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莉说她需要一晚上来缓一缓。

于是我做了一个关于她和庄纤跹,当然还有柴璐的噩梦。

混沌不堪的感觉……

似乎是被狠揍了一顿,但又好像不是——想想也绝对不可能是普通的物理上的狠揍,总之在那场噩梦里,我的什么都被说出来了,关于我接受的指令,关于我接受的情报,关于我的身份以及我和庄纤跹的关系,关于我的真实身份和黑历史。明明梦境的场地看起来像是院赛进行时,可是我们却在比赛之中激烈地争吵,明明我和左莉,我和柴璐应该是队友,但是在争吵的最后她们却调转过来一起攻击我…………

我在梦境中不知为何动了一个恶念,想在走投无路之下把柴璐的真实身份说出来拖她下水,但遗憾的是我根本想象不出那样做之后的情景,梦境终究无法在此继续下去,而是取而代之以一场爆炸结束。

巨大的爆炸声里,货架和冰柜纷纷倾倒,杂乱的喊叫充斥耳畔,有碎片,有火海,有魔光……我的知觉最终被混乱和疼痛彻底淹没……

“哈啊……”

从梦中惊醒的时间是六点四十,作为宿管员来说已经算是起得很晚了,何况今天还有比赛。

洗漱完毕,穿好衣服之后,符咒该准备的还是得准备,武器也是一样。

当然,我不是说我就有能力现在自己做戏法的符咒了,这些东西说到底还是左莉帮忙做的,我只不过是按恰当的位置顺序把它们藏在身上而已。

武器也是一样,思考调研一段时间之后,为了在最后一场比赛中取胜,我们最终在一些非常偏门的领域找到了一些出其不意的附魔,因为这个原因,我不得不把武器从短刀又换回了折凳,这当然是因为那几种奇怪的附魔只能在折凳上面使用的缘故。

不过那都是我把“假赛”的真相告诉左莉之前做的事了。

在告诉她之后,正如之前所说的,左莉说她要缓一缓——至于她能想通吗,或者说能原谅我吗?这些问题的答案,我根本不知道。

“啊——来了。”

在许多分钟度日如年的等待之后,大厅的尽头出现了左莉的身影。

我撑着写字台用力站了起来,望着和左莉相伴的柴璐的身影,战栗和好一会儿。

吞口水,眨眼睛,后退,前进,坐下,站起来……所有我能想到的,不能想到的,能意识到的,无意识间的,各种各样不知道能不能缓解紧张动作全做了一遍。最后深吸一口气,推开椅子冲了出去。

等手忙脚乱地反锁上门的时候,左莉刚刚好从院子门口经过。

“左、左莉!”

“哦诶,遥泠姐……”

“那,那个……”

“遥泠姐今天也起得挺早的嘛,今天最后一场比赛,还是要加油呀!”

“啊,啊嗯…………”

“我觉得,我们三个直接一起去吃饭?”

一旁的柴璐合掌发出提议。

“嗯,嗯嗯嗯嗯……”

怂包如我。

想问的半天没问出口,然后就被裹挟着,嗯嗯啊啊的,再也说不出口了。

一路跟在两位少女的身后,脑袋里转悠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些啥。

想了想该怎么把关心的事情直接问出口,但是怎么想都感觉时机不对毫无成效,于是相比起来还是复习一下身上带了哪些戏法比较有效,但是既然心里挂着,无论如何还是会想到,于是就往往复复循环半天,到头来哪边都没想清楚。

提着个折凳,就这么跟在两个人身后,时不时让折凳腿撞到地面,那种磕磕碰碰的声音听起来一定蠢毙了。

去食堂的路上,吃放的过程里,从食堂到体育馆休息区的路上,我还是完全没找到能说出话的时机。

也许左莉已经想通了?也许她已经用继续参加院赛这个行动把她的意图表达出来了?我不知道……

我也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还有没有去说去问的必要。

来到休息区,挑一个相对安静地角落坐下。

周围似乎有女孩子注意到了我们的出现,其中一部分好事的马上开始叽叽喳喳起来对我们这个方向指指点点。我用力鼓起气势来,有意对这些家伙露出一副不友善的表情,不过遗憾的是我现在根本挤不出多少气势,因此这个表情才持续没两秒就泄气了。

比左莉的招牌式河豚表情还短。

不过好在这些好事的女孩子也比较零散,我的恶意并不是没起到效果,她们很快避开我的视线,注意力和指点的声音也随之散去了。

“哎……”

“遥泠姐……有话,有话要说吗?”

左莉注意到我的叹息,向我投来视线。

“唔,我……”

该说了吧,应该该说了吧?

已经没有比这更合适的时机了,要是再拖下去,等比赛打完了——打输了——就完全没意义了。

“就是,左莉,怎么样……昨天之类的,怎么样?”

“昨天??”

“就是说,你昨天晚上,不是说……不是,说,说你要一晚上缓一缓吗?之类的……对于我做了那种事情,对于我对你们……”

“啊,啊昂……”

左莉猛地愣了一下,看神色不像是没料到我这个问题的样子。

但是看她这个停顿,显然还是没反应过来。

“没,没……还好。这种问题,哼哼,也就是、这种问题而已啦,没什么想不想得通的!”

“我的话——”

柴璐跟着露出标准的笑脸。

“倒是无所谓想不想通的问题,跟着左莉学姐和庄姐已经是最好的做法了。而且庄姐和左莉学姐,也确实是可以信赖的人嘛。”

“是啊……是、是啊!!”

左莉随即更大声地附和。

“柴璐都这么容易想清楚了,我,我当然……比起遥泠姐迫不得已做的那种事来说,就像遥泠姐老是对我说的,对于那群老是瞧不起我的人什么的,果然还是!哼……唔,唔唔……”

“……”

左莉的声音开始停顿了。

“其实……没有,还没有完全,那么通的样子。”

“左莉,还是……真的很对不起。”

“不是,不是!”

左莉摆了摆手。

“不是遥泠姐的错的那种意思!只是,我确实,确实的……以前从来没想过学校里的其他的大家啊,学校的某些老师和科系的老师前辈们,还会和我有关联这种事。那之前想的都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事情,我自己一个人要努力,我一个人周围的几个人那种事……”

“…………”

“所以,确实是没那么通的样子,我只知道我为了我自己,为了遥泠姐,为了柴璐,还有……小纤,该做出什么选择之类的。但是不知道我的选择会对更多的大家造成什么影响。这种事情,我从来没有想过!但是——”

但是——

左莉在这个地方话锋一转。

“但是啊,遥泠姐,但是呀,柴璐,必须要往前走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