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能不感到脊背一阵阵地发寒。

“这、这是怎么回事?”

“问你自己啊——”

佟夜花的语气充满不悦。

“这些名单拿到你手上之后,你事后没毁灭证据吗?”

“我……你只说过要我毁剧本啊?既然没说过毁这些,那我当然……”

我感觉自己有些混乱。

这些表格至今还放在我的储物柜里,要说我有没有毁尸灭迹,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但是……也正是因为是放在柜子里的,它们一直都在我的柜子里啊??这种情报放柜子里不就完事了吗?

“而、而且——这种情啊,情报什么的,说到底也只是其他人组员的情报,普通人也不是完全弄不到,发这种照片其实说到底明明说、说……说,说明不……”

“你看你自己不都已经知道自己联想到什么了吗?”

佟夜花显出怒颜,但是耳朵却无力地垂下。

“你要是真觉得什么都说明不了,你自己去问讨论版里的那群,看看觉不觉得什么都说明不了。”

“……”

完全无法反驳。

低头拿起手机翻阅,佟夜花展示给我的那个讨论串还只是诸多相关话题之一,而且就连这个串,也已经到达了接近三百楼的高度……

「哎嘿嘿,这个信封拍得好啊」

顺着讨论串翻阅下去,尖锐的语言不断地涌向眼前。

「23333,居然还带日期的,这可太专业啦,话说是几号才出的分组情报来着?这是有提前预知能力吧?单这一项就可以去拿魔法先锋奖啦。」

「我还说今天她们比赛怎么打得这么行云流水的,果不其然啊,废物就是废物,居然还要靠这种手段来取巧hhhh」

“啊…………”

身体有点发颤。

再往下看下去……不,其实已经不需要继续看太多了,因为仅仅是前三十楼,话题风向就已经吹向心因科和左莉了。

我奉命参加院赛,直接目的确实是消除关于我的流言——但是这个直接目的的根本目的之一,本来就是借打压我自己,把左莉给捧上去啊。

现在怎么会……

到底是哪里出了岔子……!?

我是什么时候把信封拿出来摊开放在了办公桌上,是什么时候被路过的学生拍照了反而毫无察觉,是什么时候……!!?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跟谁透露了引起注意了?”

佟夜花神情严肃。

“你仔细想想你是不是真的跟谁提到过这些只言片语?你在这里有很亲密的朋友吗?还是说你那几个队友……左莉?柴璐?还有没有??”

“别开玩笑了,我要是把这种话亲口跟左莉说那才叫伤害她吧?!”

“……”

“啊……”

好像不知不觉把音量飚得太大了。

“对、对不起,稍微有点失控了,脾气什么的……”

虽然佟夜花一开始拟定这个计划确实不怀好意,但是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和她无关,不能因为她扯到左莉我就迁怒到她的头上……

“总,哎总之……”

我平复呼吸,长长地叹气。

“我……这种事情,我可是怕死了,成天到晚提心吊胆地怕死了……让我把这事儿跟别人透露是绝对不可能的,绝对一星半点一丝一毫都不可能。左莉和柴璐更是绝对高危对象,所以肯定……哈啊……其实就算这么说或许也没有那么肯定,哎总之,总之啊啊……她们是最不可能的,应该吧……”

“……”

“我,我感觉脑袋有点糊。真的有点懵,我,……我,你非要问的话,我只能回答到这个程度了……”

“啊呀……”

佟夜花皱起眉毛。

“那,另一方面,你堂妹呢?你会不会是跟她说了?”

“你是说庄纤跹?”

“是啊。”

“这,这不是在……扯淡吗……”

佟夜花这话说得我,除了“扯淡”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她比较好。

庄纤跹是我的堂妹,我接下来在院赛里要面对的对手,而且还是最讨厌我的人——可能没有之一。要说我居然会对她透露我这种情报,那简直是…根本不可能想象的灾难。

估计再过一会儿她也会知道这件事,恐怕那场灾难也不远了。

“……”

甚至,刚才就已经发生过一次那种灾难了。

「你到底想干嘛——」

「…………………………!」

「——你这个混账老哥!!」

“你啊……你是真的不知道我和我妹,啥关系的吗?我和我妹串通啊,勾结啊,沟通啊……不,就连和和气气说话都根本不可能的,根本不可能的啊?何况我们还是院赛的对手啊对手,那更不可能的吧?!倒、倒不如说……呃啊啊……”

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倒不如说啊……现在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其实是我啊!我很难受啊!我、我……我……!!”

“你?”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啦!所有的!所有的问题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稍微有点儿歇斯底里,但是我感觉自己现在根本没有能力去控制这种情绪。

「——你这个混账老哥!!」

“这个消息估计马上就要被她知道,马上就要被所有人知道……不,不不不,不止是这个,她现在其实已经知道很多了,她刚刚从院赛情报里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她刚刚来……她……!我……!!”

“她怎么了?”

佟夜花露出古怪的表情。

顿了几秒之后,恍然大悟似的,发出一声惊讶的长叹。

“哦呀呀……?哥哥你的意思是,庄纤跹之前根本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的。刚刚知道了,然后觉得你在骗她,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