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围圈中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少女,是直接蛮不讲理地挤进来的。

是我们的明天的对手。

在整个事情最终的主角,我的堂妹出现的这个瞬间,整个前院一丝声音也没有。

也完全没有一个人举手。

庄纤跹眯着眼睛,昂起脑袋。

“然后,在场的各位,知道什么叫强,什么叫弱,什么样是认真打,什么样是放水的,有自信做出这种准确判断的,请举手。”

周围更加沉默了。

齐思秦作为围观群众之一举起了手,左莉不识空气地举起了手,但尽管这次人群里有人稀稀拉拉地举手,议论声却更加稀薄了。

也许这就是气场……

不同于左莉,不同于我,不同于帮忙解围的齐思秦,只属于我的这个堂妹的,作为高傲跋扈的优等生的仅有的气场。

“那,既然你们看不懂还有好不满的?”

庄纤跹单手叉腰,另一只手的折扇支着下巴,狠狠地挑起眼角。

“觉得一群人抱团叽叽喳喳很好玩是不是?觉得你一言我一语,羊群效应聚集压力分摊责任很厉害是不是?觉得法不责众,吵吵闹闹不用负责任宣泄恶意超~~棒的是不是啊??弱者卑微者的游戏,聚众蹲在坑里,散发恶意自我取悦,多开心啊多有意思啊?!”

““……””

“区区愚民,看不懂B级还有什么好啰嗦的!?”

庄纤跹大吼道。

“我今天晚上准备法术仪式武器的计划紧得很。你们这一大堆的舆论很困扰人!我可是勉为其难才中断计划出来处理你们的!如果没有问题就给我散开,明不明白!?”

强大的魄力。

只有我的堂妹才有的,强烈到恐怖的压制力。

也许只是因为性格和威严,也许是这背后曾经有过什么故事……也许根本没有那么多原因,只是因为对象是我的堂妹而已:庄纤跹是会动手的,所有人都知道,她动起手来的时候是真的不会犹豫。

不过总之,庄纤跹的呵斥让许多女孩子脸上染上惧色,人群开始变得稀疏——而庄纤跹仍然只是怒目盯着众人,一段时间之后,人群终于彻底散去了。

““…………””

“……”

“…………”

“嚯,真是让人羡慕的统治力啊……”

在人群消散得差不多之后,齐思秦望着空荡荡的前院草地停顿了一会儿,然后带着奚落的表情看了我一眼,带着她的室友朱明沁也离开了。

院子里很快只剩下了我,柴璐……然后是左莉和庄纤跹。

左莉望着庄纤跹,发着愣,犹豫了好一会儿之后,才终于结束警惕收起灵装,将视线偏开,脑袋也稍显下沉。

“还、还真是谢谢你了呢,关于帮我解围什么的……”

“我讨厌被议论。和你有什么关系?”

庄纤跹压根没有正眼看左莉。

这是由于她背着身子的缘故——也就是说她同样没有看着柴璐,也更不可能看我。

也许永远都不可能看我了吧。

对于给她增添了这么多麻烦,甚至还有假赛暗算她的嫌疑的我来说……

“给我听好了你。”

庄纤跹不屑地往前迈出两步,然后稍稍停顿。

“最好别假惺惺地在那里装作被感动的样子来感动我,我呢,对于有没有假赛不感兴趣,我也不关心我的队伍里有没有人被收买了来配合你们莫须有的演出,比起那个——”

庄纤跹仍然背对着我们,但在她稍微捋了捋头发之后,脑袋偏向了另一边。

是我所在的那一侧……

“我,非常非常,非常地讨厌你。”

“……”

“小纤……”

左莉应该知道庄纤跹这是在对我说吧。

也许不知道,不过也无所谓了。

一起被卷进这件事情,以我为对象就是以左莉为对象,反之亦然,我对此已经有觉悟了,而且目前对此根本无能为力。

庄纤跹冷冷地继续说了下去。

“我,不管你这一层所谓的假赛障眼法,和你的目的之间无论还隔着多少层目的和障眼法,我都会好好地打败你,挫败你,并且希望你被我打败之后能够老老实实从我眼前消失。”

“……”

“老老实实输掉即可,以后,不要再给我玩些什么表面废材的把戏——就此别过!”

