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发少女顿时愣了愣。

“诶?我刚才莫非没特地强调吗?”

“完全不记得有。”

“那,是这样的,确实很熟的哦,倒不如说我和B级的同学们都挺熟的吧?”

绿发少女正色点了点头。

“我个人自认和B级里认识的大部分的主观关系大部分还不错,而且实际上的联络来往也确实不少。这个应该可以称作很熟了吧?”

“哦……”

这家伙自称和B级们的关系都不错,那也就是说,她本人不在十一枢姬之中咯。

既然说不是十一枢姬,却和她们都有密切联络,而且还是咒法科的,那么到底是干什么的呢?是管图书的?还是管学籍的?……这么说起来和人事老师那一批人员会不会有点关系……嗯,好像也没法多想。

不过换一个方面来想,这个女孩子说和庄纤跹关系不错,而且还和庄纤跹住在同一个宿舍,这是不是也就意味着,庄纤跹在那边姑且还是有朋友的,日子过得还不赖?

“……”

忽然感觉稍微欣慰了一点。

不过话虽如此,眼前这个少女看起来好像也没有那么靠谱……话说庄纤跹确实说过不抵制我去一舍那边找她,是不是果然什么时候去找她见一面呢?啊啊算了,暂时不想那么多了。

我拍了拍脸蛋,重新直视面前这个自称“茉莉”的绿发美少女。

“总之那个什么,茉莉同学,你现在还有别的事吗?”

“唔……那倒是没有。”

“那既然如此,现在这个时间……”

“嗯嗯,也对,快到门禁时间了吧?”

绿发少女点了点头,轻轻倒退几步。

“那,我今天的欲望也算是被好好地满足了,就不给你添麻烦了,我就先走了?庄小姐改天再见咯?”

“啊,嗯嗯,回见……”

虽然我也不知道我和这种家伙到底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就是了……

我抬手挥了挥以示告别,“茉莉”也秀气地点了点头,然后朝着身后继续后退一步——就在我打算替她开门送别的时候,只听罩袍里轻轻一声响指,直接溜得没影了。

“……怎么这群家伙一个个都把别人家的房门当不存在似的。”

所以说啊所以说啊,不要随便在宿舍区域使用魔法啦。

到底是把宿舍管理员的隐私当成什么了啊喂。

“……”

不过这句话也就是说说而已。

从实际上来看,宿管员这种职工哪儿来的人权,何况还是不懂魔法的那种。

不管那些了,开始今天工作的收尾。

准备巡逻去吧。

 

 

巡逻挺正常的。

大部分女孩子都和平时差不多,老老实实地呆在屋子里洗漱等待熄灯,偶尔有几个女孩子打算串门来点闺蜜夜话什么的……虽说严格来说熄灯后串寝在规章上是不允许的,实际影响不大我也就通融一下无视过去了。

不过也不是没有例外,比方说今天一楼就有三个寝室的女孩子聚在一起,密谋用火焰魔法阵做深夜烧烤什么的……

可以说是相当佩服了。

究竟是要有多好的关系,再加上多丰富的想象力,才可以在宿舍楼里想出这种奇葩点子……

这种事情要是不没收制止,那还得了。

虽说不知道没收之后,她们半夜还会不会再拿出一套备用工具出来搞事吧,不过总之第一道工作肯定是要继续做的。

没收上来的关键东西不多,除了一些稀奇古怪的施法素材之外,就是一些类似于测定温度的电子仪表啊之类的科技产品,也不知道她们测定温度到底是想用来烤火呢,还是想用来控制恒定温度控制烧烤风味——如果是后者的话,那多半还是一群学院派烧烤少女。

质量不重,体积也不大,我把这些东西塞进荷包之后,开始巡逻中的最后一步:

到楼下配电室去,检查一遍荷载和保险丝,然后把照明电路给断掉(当然,不包括我自己的门房照明!)。

“咔嚓——”

随着照明电路停止工作,地下一层的走廊灯也彻底熄灭了,只剩下走廊下方的应急提示灯还闪烁着暧昧的微光。

不过这对于安全走路来说还是不太够的,我从尽头的最后一个配电室走出来,激活手机的手电筒功能——

有一个人影。

入侵者!?

