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送的光芒闪过之后,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相当昏暗的空间。

“啊,这里……?”

“是时钟塔。”

“啊,这、这样……”

因为再也没有了佟夜花的剧本,我也没法在传送前提前得知我们的目的地,因此我花了一段时间才缓过劲来。

还好左莉和柴璐都在身边,虽然说起来很丢脸,不过因为是她们让我从流言中走出来的缘故,现在的她们对我来说确实是很重要的支柱,刚才左莉回答的声音让我安心了很多,状态也渐渐镇定下来。

剧本什么的,没有就没有好了。

用行动解决问题,能赢就赢,该赢就赢。

“那么——”

柴璐随即出声,当然她声音也不大,这样更有利于我们隐蔽自己。

“具体的位置呢?左莉学姐,你觉得我们现在的位置应该是在……”

“二楼吧?感觉……比较像是二楼的样子,应该是二楼东塔西南角。嗯,你们等一下哦,看看就知道了。”

左莉眯着眼睛,小心翼翼地移动着,打开了我们身边的一处房门——出现在面前的是非常开阔的,空荡荡的室外空间。只有一组带分叉的梯子为人提供落脚点,其中一支指向对面,另一只呈现出螺旋形,沿着建筑外墙连通着上下。

“……唔,看来没错啊。”

从高度来看,确实是二楼没错了。

失效立场之外,阳光的方向也说明我们所在的方位确实靠东,是时钟塔东侧塔楼的一角。

“感觉……不是什么好位置呢。”

柴璐替左莉虚掩上门,发出忧虑的声音。

“啧……”

这话确实不假,从各种意义上来说,这次传送对我们都挺不利的。

时钟塔,与它的表面名字不同,其实和准点报时没什么关系,是控制包括学校结界在内的许多法术的复杂仪式塔楼,不过因为是备用的关系,暂时被挪用做比赛场地,即使真的不慎被破坏也没关系。

整个建筑体由东西两座6层高的塔楼构成,塔内狭窄而昏暗,遍地都是奇怪的设施隔断,塔之间的用狭长的吊桥连接起来,既不宽也不怎么稳当。

想要从一边的塔冲向另一边,比起真的成功飞渡,中途被魔法炮火打下去才是标准结局;二楼作为相对低点,不仅视野活动被高层一览无余,火力攻击上也占尽劣势。而和更加低的一楼比起来,底层反而可以在更加开阔的地面活动,受到的限制更小,也更容易在楼与楼之间移动,二楼则连这一种优势都没了。

“我觉得……得想想办法,尽量避免劣势了呢。”

“唔姆,是啊……”

“我也觉得附议。”

要避免地形劣势就要了解对手的长处。

就目前我们了解的情报来看,庄纤跹的队伍整体更偏向于近战,这当然不是因为庄纤跹本人只擅长近身战斗,主要还是另外两个队友的影响。

姚初芸,她主要的法术体系来源于土家神降,威力大控制差,基本上都是些力量上的强化和能量上的爆发,距离太远当然就毫无意义了;而庄纤跹那边的另外一个队员叫祁音,是一个使用式法形成“召唤”类效果的二年级学生,既然是召唤,那目标距离太远当然也是说不过去的。

我透着门缝,看了看失效立场外沿上浮动着的魔光——

“试着打‘击飞’怎么样?”

“不行啦,不行啦……”

左莉担心地摇了摇头。

“虽说打出场地确实是我们打时钟塔的预案之一什么的,但是我们现在位置这么低,还没有把握到她们的位置,就这么贸然移动,怎么看都会先被她们打飞出去嘛!”

“也是,确实还是得谨慎一点……”

我们一边保持着警惕一边商议了一小段时间,决定还是先尽量向高处移动一些为好。

左莉的远战能力比对方好上很多,而且她在移动法术上的造诣也可以很好地避免失足,因为这个缘故,制高点对我们来说就显得尤其重要。至于怎么防止在爬楼的过程里被对方发现,利用塔楼本身做掩护应该有戏。

毕竟塔楼内部的阶梯并不能贯通全塔,而塔外侧的螺旋梯也会轻而易举地暴露爬楼者的行踪,所以对于我们来说——

我们找到一扇开在东侧的房门,来到塔外,确认塔那边的人没法穿过塔楼看到这边的情况之后,拜托左莉用魔法营造出一个巨大的气泡,然后再由柴璐替换这个气泡的性质。

至于说替换成什么,那当然是氦气球啦。

三人沿着气球缓缓上升,沿途正好有两三个摄像头捕捉到了我们的行踪。轻飘飘兜风一般的感觉让我挺想对这些摄像头比一个剪刀手的,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

这个能力的用法虽然好玩,不过仔细想想,在外人看起来,尤其是站在摄像头那边的视角,果然还是超蠢的吧。

总而言之,我们借助左莉和柴璐的法术组合顺利到达东侧塔楼的顶楼,两人也很快依次取消法术,让这个大气泡无声消散。除去看上去可能有点滑稽这一点,无论从速度还是从隐蔽性上来说,应该都是顶尖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