊,如果说是校服那么范围也有足足三个科系那么大,如果说是便服,那更是随便换一套就行了。

至于说身高……精确不到厘米也没什么意义。

从有没有用的层面上来说,我的目击证据,说不定还没有李海平医生的伤情诊断来得有用。

李海平说我的伤主要是灼伤和破片杀伤。

灼伤是因为我收缴上来的温度测量仪在未知的影响下发生了过载,因此电池爆炸产生了高温;至于破片杀伤,则是因为电池爆炸的同时,整个温度测量仪也在巨大的能量释放下瓦解了,蹦飞的碎片扎进我的肚子造成了二次伤害。

等于说我没收了那群女孩子的烧烤道具,烧烤夜宵没成,一不小心变成了烧烤我自己咯。

什么和什么玩意儿这都是。

当然……刚才那段话也就是说说而已。

是个人就知道,这种程度的功率的电器,是说什么都不会爆炸的,真正引发异变的只可能是被我和它放在一起的另一个东西,那个古怪的小熊胸扣。

除去我的口供和伤情检测之外,这个东西可能才是最有价值,最该研究的东西。

“唔,说是这么说就是了……”

风纪委员的办公室里,我和独孤宁宁相对而坐。

今天负责给我录口供的是她,听说斯蒂兰娜昨天工作到很晚,再加上下午有课,所以今天先调休了。

“但是现在交过来的这个东西已经被引爆过了,要说能研究出来什么,似乎也没那么有用啊。”

独孤宁宁一边说着,一边隔着白手套摆弄着眼前的那枚圆扣子。

这枚金属胸扣在爆炸中也没有幸免,原本画在上面的那只“ω”形嘴的棕色小毛熊,现在已经残了一大块,变成了一只瘪着嘴的独眼熊。

来自我身上的发黑的血迹和腮红混在一起,看起来再也没有那么可爱,反倒像是个常在猎奇游戏里出没的Q版反派。

胸扣破开的口子里,很多精细的丝线和方形的小材料探出头来,看起来像是铜制的,不过也可能是或者别的什么纤维。

看着像是个深藏玄机的电子元件,不过也只是看着像而已,我本人还是见过电脑机箱的,知道电子产品不长这个样子。

“怎么说呢?庄遥泠姐姐,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就是了……但是确实是完整的道具带来的帮助更大啊,而且这次也确实有机会获得完整的道具就是了……”

独孤宁宁为难地轻轻敲打帽檐。

“根据你的描述,犯人的犯罪现行被您发现的时候,这个道具还没有被安装到宿舍电路上。这个时候有可能的话,根据场合来做推断,应该可以预见到对方是以宿舍电路为目标的,然后类比一下,其实可以做到避免把它和其他的电路放在一起,这样一来应该就不会引爆,也就有机会完璧归赵了…………”

“这个,我,我确实是比较不灵光,毕竟高考都是个落榜生什么的……不好意思……”

“已经说了,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其实只是说说就是……”

独孤宁宁放下手里那只“独眼熊”,尴尬地笑了笑。

“毕竟让庄遥泠姐姐你受了这么大的伤害,到头来看起来好像没法得到决定性的结论,感觉有点挺对不起人的。”

“啊,嘛……其实只要能帮上忙就行了。”

当然,我这句话也是客套话。

我受伤和有没有帮上忙感觉其实没什么必然联系,就算是让我白白受伤了,实际上一点忙都帮不上,似乎也没什么奇怪的。

毕竟是我嘛。

“那,目前能得到些什么结论,有什么能提醒我们的吗?”

“嗯姆……就像刚才说的,虽然有,其实挺有限就是。”

独孤宁宁稍微顿了顿。

“这个道具虽然已经用过了,但是里面并不是完全没有术式成分的残留,这些是可以制作缠相来进行比对的。这里面的线圈排布形式也可以输入到式法资料库里进行模糊搜索就是……不过,问题好像也就出在这里了。”

“怎么说?”

“找不到。”

“……”

我心说以你们学校论坛的那个检索技术,如果资料库也是同一个技术,那能找到才怪了吧。

不过独孤宁宁倒是马上否定了我这个想法。

“虽然缺失了一部分,不过它的零件排布已经足够具体了,按道理来说这个信息量是不可能提炼不出一丁点儿有用信息的,何况还可以配合咒法成分来做检索,但是——就是找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