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说是万幸吗……还好话被我强行噎了回去,没在蒂兰面前直接说出来。

寒暄一阵之后得知,斯蒂兰娜今天一直在忙风纪委员那边的事情,路过的时候懒得绕路去食堂,所以直接在商店街顺路找了家店子。

如此一来,吃晚餐的小队就由三个人变成四个人,斯蒂兰娜也加入了进来。当然,我们这边的进餐本来就才开始不久,何况左莉忙着讲故事,柴璐忙着担惊受怕,桌上的猪耳朵啊、兔脑袋啊什么的,本来就没动多少就是了。

话说在以兔子为吉祥物的店子里吃兔子,果然还是让人感觉有点……

“那,大姐姐~,到底在说什么?”

“遥泠姐的话,是在说都市传说的事情哦。”

左莉摇晃脑袋,非常热心地给斯蒂兰娜介绍着。

“具体的,遥泠姐好像也说不清,就目前的进展来看,好像是想知道一些特别有现实感,像是有现实依据的样子的都市传说来着。我刚才就跟她说了两个,诶说到这儿……遥泠姐,即使是我刚才说的那个也不作数吗?”

“那、那个不可能作数啦……”

而且再者说了,斯蒂兰娜本人都在这里,拜托你就别再说这个话题啦。

“其实我的本意是想知道在‘现实影响’方面显得更确凿一点的都市传说。不是想知道细节栩栩如生的那种……也不是想听恐怖故事啦。”

“是啊,是啊!左莉学姐不要再讲恐怖故事了!再也穿不上内裤什么的,太、太,太太太可怕了……!!!”

“那种故事到底哪里像是真的了啊喂……”

“就,就算那样也很可怕啊——想想就很可怕!再也穿不上内裤,那不就等于再也没法安全地穿可爱的裙子了吗。而且前面的魅惑房间也很可怕,都是只要一想就会让人失去生活勇气的事情啊……呜啊啊不行不行不能再想了……”

柴璐越说越慌。

“可是、不行……好像越是警告自己不能想就越是忍不住会想的样子,呜啊啊啊啊不行不行,吓、吓吓吓死我了……左莉学姐救我!!”

“所以说为什么你每次都是嘴上喊的左莉实际上抱的我啊……”

还有,你一个男孩子对小裙子抱持执念到底是什么鬼。

简直是无法吐槽……完全找不到切入点。

而且被柴璐抱着的时候,胳膊上这种软绵绵的触感也是……怎么看都是货真价实的女孩子的胸部啊,魔法什么的!

“所以,的来着……到底是什么?”

“啊啊,蒂兰,是这样的。”

为了转移注意力,当然也是为了防止蒂兰意识到那个奇怪的“内裤魔”传说,我赶忙跟蒂兰解释道。

“我最近的话,听说了一些很奇怪很危险的事情,据说好像和都市传说相关。”

“嗯的……”

“具体来说的话,就是怀疑可能有某些都市传说正在化为现实,或者说其实就是现实这件事——蒂兰你听说过这种都市传说吗?”

“哎诶,大姐姐,也~~??”

“我也?”

斯蒂兰娜这句歪头轻语让我顿时有些发愣。

对啊,也对啊,斯蒂兰娜可是风纪委员的来着,如果说左莉那边了解到的都是些虚无缥缈的都市传说的话,那斯蒂兰娜就是校园现实层面的专家,说不定真比左莉知道得多!

“莫非、蒂兰……关于正在现实里活跃的都市传说,莫非你真的知道些什么吗??”

“空~想~奥~术~”

“……”

“诶……”

“…………啊……?”

只见饭桌上一片沉默。

随着斯蒂兰娜轻轻悠悠说出这意味不明的四个字,左莉和柴璐都愣住了。

“难道说,你们都……?”

“如果按遥泠姐的说法来的话,说不定最接近的还真是这个耶……”

“所以说这到底是什么?”

“是,关于~,魔法师,低阶的一个……通过它,也可以制服高阶魔法师的传说的来着~”

斯蒂兰娜说道。

“啊……”

“嗯嗯,”

柴璐也点了点头。

“我这边的话,好像也只言片语地……从美羽酱那里听说过一点的样子。”

“美羽酱?”

“就是月矢美羽啦,和我同年级的新生。”

“那个、她不是之前我们小组赛的对手吗?”

“嘛,哈……这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啦,而且在我看来,本来就不是真的打啦。”

柴璐嘿嘿一笑。

“啊嗯~,言归正传,如果是从美羽酱那里听到的感觉来说的话,她好像也有过,说这种都市传说,能够使得比较弱的魔法师也能轻易和先天强大的魔法师匹敌的感觉……”

“嚯……”

还真是流传甚广的传言啊。

“那到底是怎么实现的呢……这个都市传说最反常的细节是什么呢?”

“唔,这个我就没那么清楚了。”

柴璐交叉十指,不好意思地磕着桌面。

“毕竟,虽然从美羽酱那里听来的,但是美羽好像不是很喜欢谈论这个的样子……”

“听说是通过一种万能的魔法素材哟。”

左莉补充道。

“把这种素材加入到自己想要施展的魔法里,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发明出自己的魔法,这种哗啦啦的好厉害的东西。”

“发明魔法??”

“嗯嗯!是我从初芸那里听说过来的,唔嘛……其实最近所有的都市传说都是从初芸那里听说的,毕竟我的朋友还没有那么多,的样子,嘛……”

“不是……不是在问你来源问题。啊话说你除了姚初芸也没几个朋友了吧……”

我轻轻摆了摆手,躬身做出更有兴趣的样子。

“主要是,我不太理解的是那个……发明魔法是很都市传说的事情吗?”

“……诶。”

“咻——”

“诶诶……”

饭桌上的三人顿时又愣住了。

惊讶的感觉似乎丝毫不亚于刚才斯蒂兰娜提都市传说的感觉。

“呃……”

我一下子感觉有点慌。

“怎、怎么了,我说的到底有什么问题的吗?”

“遥泠姐,你原来不知道的吗……”

“我我我……我不知道的啊,我还能知道些啥?”

“可是,当初帮你从图书馆借的那本,如果我没搞错的话上面应该有写……”

“那种书我才看了一半啦,一天根本不可能看完的吧!”

“呜,只看一半都能在院赛里打得那么好,该说不愧是遥泠姐吗……”

“那个好像不是重点吧……”

“唔姆,也是。”

左莉赌气了一会儿,马上恢复正常正色道。

“总而言之哟,遥泠姐,你刚才那段话,确实有一个很严重的常识性错误。”

“啊,常识性错误?”

“嗯呢……”

“错误~的来着~”

柴璐和蒂兰一起点头。

我顿时感觉更加尴尬了。

“所、所以说,我的错误到底是什么……”

“魔法这个东西呀,是不可以在短时间里被随便发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