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彼此彼此啊!!”

收招——

这样会导致我局面上顿占下风,解决方法是立刻用一枚次级的力量爆发来弥补。

然后,迎着姚初芸再次挥砸下去。力量爆发戏法带来的提升让我足以在一、两秒的时间内同她分庭抗礼,然后,在这一两秒即将结束的时候……或者,倒不如说是在折凳硬生生砸上她的拳头的同时,将整只折凳大大地,突兀地张开。

我手里的折凳也借助她的力气,让折凳腿猛张开来,重重地一“脚”扇到她的脑袋上!

“呜呀——”

姚初芸的惊呼便是我的伎俩得逞的证明。

不过我没有料到的是……倒不如说早就应该料到,但是并没有意识到会这么厉害的一点是:我在这场力量交换中并不占上风。

为了吸收姚初芸的力量,她本人的力气也在这一刹那冲破防线,一肘砸在我的侧肋上,将我直接浮空砸飞了出去!

“咕啊…”

跌坐在地,视野闪动……这一招的力气真的好大!!

“庄姐!?”

柴璐应声而动——这可不是好事。

现在还只有一个敌人出现呢!

“你先注意另一边!”

“!?”

塔楼的另一侧突然出现了一把剑:我这声提醒还算及时。

柴璐惊呼一声,赶忙将气球化作铅球,弹开了这突兀的一击,这把长剑很快化光消弭,而在那个光的源头,昏暗的拐角处站着一个人影。

我很难说她什么时候出现在那儿的,很可能刚刚才靠近,但很可能早就躲在那儿了。

能让姚初芸瞬间出现的作祟者就是她,也只可能是她——祁音。

用传送阵和许多各异的武器相连接,实现召唤武器突袭敌人的战术,相对应的,这位祁同学用传送魔法召唤其他东西也是了如指掌。

“和我猜的差不多啊…………”

这态势让我不由得低吟。

好阴险的布置啊。

她们对时钟塔的布局果然比我们熟悉多了。

最开始藏在这个空间的应该是祁音一个人,式法科比较擅长在静态的环境里控制存在感,能做到不在第一时间被左莉和我发现的话,应该是她没错了。毕竟庄纤跹没有打先锋的习惯,而姚初芸也不擅长藏匿自己,让她一边咏唱牛王的咒语一边突然袭击,就更不可能。

姚初芸是藏在塔楼的其他地方,完成牛王咒语的准备之后,被祁音用传送魔法召唤过来发动袭击的。

当然,现在牛王图腾的效力也差不多过去了。

这种法术的持续时间本来就有限,姚初芸被我一折凳拍中脑袋,受到了扰乱,效果更是会加速流逝。不过,有祁音的掩护,情况可能没那么简单。

姚初芸倒退一步,再次开始吟唱起不知名的咒语,于此同时,祁音抬手召唤出各式刀枪剑戟,再次向我们攻来。

“……”

该立刻设法打断姚初芸吗?会有诈吗?

但在我做出决断之前,左莉先有了动静。

“让我看看,你的这种动力法术,篡夺,反制,让我想想……”

“你先不要动!”

我压低声音喝止了左莉。

“让我和柴璐先牵制!……庄纤跹还没出现!”

“诶……”

“你想帮我们做侦测和指挥。不要太急着作战,不要在对方c位暴露之前先出手入场!”

“诶,也、也是……”

左莉恍然大悟。

当初施法太急,以至于最后所有法术都被庄纤跹反制,黔驴技穷的惨况,看来还没被这丫头彻底忘掉嘛。

“那,遥泠姐负责牵制姚初芸;柴璐挡住祁音,我来侦查最后一个c位的动向,她们有法术异动也告诉你们!”

“嗯。”

“嗯嗯……!”

那么……

“柴璐注意一下,召唤位点在右肩右肘右手右侧脚下和左腰,其中右手那个形态活跃度最高,可以积极反制!”

“嗯嗯,好叻!!”

首先对我们再次发难的是祁音,于是柴璐也扬起铅气球,果断迎战了上去。

C级打D级,个中余裕肯定不小,那么我这边——

“遥泠姐注意了哦……她的咏唱音节里有一些关键词,这次神降的对象可能是老虎之类的……”

“白虎图腾吗……”

我不由得小心地睨了一眼和我有五、六米距离的姚初芸。

这个法术在之前的比赛里见她用过,那可就比牛王快多了啊。

“嗷呜——!”

说用就用啊你!?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我警惕地观察着姚初芸的动静的时候,刚才还深以为安全的五六米的距离,已经变得只剩不到两米!

只见姚初芸毛发倒立,浑身上下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暴躁的幼虎……又或者是一只发疯的猫咪,说是整个人的性情都在魔法的影响下错位了都不为过,直接奔着我的喉咙撕咬过来。

我的防御不敢怠慢。

这次姚初芸的力量不再有牛王附身时那么强了,但速度却反过来让我捉襟见肘起来……原来如此,速度,力量……力量流不行就再换速度冲吗?

不是不行,不过就算这样也——

“嗷~!”

“……”

——横扫,拧动关节,背摔,绊摔。

“呜呼,嗷呜…………姐姐你……”

以将身材娇小的姚初芸甩出去为目的,以我们两人一起摔在地上分别起身为结局,我硬生生把姚初芸这串发疯似的冲击全数挡下,当然,我自己的体力也确实有点吃不消。

“姐姐你让、让开啦~~”

“哈……”

让开是不可能的。

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我还要和左莉一起赢下这场院赛呢,只有这样不计代价地拦住你——才能勉强维持生活的样子。

不过,如果真想要“一劳永逸”一点的话……

“你啊,”

以姚初芸的习性,也不是没有办法的样子。

我酝酿半口气,做出决定开腔嘲讽。

“不是我愿不愿意让开的问题,是女孩子太笨的话,本来就绕不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