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唔……”

宫桥羽合继续苦恼着,也就在这时,小羽毛挣脱我的怀抱,从房间角落叼了一盒牛奶递给她。在“咕噜咕噜”一阵畅饮之后,宫桥羽合才终于恢复元气,深吸一口气,清了清嗓子。

顺带一提,与此同时她还从自己的纸箱子里钻出来,然后蜷成个球钻进了自己的被子,只露个脑袋出来盯着我……这样真的会比刚才更舒服吗?还是说只是因为这家伙属猫的?

“内化的话,是内,有内才有外……也就是说,咳咳,是一种对外面的东西做出反应的体质。”

“请务必更清楚一点……”

“唔,对自己用过长期生效的法术吗……被用过长期生效的法术吗?”

“唔呃……”

宫桥羽合这话让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脖子上的项链。

不……这个比较特殊,这种东西应该不算吧?

而且人事老师施加给我的这个变身魔法,就算真的作数,说出来给宫桥羽合听也不太合适。

那么,除了这个魔法之外……

“我这几天练戏法的时候,确实给自己用过一些东西,比方说‘闪电反射’啊,‘次级迅捷术’啊,‘水黾’啊之类的……这些算吗?”

“算的~”“喵~”

宫桥羽合疑似点了点头,不过因为她整个身子都裹到被子里,变成了一团不知道该说像天妇罗还是像炸虾球的玩意儿,我也说不清那点儿动作到底算不算点头,不过她的被子前半截确实抖动了一下,那我就当她确实在点头好了。

“那既然算的话,你主要是想说什么?”

“有注意到,时间……”

宫桥羽合一边叼着牛奶吸管一边眯起眼睛。

“效果和时间什么的,有反常的地方吗~?”

“就算你笼统地跟我问一句‘反常’……”

我有些为难地敲了敲脑壳。

“我也不知道到底哪些才算是反常啊?只不过你非要说时间的话,时间这个事情,类似于‘次级迅捷术’的持续时间一般在2秒左右这种……你是问这种事吗?”

“嗯的。”

天妇罗炸猫球又抖动了一下。

“姐姐呢,时间的反常的感觉,有吗?”

“呃……”

全都是我从来没仔细感觉过的事情啊。

“非要让我说时间有没有反常,因为我没注意过,现在让我说也难免会有些主观影响啊……如果真要我现在想的话,时间,不稳定……?好像没有。然后时间变长……我不知道有没有……”

“……”

“也许有吧?之前用迅捷术的时候,确实有种好像不止两秒的感觉,但是也没有计时……而且说起来吧,人在紧张的时候本来时间感觉就会变慢,所以我觉得是不作数的……”

“感觉有多少秒呢?”“喵~”

宫桥羽合没理会我的修辞,直接横着眼睛强硬地问道。

“呃,呃呃,大概,三四秒?”

“体感延伸什么的,不会有这么大比例的影响吧……”

“呃呃……”

完全无法反驳。

“所、所以说,这个内化体质到底是什么?”

“是会强化外有机关的一种东西。”

“呃诶……”

外有机关这个词……我之前才刚听过啊。

当把各种各样的术式施加到人类的身上,就会以类似保有机关的“外有机关”的形式驻留下来,在持续时间里逐渐释放来发挥预期的效果。而如果说“强化外有机关”……

“虽然保有机关为零,但是外面来的效果却很好吗……”

“嗯的。”

宫桥羽合发出了赞同的声音。

“这个体质……据说和远古的时候的,祭祀活动有关。那个时候的人经常希望让神迹驻留,想要用仪式捕捉神的形体……”

“哦……”

“其中有一些民族的人,听说是,出于这个目的,做了一些事情,那样的结果……具体的史学不是我的专业领域,不过就是这个东西,就是内化了。”

“这样吗……”

“然后,咕呜,要说使用的话——”“喵~~”

宫桥羽合攥着牛奶盒子,思索了片刻。

“最大的好处是,一些很难被人吸收的法术,内化体质的持有者也可以比较好地吸收……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也就是说一些本来很难当做增益法术吸收的东西,反而可以存在内化的人身上,等到时机恰当的时候再用……”

“……”

听起来确乎是一个非常奇异的特性。

如果说我感觉“次级迅捷术”在我身上的驻留时间比较长确实不是错觉的话,如果说除此之外其他的东西在我身上也可以延长的话,对于我这种除了少数戏法全靠身体本身,每一点儿魔法都是一份生机的存在来说……

宫桥羽合说内化体质起源于古时的祭祀活动,祭祀活动和“阴阳师”之间,确实可以说有着某种充满信凭性的联系。那也就是说,庄纤跹确实是来自货真价实的阴阳师家族,这一点已经不用怀疑了。

那问题就来了,我呢?

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家老爹用过魔法,即使最后劝我“继承家业”也从来没说过魔法的事,母亲就更不用说了。

既然如此,我是谁……??

“然后具体的,用法的,让我说我也不知道了……因为我不太擅长,其他人的这种打架。”“喵~”“除此之外还有吗?”

“……除此之外??”

“就是、这个单子……”

宫桥羽合将我的检查单从被窝里远远地伸出来。

“呃诶……”

虽然明知道只是错觉,毕竟我的这张检查单已经够皱巴了,但是看宫桥羽合从被窝里这么一掏,我还是不禁感觉自己的检查单变得更皱了。

“就算你这么问,实际上我主要想问的也就这些了。不过如果非要说的话,我再顺带问一个,可以吗?”

“咕呜……”“喵……”

宫桥羽合横起眼帘来,大有一副“我让你问你还真问啊”的模样——喂喂所以说明明是你自己问还有没有问题的啦。

“啊嗯,咳咳,总之是个很小的问题,宫桥你看看单子的最下面?”

我轻轻咳嗽一声,把宫桥羽合不满的情绪压过去。

“就是……最后那三行,有一串纯英文符号的那些,你看看是怎么回事?”

“唔姆。”

宫桥羽合再次一本正经地举起单子。

“是最后这个……心灵特征谱波峰的……??这个是,常规项目的来着,灵能科相关的唔。”

“嗯,是的。”

我点了点头。

“主要是……你也能看到吧?虽然怎么看都不重要啦,但是这里面确实有一个东西我完全看不懂,既然今天来找你这个专家嘛,就顺带都问清楚好了。”

“唔……”

“这串东西看着跟乱码似的……写成井号开头的这种,‘#UdfPsi’是什么意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