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找到了两条关于今天最后一战的讨论串,一条是咨询贴,看起来像是心因科学生问的,想知道左莉的心因量具用的是哪种编程语言和连接素材,想知道为什么她施展组合魔法能那么快;另一条是反过来问对方队伍的情况,说当时没看清楚施法情况,想知道为什么卦牌被从外侧击落之后能那么迅速重建,又问为什么左莉不能施展重复的法术……问题一个接一个,不过回答她的其他学生看起来似乎还挺耐心的就是。

在后面那个讨论串里的缝隙里,偶尔冒出来了一两个关于“假赛”传闻的阴阳怪气的回复,不过令人惊讶的是,几乎没人回应它们,让之很快被淹没在了魔法讨论之中。看起来对于左莉有没有假赛这件事,似乎已经基本上没什么人关心了。

讨论版里的帖子不断刷新着,退出这两个讨论串之后,再寻找其他的相关主题就显得有点像是大海捞针,没什么意义了。

我心中一动,搜索了一下事发当天,揭露和质疑左莉的那几个照片贴,竟然已经以垃圾讨论为由删除,再也看不到了。

“哈…………”

没想到居然是删除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机会看众人的反应了,得知这个结局竟然还让我有些失落,不过也确实松了一口气。

对于左莉来说,这应该是最好的结局了吧。

毕竟是流言,我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奢求结局比销声匿迹更好,相比起来,“洗白”啊,“自证清白”什么的,反而有可能会让污秽的东西也跟着一起甚嚣尘上,然后弄巧成拙。

更何况,讨论串中也确实出现了对于左莉实力的关注者和追随者,虽然不多,但作为变化来说已经够好了。

已经没什么好关心的了。

这件事情已经让人够累了,就让它过去好了,更何况休息之后到了月底,还有院赛的淘汰赛要打。

“过去吧,过~去~吧~啊啊~~!!”

我长叹一声,丢下手机,重新躺倒在床上伸展着身子。

“…………”

不过,总感觉似乎还有什么事情没做。

或者说是什么事情没注意到?

心里空空荡荡的……

那到底是什么?

是关于我本人的风评吗?

所谓人事老师和佟夜花关于院赛剧本的另一个目的,展现出我被魔法殴打的身姿,然后展现出我与魔法和谐共处的身姿,修正学院中关于魔法与世俗的迷思……

这件事目前好像确实无从得知,就算是内网讨论版里,因为被院赛消息刷屏的缘故,也看不出多少端倪。

但是,应该不是这种事情……

我庄遥泠这种家伙是无足轻重的,如果只是我自己的事情,根本不足以让我感觉这么困惑,这么难受。

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咚、咚咚……”

敲门的声音逼迫我从床上起来。

打开玄关的灯,开门一看,出现在门外的是柴璐。

“啊唔……”

面对柴璐总是会想要退一步,不过还是忍住了。

都一起相处那么久了,而且还一起战斗过……虽然从本质上来说那种战斗根本不会威胁生命吧,但从强度上来说也差不多了,就这样还把对方当做我的贞操的威胁对象,怎么想也太不合适了。

“嗯哼……晚上好哦庄姐~”

“啊嗯,晚……话说这个时间点还不太算是晚上吧……”

我耸了耸肩,主动给柴璐让出一条走进屋内的路。

不过柴璐似乎不像是打算进来的样子。

“那,你现在来找我是怎么回事?啊……啊哦,是庆功会?为了庆祝进胜者组这件事,跟左莉一起去吃一顿?”

如果是左莉那个吃货的话,倒是很可能出这种主意。何况她是我们的队长,怎么做当然全都是她说了算。

“嘛……不是庆功会什么的啦。”

“诶?”

柴璐局促地笑了一下。

“虽说回来的时候左莉学姐确实一直很兴奋很开心地说终于赢了,要开庆功会什么的,不过实际上刚才去找她的时候,人家还死死地睡着呢。左莉学姐应该是除了庄姐之外最累的啦。”

“哈……我、我就算了……”

就算对象是说话特别得体的柴璐,被恭维也还是让我有些不适应。

“就算从累倒睡觉的时间来看,也显然是左莉那边更累一点嘛,我就只是在塔上塔下跑来跑去,挨两顿揍而已。你非要说睡觉什么的,还是主要是因为承担心理压力什么的吧……嘛话说从中午一口气睡到六点也太过分了,该说不愧是小孩子体型吗那丫头……”

“嘛,左莉学姐确实是长得很可爱的类型嘛。”

“……你可不许因此就打她什么主意哦。”

“我可不会打什么主意哦,只是觉得很可爱而已,而且左莉怎么说都是很重要的学姐嘛。”

柴璐马上赌气地鼓起了嘴。

看来这家伙是又忘记自己的男性身份了,完全没注意到我说的“打主意”是什么意思。

“再者说了,庄姐说我不许对左莉学姐打什么主意,那庄姐又是什么意思,莫非啊……庄姐打算对左莉学姐有什么意思吗?”

“你,你这家伙,别瞎说啊喂……”

得、我以后还是别自找没趣了!

“我……我能对那丫头有什么意思嘛,不过就是那么一个没心没肺没轻没重的臭丫头,还那么小小小不点的个子要身材没身材要什么没什么的,我,我我我哦啊算了算了……!!”

这个话题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越说越自爆。

“先不说那个了,既然柴璐你来找我和庆功会没啥关系,那你是来找我干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