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喵…………”

宫桥羽合眯眼沉吟了起来。

“这个,望文生义地说的,就是,唔……”“喵…”“在,扫描你的心灵波动波谱的时候,发现了一些可以构成灵能的集中波峰,但是波峰位置不在已有的灵能索引里,无法直接定义……写在检查报告单里,就会是这个样子了……”

“哦哦,是说这个的全称是‘Undefined Psychosis’,以前从未发现的灵能吗??”

“可以这么说,在检查原石的时候,其实挺常见的唔……因为每个人的能力都很独特的嘛。甚至检查非原石的时候,也可能会发生这种误会,还是需要进一步排查。只不过……”

“只不过?”

“就是,咕呜……”

宫桥羽合看向我,露出缺乏信任的表情。

“姐姐的话,您的保有机关的数量是零的……”

“……”

好像是的诶。

我从各种地方都听说过,原石必须得是魔法师不说,还通常是保有机关数量特别多的魔法师。倘若保有机关为零,连魔法师都不可能成为,就更别谈持有灵能的原石了。

“也就是说……是误判吗……?”

“有可能,因为波峰只是侦测手段之一,实际上对灵能的了解,现在还是很少的……如果保有机关数量为零,就更有可能引起反常反应,也就有误判了……”

宫桥羽合抿着嘴点了点头。

“……至少我知道的是这样的。”“喵。”

“这样啊。”

看来是没有什么意义的情报。

“那,姐姐,唔……还有还有什么问题吗?”

“……”

我还有什么可问的吗?

好像没有了。

其实就算真的还有什么问题,看宫桥羽合这副疲劳而且不情愿地表情,我估计我也不好意思继续问下去了。

“啊,嘛……估计没了,就这样吧,谢啦。”

下次要是还有求于宫桥羽合,就给她带点牛奶来当谢礼吧。

毕竟是这么不擅长和人说话的宫桥羽合,一直为难她实在让人有点儿过意不去。

我和宫桥羽合又礼节性地寒暄了两三句,然后掩门离开了她的房间。

“那么……”

行走在返回值班室的楼梯间里,有意放慢脚步的我。

“我和庄纤跹,庄纤跹和我,内化……”

这里面能有什么门道呢?

很难说我机缘巧合撞进这所学校是不是一定和我的堂妹有关,不过既然庄纤跹那么说了,我暂时也只能往那方面想。

现在我通过内化体质的来历已经了解到了,持有这一“体质”的庄纤跹应该是货真价实的阴阳师世家的成员,换一句话来说,我的叔父应该也是阴阳师……

所以问题就来了。

我呢??

既然绝大部分魔法师都是以世家的形式传承技艺的,那理论上说我爸也应该是魔法师型的阴阳师,我就更应该是魔法师了,可是事实上我根本就不是啊。

话虽如此,可是我和庄纤跹共有的“内化”体质却清晰地昭示着我和她的亲缘关系。

“怪……”

这件事可真是有那么点儿奇怪,倒不如说太怪了。

要么是在我或者庄纤跹身上曾经发生过什么;要么是在我父亲或者我叔父身上曾经发生过什么;再要不然就是阴阳师家系的传承有什么特殊问题。

但是刚才已经说过了,我和庄纤跹绝对是亲(堂)兄妹,这件事往“家族关系”上想应该是想不通的。

“哈……”

我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这事儿不能多想,至少以我目前掌握的情报,短时间内是绝对想不通的。

可预见的未来内,还是尽量避开庄纤跹为上。既然她对我抱有那么强烈的敌意,那当然越少引起她的怀疑越好。

至于不得不和她发生接触的,院赛小组赛的最后一场……

我到底该怎么打呢……

“…………”

思考进入了死胡同。

赢也不是,输也不是。

庄纤跹这么强大的存在,不是我想赢就能赢的;

左莉这么倔强的孩子,不是我让她输她就乐意输的;

受制于人事老师和佟夜花的整个赛程,更不是我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

“咕啊……”

不由得感觉一阵阵地胸闷气短。

佟夜花她到底想干什么?

就在这时,佟夜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诶?”

“啊……可等到你了啊,哥哥。”

更准确地来说,名叫佟夜花的少女正伫立在我的值班室门口。

双手抱胸,头颅微低,身后的猫尾巴缓缓地左掸右摆着,看起来性质好像不怎么高亢。

感觉好像没什么好事。

“那、那种称呼还是进室内再说吧。有什么急事吗?”

“啊啦……是的,是有急事,确实不适合在室外说,那哥哥就快点开门吧,让我进去说。”

“……?”

很少见到佟夜花即使“啊啦啦”也显得这么闷闷不乐的样子。

我赶紧打开房门,把佟夜花放了进来。

而佟夜花进门之后,和上次一样驾轻就熟地把房门关上,不过不像上次关门之后朝我步步紧逼,而是向后倚门板上。

“本来打算明天再给哥哥剧本的,不过事出紧急,我就直接跟哥哥说了。哥哥以前连接过内网吗?”

“啊,连……连接过,怎么了?”

“那就开开吧,把内网讨论版打开就是了,有急事。”

“……”

这么煞有介事的。

我应声掏出自己的手机,在唤醒屏幕的瞬间,聊天软件里忽然刷出来一长串“@”我的消息,全都是来自宿管员聊天群的,这让我顿时有股不好的预感。

不过佟夜花的请求在先,我不好意思先去看那些消息,还是听话地先打开内网——

“打开了吗?”

“啊啊……打开了,用的是我的手机的默认浏览器……”

“把手机给我。”

佟夜花不耐烦地把手机抢了过去。

“让我找找是哪几个讨论串,这个,这个……这种关键词……好了,就是这个,你自己看吧。”

佟夜花很快把手机递还给我,而在她翻出来的讨论串的顶楼处,贴着一小组照片。

照片的视角给人感觉很熟悉,如果没搞错的话……应该是我所管理的学生三舍的大厅。

相机镜头从大厅指向我的工作窗台窗内,在内侧的写字台上放着一张信封几张打印纸,相机的像素很高,能够清楚地看出纸上印着一些表格——那是佟夜花交给我的,我们组的院赛对手候选名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