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来说,风纪委员之外的普通学生是无权插手保卫科事务的,相比起来,当初的劫持案反倒是因为一开始就被卷进去而形成的意外,其他情况下,左莉也好,我也好,在类似事件中是即使去了也不允许帮忙的。

更何况,从结果上来说,等我们尾随蒂兰不断闪烁的身影到达现场时,已经没我们什么事了。

九号楼的宿舍门口拉着重重封条,不时有保卫科的老师和学生在周围进进出出,不过大多只是拿着本子和照相机做记录和善后而已。

墙壁里里外外蹿着不少电弧,虽然不知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似乎已经得到了控制,事情表面上看起来已经结束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九号楼的宿管是哪位来着?

我这个性格完全不擅长记人名的,搞不清楚啊……而且现在这栋楼,进进出出的人那么多的,也完全不认得对方的长相……

靠近门口的地方,独孤宁宁正在面对一个蓝色头发的年轻女性做着口供,这位女士一头长发被不知名的力量炸成了鸟窝似的窘迫模样,中间还时不时跳蹿着电弧,看上去灰头土脸的。不知道这栋楼的舍管是不是她,不过也可能只是正好在场的其他老师、后勤人员吧?

“嗯嗯,您请说,全部说出来就是了……”

“哎……这事情啊,是我先发现电表状况不对,然后发现出现在库房那边的。我也搞不清到底是什么玩意儿,要我说我具体做了什么吧,我也感觉自己没做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咳……也就是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做了个护盾而已,不然我感觉我现在肯定伤得比现在惨……”

“嗯,嗯嗯,辛苦您了。那么除此之外……”

“…………”

“…………”

看来那位应该就是平常在群里最关心我的那个九号楼宿管了。

不过……话虽如此,搭话什么的果然还是算了。

被莫名其妙的事件给炸成了一个爆炸头,估计就算是当事人也不太想和其他人见面吧。

想到这里,我悄悄挪了几步,好让自己更容易避开独孤宁宁那一边的注意力,视线也再次在九号楼周围游离起来。

“诶……”

“咻——”

蒂兰正背着胳膊倚在道旁街灯边,悄悄地冷眼看着宿舍楼处忙进忙出的同僚们。

“玻尔~玻尔~!”

左莉先我一步靠了过去。

“可追上你啦……怎么样?到底是什么事件……是战斗已经结束了吗?不去帮忙吗?”

“没有战斗的来着……已经,结束了。”

“诶……”

“一般都会派出远远的,远远的超过需要的人手,所以……不帮忙。”

斯蒂兰娜眨巴眼睛低吟着,“而且,吵吵~”——紧接着又马上这么注解了一句。

“咳。”

这个回应似乎也不奇怪。

斯蒂兰娜虽然在私下的场合显得有点儿偏执,甚至说得上是蛮不讲理,但她本质还算是个喜欢安静的孩子。那种聚众工作的场合,想必是能不参与就不参与吧?

“既然如此,那到底是什么性质的事件呢?”

“闪点爆袭……”

“哈??”

“都市传说,这个也是的来着……”

“哈?那不就是……变成了现实的都市传说。”

“不是,不是。”

斯蒂兰娜轻轻摇头。

“变成了现实的都市传说,不是……是,从一开始就是现实的,那种的来着,都市传说。”

“从一开始就是现实……”

“那也就是说……”

左莉和柴璐也显得有些惊讶。

“……这两天发生的那一些……??”

“嗯的,和电有关,然后,会爆炸——”

蒂兰轻轻解释道。

“昨天就有,大前天的昨天……的来着,也有。”

“那已经是恐怖袭击了吧……”

“不过,没有袭击者,也确实没有伤亡。”

“就算你说没有伤亡也……”

“……”

“学姐!学姐!请您稍微冷静一点!!”

“不是啊!不可能的啊,这怎么可能让我冷静得下来!?”

就在这时,楼内忽然有一组学生扭打似的,停停走走地跑了出来。

“诶……”

其中一个学生位于若干风纪委员的包围之下,身上和那位宿管老姐一样,也是爆炸头浑身蹿着电流,从刚才风纪委员对她的措辞来看,感觉应该是三年级的学姐没错。

“这……这到底又是咋回事?”

“不~知道。”

斯蒂兰娜轻轻歪头。

不过她似乎显然产生了兴趣,马上轻轻起身,轻飘飘地朝那里走了过去。我们也只能赶紧靠过去。

“风~”

斯蒂兰娜抬手打招呼,对象似乎是其中的一个风纪委员。

“怎么~的来着?问题?”

“哦哦,是这样的,斯蒂兰娜同学……”

回答她的是身旁的另一个风纪委员。

“这件事情挺不凑巧的,听说是这次爆炸的时候,不是之前也知道,每次发生之前都会突然断电嘛。正好发生这件事情的时候,她在自己房里的电子计算机上面做学业作业,就把她的机器弄炸了……本质上说就是个电子仪器爆炸啦,没什么大不了的。”

“才不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呢!你们根本不懂啊!!”

“学……所以说学姐,冷静!”

正当中的爆炸头事主看起来有些歇斯底里的。

旁边那位被斯蒂兰娜唤作“风”的女孩子一个劲地拽着对方,不然总感觉场面马上就会失控。

“你们,到底懂什么啊……你们这些低年级的!那可是我的毕业设计,好不容易找到角度的,马上就能做出来的魔法世象研究!居然直接被搞炸了,这下子我的努力全都白费了啊!”

“所以说冷静,学姐,请您冷静……说到底也就是一篇神秘学报告……”

“可是我只有这一篇报告啊!!”

“……”

“又不适合打院赛,又不像你们那些天才那样随手一挥就能想出一大堆神秘的点子。我们这种没有才能的人,到底还能怎么办啊!不要因为自己有才能就觉得全世界都和你们一样啊,我们这种人只能笨鸟先飞的啊!!现在全毁了,到底想让我怎么办啊!”

“学姐,不哭~乖……”

斯蒂兰娜踮起脚尖,不由分说地抚摸起了这位伤心学姐的(爆炸)头。

“凶手的,会惩治的来着~”

“可是,就算惩治了也,呜……”

“风纪委员,只能这样的~…”

“我也知道你们风纪委员能做的只有破案啊,可是我还是,我——”

“乖~~”

“呜,呜,呜呜呜呜…………”

斯蒂兰娜凭借着自己的摸头神功,竟然硬生生把眼前这个学姐安抚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