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场景在旁人看来喜剧效果简直满分,如果这个院赛打算每天选出一些镜头集锦的话,我猜这一幕估计能入选今天的最惨top5。

虽说这次我没有出局,所以也没机会提前出场看直播吧……不过由于已经听过她们解说的缘故,所以光是想象就能想象得到,当碾压事件发生的时候,那个胖乎乎的捧着AD钙奶的高三解说,她看着这一幕究竟会发出怎样的杠铃似的笑声……

哎哟喂这到底有谁遭得住啊。

总而言之,今天一天的赛程,左莉带着我们轻取二四得八分,相对应地只送出了一分——那当然是我这家伙被腰斩送出去的。

赛后回到宿舍,我打开电脑看了一下,出人意料的是内网上居然也有新闻部负责的关于院赛的网络转播。

每个场地都有一个专门的频道负责转播,不过并不是每一个频道都有解说,也不是每个频道都有和那位胖妹解说一样杠铃似的笑声。像我们下午那场一样的谐星翻车当然还不少,当然大部分比起菜鸡互啄,果然还是更像是神仙斗法——在这之中,尤其引起了我的注意的,果然还是堂妹庄纤跹的战斗。

她们在下午半场的时候,也遇到了和我们在上午有过交手的唐娜娜队伍,不巧的是,姚初芸和她的另一个队友(如果情报没错的话,对方应该叫做祁音)似乎不太习惯这三个灵能科女孩子的战法,先后都被打出了局——

然而……庄纤跹还是赢了。

最值得说“然而”的地方就在这里了。

她在这两个队友全部出局,自己完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彻彻底底无效化了对方三人的一切攻击,以步行的方式——顶着斩切、尺子和水弹,一步一步地走过去——将对方三人全都斩首了。

也许比起“柴璐大铁球”这种笑话似的场景,以那种方式对抗庄纤跹才是真正货真价实的心理阴影。

就连灵能科的那种诡谲的法术她都能解读出来并且轻易瓦解,还有什么东西是她无法料理的呢?

根本没有吧?

左莉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打败她呢?根本没有办法的吧??

当初在文具店的时候,为了我而对庄纤跹夸下海口,要是最后还是惨惨落败,左莉到底会怎么想,她又会怎样看待我呢?

“不能多想……”

越想越慌,越慌就越容易出岔子。

在对于问题缺乏头绪,尤其是我这种毫无基础知识,岂止“头绪”,连头都摸不着的家伙,关心这个除了扰乱心态简直毫无作用。所以比起这个,我还不如再看两场比赛放松一下。

然而,就在我下一场比赛才看不到十分钟的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声音又急又大,简直像是要把我的房门敲破。

这连今天的院赛都还没彻底结束呢……是谁找我这么急的?

“你给我快点开门,动作快一点!你明明在的吧??”

诶?

这个声音是……!?

打开房门,人还没看清,门对面就直接伸出一只长而纤细的胳膊,死死地抓住了我的领子。

是庄纤跹。

庄纤跹的状态看起来不太对劲,她浑身大汗,显然是打完比赛直接从体育馆跑回来的。而表情……虽然她以前就从来没露出过友善的模样,但现在的她看起来却显得尤其恐怖。

“小、小纤?”

“不要再叫我小纤!”

庄纤跹咬牙切齿,本来就给人感觉来者不善的三白眼几乎要瞪成四白眼。

“相对应的,我也不会再叫你舍管‘老师’!我啊我……我可真的是瞎了眼了啊死蠢到爆炸,居然会尊称你这种家伙老师!”

“我……!?!?”

我当然不是老师——叫老师只是庄纤跹本人保持距离的习惯使然。

我是宿舍管理员,我叫庄遥泠,是庄纤跹的堂哥。

“……”

莫非……

“我看过你的比赛直播了,心因科左莉叫你‘遥泠姐’,而柴璐那家伙叫你‘庄姐’——”

“——咕呜。”

果然还是来了……

我时时刻刻担心,一直在想方设法躲避的事情,果然还是躲不掉吗??

“没想到居然会是你,没想到你居然来了啊,我可是完全没想到,没想到居然会是你这种情况!!”

庄纤跹歇斯底里地怒吼着。

“你到底想干嘛,你出现在这里到底想对我做什么——”

“……”

“你这个,混账老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