我的神经一下子万分紧绷了起来。

门禁结界现在还没激活,地下一层可不像地面上那样到处都是出口,我现在这个地方可以说是个死胡同,突然有人出现在这里,对方到底是要……?

看头发是短发,好像是金发,或者是橙色头发?距离很远,而且手机的照明能力也是有限的,我只能勉勉强强看出对方穿着的轮廓,看着像是咒法科,不过这种大袍子罩着的情况也可能是心因科或者世象科……这么说来是学生?学生大半夜地跑地下跟踪我干嘛??

“你——”

我努力抖出狠劲来。

“你谁啊,哪个寝室的?!深更半夜的灯都关了,偷偷出来想干嘛??”

“踏踏踏踏……”

远处传来脚步声,少女的轮廓迅速缩小。

跑了!?

看来多半是学生,她的目标不是我,多半是想搞事!

我没再迟疑,直接撒开腿狂追了出去,但是距离实在太远了,等我追进楼梯间,追到地面的时候,只能听得四周一片寂静(除了那三个被我没收了烧烤材料的宿舍在唉声叹气以外),那个少女已经通过不知怎么个拐弯法溜得没影了。

“啧……”

估计是想趁人不备搞什么恶作剧吧。

这么一来可算是给我增添工作量了,明明刚才才从头到尾检查过一遍,被这个不知哪个寝室的女孩子这么一折腾,还得举着手机再来一遍。

简单扫了一遍,有一扇房门被偷偷打开了。

因为配电室是很重要的设施场所的缘故,这里的门锁是用魔法秘钥和科技密码搭配起来的组合锁,还是比较复杂的——当然,并不是没法破解,比方说就算麻烦如门禁结界,宫桥羽合也有办法在安排小羽毛放哨的情况下偷偷钻出去。

但是,这和我目前看到的情况无关:出现在这里的门锁,并不是被仔细破解的,而是以相当粗暴的方法,卸掉螺丝、卸掉粘合剂、卸掉插销、剪短电线,整个儿拆掉的。

“相当富有现实感的犯罪手法啊……”

也不知道是当事人水平有限呢,还是这样拆真的就比较快。

要是让我是管理者,让我抓到刚才那个女孩子,肯定把她押到财务科去,全款赔付这套门锁的损失。

总而言之,恶作剧动手脚的地方,应该就是这里没错了。

在配电室里转了一圈,没有发现奇怪的东西,不过在离开配电室,收拾门锁的残骸的时候,我才注意到,除了本来应该属于门锁的残骸之外,不远处还躺着一个不大不小的回形针胸扣。

“……”

胸扣上画着一只带着腮红的可爱小熊的笑脸。

“……这啥玩意儿?”

是那个女孩子的遗失物吗?

不,魔法世界的东西不能按常理思考,也许这就是她用来恶作剧的道具,本来想装在别的地方,碰巧被我发现才遗落在地上也说不定。

先收起来吧。

还可以当做到时候抓捕那个恶作剧女生的证物来用。

门锁坏了,配电室多半是关不了了,为了安全起见,我决定把地下一层的楼梯间直接锁上。然后将刚才那个小熊胸扣收进荷包,举起手机上楼去。

不过出乎我的意料的是,我居然没能安全返回地面。

“滋啦——”

就在这时。

更准确来说,是在我爬过了十五级阶梯,来到楼梯间的拐角处,距离一楼只剩半层的时候:我的腹部,也就是我的卫衣的口袋之中,忽然发出了一阵怪异的吱吱声。

在我来得及做出反应之前,这阵杂音汇聚成了一声响亮的爆鸣:

“轰!!”

腰腹区域传来剧痛。

灼烧的感觉,麻痹的感觉,皮肉被割开的感觉,皮肉被碎片扎进去的感觉……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体已经崴倒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肚子附近血流如注。

我什么都做不了,我很快意识到,我这个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唤醒还没有变成碎片的手机,拨打校医院和保卫部的电话。

“喂,您好……啊对对对,李医生您好,我,您,那个、请马上过来一下,就是,学生三舍……”

“……”

“什么事?说、说出来您可能不信,对,那个,就是那个,‘闪点崩坏’——”

说出来我自己也不信。之前还说“至今没有引发过实际伤亡事故”的传说闪点崩坏,我居然成为了它的第一个实际上的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