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发生太快,我已经没有太多调整姿态的机会。

预先施加的「闪电反射」在这个瞬间触发,我勉勉强强扭转身体,用自己的符文短刀格挡她的劈砍。

直剑迸射出字面意义上的“电光火石”,亏得我这边的冰霜附魔与之同时触发,才将其挡住不至于伤到我自己——但是坏消息是,闪电反射带来的反应加速,到这里已经到头了。

忙于招架齐思秦攻击的我,在这种时候腾出手来施展迅捷魔法当然更是痴人说梦。

冰气与雷火相撞,白雾搞得我的视线一片模糊,但相较之下侧腹的疼痛却显得清晰多了。

“你这个……”

“这个是我的台词才对吧!——你这个家伙!!”

齐思秦收回左拳,主手直剑再扬。

“……”

这个角度,这种攻击……我是应该躲开还是应该挡……?

是往左闪、往右闪还是后退回避,还是说应该格挡,挡手腕、挡手肘还是挡武器,正面挡还是往边上砸…………不对??

上面的攻击只是幌子,齐思秦的右手手腕收了回去,她真正攻击的对象是下盘!

鞭腿——

齐思秦的踢击一点也不专业,但是这个时候,专不专业似乎也无关紧要了,因为我的姿态显然比起她更加漏洞百出。

“咕啊……!!”

液体浸润面部的感觉。

下水道的水好像没那么脏,不过显然也没那么干净,当然那些都不是现在的重点。

赶紧受身起立,这个时候最好的方向似乎应该是向右?——完全错误,齐思秦精准地冲向我的受身落点,又是势大力沉的一脚。

很痛。

真的很痛……

我的视野之中涟漪频起,显然齐思秦的这几脚全都在有效攻击的范畴之内,如果再吃几击,我恐怕就要退场了吧。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齐思秦的战斗经验显然也不在上乘,竟然没有在刚才两脚里附加术式,没有构成致命伤害也没有把我打到再起不能,我也终于有机会起身,和她拉开了距离,当然,显然只是暂时的。

齐思秦不由分说地再次冲了过来,从我起身到我俩再次进入交战距离的间隔里,我只够重新给自己施加一次“闪电反射”而已。

这次的攻击是左、右……还是上?

不对,不对!

是身后!齐思秦身周的电弧迷惑了我对她的方位的判断,而她本人的移动速度远远比看起来要快,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攻击已经从我身后过来了!

刚刚才施加到身上的第二发闪电反射,竟然不到一秒就被我消耗掉了!!

“哈啊……”

招架,后退。

附加雷电的直剑刚才距离我的脖子只有不到半厘米。

“哈啊、哈啊……”

我的状态不对。

这个状态很不对,非常不对……太浮躁了,居然连这种可能性也注意不到,不对……??

“离火,震击!”

当我还在再次拉开距离喘息的时候,攻击竟从远处而来。

“呜!~~~??”

手腕一阵麻痹,短刀在巨大的冲击力下,竟然被直接打飞了出去。

被缴械了!

这可是打架的时候最糟糕的情况,而且没有之一。

……还好我现在手里还捏着几种戏法,应该还有办法补救,让我想想,应该是用什么来着?是托盘术,是次级念动,还是……

不对?

不对!不对!不对!

在我动脑筋思考怎么拿回刀的短短一瞬间,齐思秦已经笔直冲向我,被“拿刀”这件事占据的脑子,竟然根本没转过弯来。

“咕呜——”

齐思秦显然是练过的。

哪怕第一剑被我堪堪躲开,紧接上来利用冲击力的一膝盖也结结实实地撞在了我的身体上——但这还不是最大的问题,毕竟之前也说过了,体格的优势就是重量级的优势,哪怕我再措手不及,这种力量单凭身体也可以强硬地吃下,唯一的问题只在于,这腿上是带着电的!

“呼啊,哈啊……”

浑身麻痹,大汗淋漓。

是啊,是啊,道理是这个道理,根本没区别的啊。普通格斗里,被缴械了多半来不及捡,那魔法战斗里也没区别的啊。

我能用魔法加速捡刀,敌人就能用魔法加速打我,是真的一点儿区别都没有。

在盯着齐思秦,不知道她还会以何种方式继续追击的间隙里,我的身子颤抖个不停,一刻不停地喘息着。

我现在该怎么办?

怎么样招架齐思秦,怎么样才能不出局,怎么样才能不输,怎么样才能赢……能赢吗?该赢吗?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

“咕啊——!”

面前电光划过,显然我又差点被创,接下来的一拳则是结结实实地打在我的胸口,而我都有点说不清这拳头到底是从哪个方向打过来的了。

“这都躲不开?这和当初下雨天打你的那一拳可是一模一样啊!!”

“……啊啊……”

这已经不是浮躁的问题了,我的状态完全不对。

颠倒黑白。

清白。

恍惚……

“是真的躲不开吗?还是说——”

直刺。

这一剑附加了很强的魔法,因此速度稍慢被我躲开了。但紧接着的一腿却再次结结实实地踹中我的膝盖。

“还是说啊,你想输了?!”

“……”

我,想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