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吃饱了。”

齐思秦搁下餐盘,不由分说也跟了出来。

“你别跟过来……”

我感觉自己现在没什么好脾气,就算对象是逼迫我回去的齐思秦,我也完全没点好声气。

“……我已经说了,你他,你…的……别跟过来!”

“我对你没半点儿兴趣。我他妈就是三舍的,我不跟你走我跟谁走??”

“…………”

无话可说。

我扶着额头,本来被自己身上这串事情已经搞得够头痛了,身边一串有时合拍有时错位的齐思秦的脚步声更是搞得我更加烦躁,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我感觉自己整个脑袋都是涨的。

然而更让人痛苦的事情还在后面。

回到三舍,宿舍楼门口稀稀拉拉地围着好几圈学生,这群学生的中间……不用看都知道是左莉和柴璐。

果然还是发生了。

这种事情,就算想躲也完全躲不掉……难道说我因为如此还应该反过来庆幸,比方说庆幸自己终于赶上了之类的吗?

“哈……”

齐思秦歪着脖子,开始露出不屑的看戏的表情。

“你看,赶上了吧?——你随意,接下来可不管我的事。”

“我,你……”

“回来了!大妈回来了,在那边呢!”

人群角落恰好爆出一声呼喊,我还没来得及回应齐思秦的冷嘲热讽,就被人潮推搡着挤进了中心。

“大妈,大妈,终于回来了啊!”

“宿管阿姨,您知道的吧?内网上正在传的那件事,您要是知道的话解释一下如何?”

“大娘啊,宿管员带头做那种事不好的吧?”

““…………””

“……”

没心情去管那些让人恼火的称谓,也完全没那个余裕。

圈子中央的左莉和柴璐的表情看上去很不好。

柴璐倒是不用说,她虽然显得非常为难,但表面上还维持着最基础的仪态和余裕,但是左莉就完全不是那回事了。

低下脑袋畏缩的模样,完全就是被打回原形——退回和我相遇之前那副过度谦逊,胆怯自卑的样子了。

“庄姐,这个……?”

“遥泠姐…………”

“啊,左——”

本能地想要出声安慰左莉点什么,但是完全不知道能说些什么,而且即使是这段发语,也很快被淹没在了周围女孩子的起哄声里。

“给个解释吧,大妈!”

“是啊是啊,在全校的院赛里玩手段太卑鄙了,退赛谢罪吧!!”

“不能这样戏耍大家一年来努力的成果啊,给个交代啊!”

“…………”

人数众多,每一句话都听不出个源头,像是要把人淹死在言论的大缸里一样。

“遥泠姐……”

左莉看向我,金色的眸子微微闪动,似乎正在从我的出现中汲取勇气。

“我、我懂的,你说过,这种时候我既然问心无愧的话,就应该用力一点,有气势一点之类的……是,是这样吧?”

“啊……”

左莉深吸一口气,昂起脑袋来。

“你们……呼啊,你们说的那种‘交代’,是根本没有事实依据,根本不存在的吧!别、你们最好别开玩笑了,那只是稍稍微微捕风捉影之后,一厢情愿不想让别人好过的暴力吧?!”

“…………”

人群微微骚动,似乎没料到左莉会忽然产生气势,在一两阵叽叽喳喳之后,起哄声都变少了。

“你们非要我啊……我们,给你们一个交代,可是我已经给过交代了,不知道,不知道!哈啊……真的不知道!!还围在这里不是强词夺理吗??”

左莉强挺着胸膛,非常用力地呵斥着。

平常那个动不动就漏气的河豚少女这会儿像是要把刺都一齐喷出来了。

“这样也不肯接受,那不就是等于完全不打算讲道理了嘛!你们不肯讲道理那我也——也没办法哦!无论怎么样都不肯接受的话,那就直接动手好了!不就是不打算讲道理嘛,我可是超级习惯的!你们直接动手就好了,一起上怎么样——!…………诶……”

“够了……”

我拍拍左莉的肩膀,让她停了下来。

左莉这话说的,每说一个字,我都感觉更加受不了……

毕竟左莉以为她问心无愧,实际上却完全不是那回事。

明明麻烦都是我带来的啊。

说什么都不能让左莉继续扛下去了,直接玩起全武行更是完全不可能让人接受的发展——就算是把我身为宿管的威严信誉全部透支也好,也要把事情压下来。

“让我来就好了,让我来就行了,你不要再出头了,对你不好,不好……真的……”

虽然我并不知道交给我的话,我能说什么。

我挪动两步,让自己的身子挡住左莉。

“同学们,咳啊,那个……同学们……”

也许是气势不足的原因,人群中的交头接耳又渐渐骚动了起来,不过声音没那么大,我兴许暂时还镇得住场子。

“我知道你们围在这里的原因,一些传言之类的我也听说过,能够理解大家的情绪,咳啊……客套话我就不多说了,总之,事情并不是这样子的。”

“……那您倒是请给个合理的解释啊?”

“是啊是啊,空口白话的不好啊,说清楚啊!”

“这个……我知道的,最直接的导火索是某些照片,对吧?”

不能让人群的声音压倒我的解释。我用力地从嘈杂的质问里挤出缝隙来,盖住其他人的音量。

“我不知道你们熟不熟悉照片这个东西……但是,你们也许以为照片就是真实的,里面拍出一个像素就是一个实际存在的像素,但是其实不是的。里面有些东西是存在的,对,我确实记得我收到过一模一样的信封,但是我从来没有把它拿出来那样放着过,这里面的细节是可以用电脑随便添加的。……这里面有一些别有用心的加工,有可能的话我希望大家保持理智,不要被少数言论的诱导利用了……”

“那您要不要考虑把信封拿出来给我们看看,这样不就可以证明清白了吗?”

“呜,值班室的财物怎么能给……”

那种事情是不可能的。

我刚才那段话就算我自称不是客套话,但实际上确实全都是缺乏说服力的官话套话,这种事我也知道。

这样子下去,表面上确实可以维持场面稳定,但是实际上根本解决不了问题,这件事我也是知道的……但是,我也只能做到这种程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