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啦,继续保持警惕,难保小纤她们的据点就在这里。”

外墙楼梯上,左莉的神色依然认真。

“如果这里没有敌人,我们等会就抢占六楼两栋塔楼之间的空中走廊。那里虽然危险了一点,但是有最好的视野和火力覆盖范围,到时候如果有敌人出现在攻击范围之内,我会立刻展开饱和攻击,就拜托柴璐和遥泠姐配合和掩护我啦。”

“行,明白。”

“嗯嗯!”

柴璐点了点头,随即轻笑。

“唔,嘛……其实最重要的还是确保我们能平安到达那里啦。”

“唔唔,也是。那么——”

左莉深吸一口气,就连攥着匕首的右手都发出一阵不像是正常关节的“咔嗒”声。

灵装各处已经出现了准备施展反击的魔法的光芒。

“遥泠姐,柴璐,都准备好,我准备进去了哦。”

紧张的气氛让我也不由得攥紧了我的武器。

从现在起,到两队接战为止,这样的紧张都会一直继续下去吧。

等到战斗正式开始,那就是更加剑拔弩张的厮杀了。

“嘎吱——”

左莉推开了房门。

“……”

顶层塔内一片漆黑,并没有动静。

“唔。”

我们三人一起重返塔内。左莉依然维持着认真的神色,目镜上也在积极地对环境进行检视,不过手中预备着的魔法的光芒逐渐消散,改为准备施展一次照明法术看清周围。

但也就在这时——

就在光芒照亮塔楼一角的时候,这里有一个魔法阵发出光芒,阵法中突兀地出现一个栗发少女的身影。而这个魔法阵以及那个少女和我之间的距离,只有不到两米。

我连忙,而且也只能横起折凳阻挡,而来犯者的武器竟然比我更加简陋:仅仅只是一只拳头。

“姐……姐姐,对不起了啦!!”

“!?!?”

预先准备好的「闪电反射」适时触发,但这次的触发竟直接遭遇蛮力,根本没起到什么效果。

拳力穿透折凳,将我直接退了好几步。

眼前这个少女是姚初芸,也只可能是她没错,但刚刚她的样子却和平常见到的还有一些区别。

短发倒立,甚至能隐隐约约看到一对魔法汇聚成的牛角。

“……牛王图腾吗?”

这真的让我有些吃惊。

姚初芸出身土家族,她掌握的魔法里有很多模仿传说神明的朴素咒语,对于这一点我们事先当然是知道的,只不过单论这个“牛王”的魔法,之前的比赛里还没见她用过。

这是一种纯粹强化肉体,释放力量的术式,不容易控制,吟唱起来也很麻烦。按道理来说,以姚初芸的水平,是不可能一边提前准备好,还一边不露痕迹不被旁人察觉的。

但是左莉在进房的时候没有察觉,我刚才进来的时候也没有注意到……

事情显得稍微有些怪异。

不过我现在并没有余裕琢磨这种问题。

因为姚初芸是那种比左莉更加莽撞的特性……或者说,因为她的能力类型,她的能力水平,再加上她们队伍的特性,姚初芸只可能使用最莽撞的打法。

姚初芸脑袋上红光闪闪的牛角仍未散去,她在击飞我之后,攥着双拳,马上调转方向——

哇啊……你这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吧。

就算你一拳头真把我抡飞了,那也不等于我马上可以退场不阻挡你了啊!

——我一只手悄悄捻燃符咒,以远胜我正常的速度冲刺,再次拦在了姚初芸和左莉之间。

至于用的是什么法术……那当然是我最喜欢的次级迅捷术。

“喝呀~~,姐、姐姐……请你……”

“……”

“……让、让开!!”

那当然不可能。

当然,神力加持的姚初芸,想让我正面顶住她确实也不可能。

只硬撑住不到一秒钟,我就感觉到我的折凳、关节还有鞋底纷纷发出呻吟————不过那可不意味着,我对这种单纯的丫头就束手无策了。

“哈,嘶……”

偏斜折凳,稍稍卸力,与此同时下盘起脚——

“!?”

出脚的力道不大,上半身被对方这样压着,想出力也真出不了太大力气,不过在刚刚稍稍偏斜,姚初芸的身体生出惯性的时候,最轻的一脚也已经够了。

姚初芸一时失稳,踉跄跌撞,不过……该说是不出所料吗,她找回平衡的速度并不慢,而且被我这样卸下力道之后,第一反应反而是借机绕过我冲向后面——看来攻击左莉是她收到的死命令!

那可真是开玩笑。

折凳——借助臂展划过巨大的弧圈,轻易拦住姚初芸。

姚初芸蛮力强冲,我也只能强硬地劈砸,两三个回合之后,我们两再次僵持在一起。

“喝呀……呼呀呀呀……”

姚初芸这家伙完全是在使用蛮力,一点儿打架该有的章法都没有。

“姐姐,说、说过了,请……让开!!”

不过也不奇怪,以她这么强的魔法放出力,要是再有点章法的话,早就不止是D级,我也早就被她当真揍出局了。

“我知道这样很伤小左的心,但是小庄很想赢,最近的事让她真的很想赢,很想赢啊!!”

“…………”

姚初芸的话让我心中猛然一动。

能感觉到口水在喉咙里滚动的声音——不过,不能去管她。

“是,是想赢啊,知道你们想赢啊。”

我狠咂一声,咬牙发力。

“不过!彼此彼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