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宿舍一号楼,和其她的宿舍楼还是不太一样。

虽说和外面的学校比起来,那些地方的宿舍绝对不会有的宽敞空间、带浴池的独立浴室、空调热水器已经显得有些不太一样了,但是诸如三舍之类的水电卡管理制度多少还有点儿“平民”味。但是同它们相比,一号楼就完全不是这样了。

采光良好的宽敞阳台,独立的厨房,同时连接空调和冰柜……甚至煮火锅也完全没问题的电力管线,相互分离的书房和卧室。

而“室友”这种东西,反而从一开始就不存在。

这栋总高五层的建筑,与其说是学生宿舍,倒不如说是一栋小户型的私人公寓。

这里是诸多学生中,真正家境殷实的,或者地位真的极其重要的,所谓“贵族”级学生的住所。

不过,以上设施:灶台、空调、冰箱,以及与卧室分离开的书房,在名叫司空茉莉的少女房间里,反而一个也没有。

嗯……这不是说少女完全不看书,没有设置书桌书柜什么的,倒不如说,情况其实完全相反。

放眼望去,少女的房间大概呈现出这样的模样:

书书书书书书书;

书书书书书书书书书书书书书书书书书;

书书书书书书床书书书书书;

书书书;

书书书书书书书书书书书书书书书人书书书书书书书;

书书书书书书书书书书书书书书书;

书书书书书书书书门电视书书书书书书书书书书书书书书……

简直就是“汗牛充栋”这个词的现实注脚。

书太多,用书架反而会浪费空间,而且因为书实在太多的缘故,唯一用魔法取代起来比较费事的电气器械——电视就只能挂在门上了。

随着“吱呀——哗啦啦啦啦……”的一阵响动,门框中的景象忽地由电视屏幕变成了一个披挂黑白制服的妩媚少女。

“咳……”

像是对不速之客的出现毫不意外似的,司空茉莉的叹息与其说惊讶,不如说是在向对方倾倒自己的怨念。

坐在浮空的椅子上,司空茉莉一边晃悠着自己白丝素裹的双腿,一边配合着自己银铃似的声音敲打着椅子扶手。

“关门,快点关门~~让我好好看电视啦~~~”

“啊啦啦,好啦好啦。总得让我先进来嘛,花花~”

这位来客一边晃悠着尾巴,一边轻佻地侧开身子,信手将门阖上。伴随着这阵不轻不重的响动,门板上的液晶电视一阵摇晃,门旁边的书也被这位少女碰掉了几本。

“是茉莉哟……”

司空茉莉不高兴地嘟起了嘴吧。

对于来访者——佟夜花擅自碰倒自己的书,司空茉莉倒是没显得多在意,但对于刚才的称呼却显然显得意见很大。

“虽然你可能会觉得简化很好玩啦,不过我可是觉得……唔算了,反正真的是叫做茉莉,好好记住了啦。”

“有什么关系。茉莉花嘛茉莉‘花’~,花花,嘿嘿嘿可爱的花花~~”

佟夜花完全不把对方的意见当回事似的,紧接着伸手去摸司空茉莉哑绿色的长发。

“头也别、别摸了……!”

司空茉莉继续倾泻着抗议。

“虽然你们都觉得摸头是增进友爱,表达亲近关系的好做法,而且我也确实觉得很舒服。但是我真的不觉得不加说明直接摸上来是个好主意~!”

“啊啦啦,好,好……那我就先说明我要摸上来了哦。然后摸摸,摸摸(,,´•ω•)ノ,可爱的花花~~~”

“呜…………随便你啦。”

司空茉莉失落地垂下脑袋,这下子佟夜花摸得更起劲了。不过司空茉莉本人也没闲着,抬起手来,从房间墙角魔法阵制成的冰柜里拿来两杯蛋糕,顺带递给佟夜花一杯。

“新出的蓝莓口味的,吃吗?记得别倒到书上了哦。”

“啊啦啦,行,也行~”

佟夜花欣然应允,松开手接过蛋糕坐在了司空茉莉的床上。

床面不高,比起司空茉莉悬浮着的椅子还要矮上十来个厘米,但是即便如此,坐在床上的佟夜花也还是同司空茉莉看起来一样高。因此,她的猖狂之态也丝毫没有因为蛋糕和座位的原因收敛,继续一边吃着蛋糕,一边有事没事摸一下司空茉莉的脑袋。

“哎……真的好讨厌啦你……”

司空茉莉满脸黑线,不过看起来也不打算在这个事情上一直纠结下去就是了。

铃声适时响起,是司空茉莉早就设定好的,十一点钟的整点闹钟——抬起手,随意拨动两下,电视屏幕里的内容马上由美食纪录片切换成了校内频道。

“啊啦啦,高高在上的局外视角,种子选手还真是便利呢!”

“本来就是你们安排的嘛。”

司空茉莉的蛋糕吃起来比佟夜花快得多,没一会儿就已经没影儿了。她从自己的罩袍内侧取出一根牛肉棒,一边嚼着一边稍显怨念地说着。

“我本人倒是想去玩,而且我个人认为根本也没什么大问题。原因还不是你们说没悬念,不要欺负小朋友……”

“啊啦啦,那也没办法啦,毕竟花花可是A级,校园里绝无仅有俯瞰众生的,超级无敌可爱,奶~纸也超级无敌圆滚滚软乎乎的无敌小小只天才美少女——”

“呜噫,打住,打住!……所以说等级和胸部有什么关系啊?”

“嘛~~当然没什么关系,但是这说明可爱的花花确实很可爱嘛。”“那么……我可爱和你突然明目张胆地揉我的胸部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