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轰炸声一起从电视里传出来的,是新闻部的解说同学半带着调侃的说辞。

“哎,哎,可惜可惜,看来这场比赛是灵能科一败涂地啊。心因科的表现出乎意料很强嘛,不过看上去确实显得有点太朴实就是啦。”

“不过那位管理员大姐打得还是很好玩的嘛,至少节目效果还是出来了啦,你也不能说这一组的这一战完全没有看点嘛~”

“哈哈哈,那是,那是。节目效果满分嘛!”

“哎哟哈哈哈,毕竟正常战斗总共就顺利用出来了一次闪电反射,没法对人家要求太多啦。”

“呼哈哈哈哈,也是,也是……还是东姐看得细啊,不愧是专业解说。”

“那么这一战就宣告结束了~请导播同学回放剪辑,让我们跟着灭亡姐的解说,看一下出现在这一战里的重要的魔法知识……”

“……”

“…………”

看来在外人看来,我这一仗打得是真的很有节目效果。

哇啊好气。

虽然明知道左莉赢了,但是就是不爽。

好气好气的。

想要找机会把场子找回来——非常非常想,话虽如此,因为会受佟夜花的安排的限制的缘故,我到底能不能有那种机会,其实完全不受我个人控制。

那佟夜花到底是怎么想的呢?我不知道。

左莉和柴璐不知何时也被传送出场,回到了我的身边,看起来状态还挺好的,丝毫没有觉得被我拖累的感觉——至少表面如此。

如果她俩能一直这么想……那就好,不过实际上能不能做到依然是未知数。

走一步算一步,看着办吧。

我跟两人起身打了下招呼,一起前往食堂,结束了上午的赛程。

接下来还有整整四场战斗,要说轻松,那还远远地远得很呢。

 

 

就像之前说过的,我们今天下午还有一场比赛。

只不过这场比赛……呃,说实话我觉得很难言说,至少站在我的角度很难言说。

因为这场比赛虽然同样非常有节目效果,但是完全是另一个维度上的“效果”。

比赛的场地是学校设置在第三学区的田径场,是一个带少许障碍,但总体来说非常开阔的大号角斗场,在这种场地里,我本人是找不到任何发挥空间的。稍微有一点儿火力就可以把我逼退,以至于完全没有机会近身对敌人施加压力。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下午这场比赛和上午一样也是我的“出丑”场,只不过区别在于不同于上午,下午这次是“无能为力”意义上的出丑,换句话来说就是和左莉同场献技——我屡冲屡退,在没有魔法帮助的情况下完全对敌人无可奈何,左莉则全力全开,开无双收人头。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这场比赛最亮眼的既不是我也不是左莉,而是对面的三个二年生……

我猜她们一定是平常听心因科的流言听惯了,不然根本没法解释她们的行径……

这支队伍由一个式法科两个咒法科的学生构成,而且还一边带塔盾一边撑护盾,是简直稳得不能再稳的阵地推进阵容,但是没想到的是,她们就这么冲过来了。

在开阔的地带,面对着与她们至少势均力敌的我们三人,就这么明目张胆地冲过来、冲过来了……

这你到底打算怎么着才能赢?反过来说,我们到底要多蠢才能输的?

我在这场战斗里倒是确实没什么动作,既是因为佟夜花在剧本里授意我多往她们的攻击密集处撞,以便示弱,也是因为如果不允许我用戏法,我确实没什么好办法,也没什么发挥空间。而左莉……

打到最后,我感觉她都有点儿不忍心了……

对方的第一个女孩子,是被她用大魔炮掀翻护盾之后,顺手用冰锥扎“死”的,这个过程里连封位魔法都没用,因为对方没料到她居然能蓄力一发达到这个威力,连反应都没来得及。

第二个女孩子则恰恰相反,是被左莉的封位锁链直接砸“死”的,连正牌的攻击魔法都没用。

至于第三个女孩子,从直接“死因”上来说则是柴璐的战功:她被左莉的魔弹轰炸逼得走投无路,只能转身仓皇逃窜,在这之后,她好不容易逃出田径场赛区,在观众席里找到掩体,没想到柴璐先她一步来到这里,设法弄来一个一人高的超大球体,变成铁球从她背上碾过去了……

在被彻底碾过去之前,那个女孩子还在带着哭腔玩命地跑,也不知道这件事以后到底会在她心里留下多久的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