庄纤跹厉声说完,将折扇别回腰间,用力地一甩袖子,大踏步地走回宿舍。

但也就在同时——

“什么啊!那算是威胁嘛!”

左莉踏前好几步,追着庄纤跹的声音喊道。

“听好啦,消失是不可能消失的,这辈子也不可能……不,不那样可能过分了,但是这高中三年是绝对不可能消失的!你说这是我和遥泠姐的把戏,我还要说这是你的把戏呢!我才不会因为这种变故就吓到认输,绝对不会!”

庄纤跹并没有回应,她已经走远了。

“至于刚才的事,不管你说和我有没有关系,我都很感谢你的帮忙,这个感谢你可得好好给我接下!就算你不接受,我明天可也不会因为这个原因就放水,倒不如说就是因为这样才更不会放水了!”

左莉的声音很大,态度显得比刚才的任何时候都要认真。

“我会认认真真,没有一丝顾虑地,尽最大努力去打败你,你给我们好好等着!”

呼呵声还在回响着,但是庄纤跹的身影已经消失了,只留左莉站在我和柴璐的身边,胸膛一起一伏着,气喘吁吁。

“遥泠姐……遥泠姐,还有柴璐,”

“……”

“我们,一定要赢哦~!”

左莉不等自己的呼吸平复,转头看向我们。

“只有好好赢下来才能证明自己,只有在小纤面前发挥全力……才不会算作是愧对她刚才帮忙,遥泠姐一定是这么想的吧?大家一定要赢啊!”

“我……”

我并不是这样想的,但是左莉的话却让我感觉无法反驳。

事实上我根本什么都没想,能反驳左莉那才叫奇怪。

因为感谢,所以要尽最大努力打败对方?

因为感谢,所以既不是让步,也不是认输,而是认认真真的战斗。

这是左莉的想法——因为她不知道我身上关于剧本的真相,所以她越过这一层逻辑,直接得到了她的想法,那我呢?

我的想法是什么,我能跳过这一层吗?左莉越过去之后,我能帮助她和她的想法一起顺利将这一层跨过去吗?

“庄姐……”

不知何时,柴璐的声音将我从沉思中唤醒,左莉则走在前面带领我们返回宿舍楼,和我之间已经有些距离了。

“庄姐的话,在我看来,可能还有很多话没说吧?”

“我……”

柴璐不如左莉那样直来直去,她的心思比起左莉细腻得多。

这是早就已经被我知道的事实。

而且加上她和庄纤跹的关系,我和庄纤跹的关系,我所知道的已经被她发现了也说不定,可能发现得比我知道的还多。

我不知道该对柴璐说些什么,何况左莉就在前面不远处,随时有可能听见。

“我,那个,怎么说……你非要说那种事……”

“我觉得,不管是那种事还是这种事,无论哪种事,都还是跟大家说清楚比较好哦~?不管是左莉学姐……还是庄纤跹学姐……”

“……”

“毕竟,有心事藏着不好嘛——”

柴璐压低声音,局促地笑了笑。

“因为没有人真的能因此一直被保护,但是相比起来,最终真的会有人受伤……”

“我……”

如果从柴璐的角度上来说,如果说“受伤”的话。

“……”

如果是这样的话,对于表面上还强烈地打起精神的左莉,对于很可能已经受伤的左莉……

“这样吧,庄姐————那个,左莉学姐??拜托你稍微等一下,这边,庄姐这边~”

柴璐替我出声叫住了左莉,左莉转过头,澄澈的双瞳与我视线相接。

我一时无言。

“唔,怎么?遥泠姐……?”

“……”

我已经无言太久了。

面对这样的左莉,我深吸一口气。

“是这样的,左莉。”

“嗯……??”

“等会战术讨论完之后,我有话跟你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