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

好直观的论断!

这不就是把我刚才的说法直接整个儿倒过来了吗!

“为、为什么啊……不是!不对?怎么会有这种道理的啊?我看左莉你的话,你的很多法术不都是你自己自创名字的吗?”

“那也都是有素材的啦——”

左莉开始鼓气。

“比方说‘深渊乐章’,是使用‘来自深渊’对‘终焉乐章’进行着色制作的嵌合法术;‘彩虹震击’看上去像是一个法术,其实也是‘彩虹喷射’和‘震荡射击’交替重复释放做出来的假象……更别提冰袭方阵就是大量精确制导的冰枪术,烈焰矩阵就是一大堆火球术了……”

“呃呃……”

感情居然还有这种道理的吗?

“但是,但是……灵能科那些,原石那种又该怎么解释呢?”

我不甘心地毫无条理地挥舞着指头。

“像柴璐,像蒂兰,像她们这些各种各样的……她们施展能力的时候完全没有定式,也没见她们引用调用,拼凑什么法术啊?她们的灵能难道不算是创造法术吗?”

“那只是因为她们的保有机关链接数量太大,所以施展法术不需要按条条框框引用条件而已啦。”

左莉叹道。

“实际上仔细考据的话,她们的法术都是可以找到机关源头的哦。也就是说,虽然有可能原石自己也不清楚自己使用了哪些法术,但是有过仔细研究的术式学者是有办法模拟她们的能力的;而且反过来说呀,仔细了解能力的法术群源头,也可以让原石超大幅度地提升能力哟~!玻尔同学应该已经参与过不少这种项目了吧??”

“嗯的~,训练,应该这样说的来着~”

斯蒂兰娜轻微地点了点头。

“回响法术群的来着,还有基础高能法术群。”

“这、这样啊……”

这下子就完全无法反驳了。

左莉的解释完全无懈可击嘛。

“……那也就是说,法术是无法被创造出来的,实际上的法术就是一直存在在那里,然后魔法师们的职责就是对于这些神秘而强大的法术知识,一代代地记录和传承,”

“也不是那样的哟。”

我的自我总结再次被左莉打断了。

“呃呃,也不是那样?可是,你刚才不是已经说了不能被创造……”

“只是说不可能被一个两个人短时间内创造啦。”

左莉双手环抱,大大地鼓起脸颊,看起来是真的对我的理解能力有一点点儿不满。

“你想啊,遥泠姐呀……你不是上过李海平老师的选修课吗?课上提到过不少增益魔法的演化路径,感觉有没有一点儿印象?”

“呃……”

“比方说,某个交错起源的零阶戏法法术代表,‘次级迅捷术’。”

左莉再次拿起奶昔习惯,一边咕噜咕噜一边娴然阐述。

“从结论上来看,或者说,从后世的咒法历史考据来看,这类通用领域的低水平的迅捷思路一方面起源于凯尔特地区对于蜂群飞舞的速度崇拜,另一方面起源于中原地区基于庄周传颂形成的对于蝴蝶的灵巧迷思。这两种思想最初各自形成基于各自昆虫翅膀为素材的隐秘高阶咒法,然后随着丝绸之路的交流混同,条件模糊化,实践扩大化,所以发生降阶,最后慢慢形成了今天只需要昆虫翅膀即可生效的次级迅捷术……唔,说得好像多了一点……”

“……”

“总之,遥泠姐你看,术式也是可以被创造出来的,也是可以慢慢演化的。但是它的时间跨度和人口尺度非常的大,根本就不是短时间里凭一两个人能创造出来的——这也就是为什么‘空想奥术’会是一个让大家这么津津乐道的都市传说了呀。”

“不是……主要问题是你刚才那段我一句话都听不懂,我当初上课的时候这一段就没听懂。”

“诶?”

左莉顿时横起了眼帘。

“这个,果然还是我说明问题的能力有缺陷吗?那、那我换一个说法——”

放下吸管,似乎变得更加认真了一些。

“我们知道,魔法这个东西呢?有若干个关键要素,比方说客观的材料和图形条件,比方说魔法师的保有机关,有了保有机关才能和世界背景相连,激活触发魔法,但是和世界相连接这一点,说到底到底连接的是什么呢~?这个概念呀,不是很常用,但是上课的时候偶尔也会有所提及,一般被叫做本底意识,更常见的称呼是‘世界机关’——”

“呃……”

“——世界机关大概是什么意思,嗯姆,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一般化而论,就是人类意识在世界背面留下的可观的痕迹,这也就是说,不是你想有什么样的世界机关,就能有什么样的世界机关的。”

“呃,呃呃……”

“有灵个体的意识的活动,会和本底意识发生交互,但是这个影响是非常微弱……非常非常微弱的。那么呀那么,实际上一般是什么情况呢?实际上一般来说通过的是这样的过程,在漫漫人类的历史长河里,在人类的实践活动里,大量人类的活动汇聚成各种各样的‘典籍’,似有似无的‘规律’、‘谶纬’,这些存在引导人们去进行有规律的实践,然后创造出更多的规律谶纬,最后逐渐变得有明确的方向可循,逐渐沉淀在本底意识的结构中,世界机关就是通过这种途径产生的!”

“……”

“换一句话来说,世界机关这种东西的产生。是人类和世界长期不定向交互的结果。人类改造世界机关是不定向的,发现的规律,然后试着去改造世界机关的意图也是不定向的,就更别提还需要漫长时间里,一大堆的更多不定向的人类来完成这件事了。总而言之,以上这些事情的产生,就是完全可遇不可求的事情了,说是‘蝴蝶效应’也不为过!!”

“…………”

“换言之的总而言之,这就是各种各样的术式产生的缘由,也就是魔法到底为什么不可能被少数人创造出来的原因了,遥泠姐这下懂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