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在是太凶险了。

托了我提前准备好了一发戏法的福啊。

这个名叫“闪电反射”的零阶戏法,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从李海平的课上学来的,准备好涂抹了特定昆虫粉尘和磷粉的符咒,誊写上咒语然后使用,就可以持续1到2分钟并且在第一次遭遇攻击的时候生效,让人的反射行为大幅增强,有效回避敌人的强袭。

因为使用时还要捻符咒烧掉,而且只能生效一次,生效了、被卷入战斗之后就很难腾出手来再用第二张的缘故,对于其他魔法师来说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对我这种麻瓜来说,可是各种意义上救了我一命啊。

但是话又说回来,刚刚差点把我斩掉的那个到底又是什么?

我刚才可不在月矢美羽的臂展范围之内!

“呼,啊……”

我因为刚才的那一下趔趄而连连后退,本能地想躲这个难以理解的少女远一点,话虽如此,刚才那种攻击,躲远了就真的有用吗……?我表示相当怀疑。

月矢美羽依旧保持着架势,微微皱了皱眉头,似乎有种想说出“失算了吗”的感觉,但是事实上她的嘴唇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取而代之的是她手上的动作。

这次看清楚了。

她的尺子边缘会冒出白光,在发光的同时,她的视线在尺子的刻度和我的位置之间移动——她是在以尺子为媒介构造某种“切割面”!

也许和个人能力有关,月矢美羽制造攻击的速度很慢。

话虽如此……但是看懂了并不代表我能躲开。

因为当我闪身躲避的时候,当我的右脚即将在某个位置落下的某个瞬间,诡异的停滞又忽然出现了。

可我的脑袋还在她的切割面的攻击范围内呢!

“砰——”

“遥泠姐小心一点!”

将我救下的是魔弹击中尺子的闷响声。

左莉终于伸出援手了。

托了她的福,原本将会成型的两道切割只完成了一道,而那道将切到我的脑袋的攻击正好被打断了,我终于得以缓了口气过来。

我现在也终于搞清楚了,这个月矢美羽不是个近战型角色,恰恰相反她的“分崩离析”速度慢、范围广、威力大,是个一等一的远距离作业能力。我如果想和她对抗的话不能绕圈子慢慢拖,得直接冲上去打正面!

明白了这点之后,我马上趁月矢美羽攻击的间隙抢进,讲究招式是不用太讲究了,反正我也没学过——总之直白的一刀直接捅向她的中门。

“锵……”

刺耳的摩擦声。

是尺子。

近战可没有给人感叹或怠慢的空隙,我趁她挥动尺子挡住中路,马上再抢一步抬脚扫向对方的下路,没想到月矢美羽竟仍能及时反应,旋即微微侧身躲开了这一扫,反而是另一把尺子微闪光芒,借势切向了我的脖子……?

……这个日本丫头,有两把刷子啊!

不过体格摆在这儿,何况我当初被庄纤跹痛揍也不是白揍的,这两个回合还不至于奈何得了我。

我借助臂展的优势,抢在月矢美羽真的攻击到我之前拍开她的前臂,阻止了这一次攻击,与此同时再次起脚。

这次起脚的高度比刚才那次高多了,目的是直接打击她的腰腹部位,毕竟两人这轮躲闪反击的动作已经很大了,想要收招再躲我一次或者挡我一次已经没那么容易——但也就在这时,怪异的事情再次发生了。

起脚的动作不仅快而且全凭本能,我很难说清楚到底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

也许是整个踢击的动作都变慢了,但似乎又更像是提膝折腿,或者抬脚,或者出脚的某个瞬间“卡顿”了一下,具体的过程我实在说不清楚,但是事情的后果却简单易懂得很——就这么短短一两百毫秒的工夫,月矢美羽缓过劲来,轻而易举地挡住了我这一脚,反而是刚才被我挡住的那只手微微旋转手腕,带光的尺子划过一个讨厌的弧圈,刚刚好剐到了我的上臂。

我亲眼看着我的手臂上溅出一串和刚才场景中一模一样的魔法涟漪,与此同时我的身体也出现一阵触电似的恶感,这应该是我“受到伤害”的信号。刚才这一尺子已经削弱了我身上的失效魔法的强度,要是再被这样杀伤几次,失效魔法估计就会彻底耗尽,那就相当于我被彻底“杀死”了吧。

如果这一“刀”发生在现实世界会怎么样呢?皮开肉绽,掉一大块肉,还是干脆整个斩断?

什么和什么东西这都是……

好在现在是比赛,是模拟战,我的手臂实际上并没有受到伤害。

另一个好消息是,在月矢美羽忙于同我缠斗的同时,以一楼某处的走廊窗后为起点,一条引导线闪闪发光,锁住了月矢美羽的额头。

那是左莉的炮击。

“庄姐——”

“……”

“——可能的话帮左莉学姐控制住她,这样一来这一击……!”

我一时有些上头,以将缠斗继续下去为目标,冲上去对月矢美羽展开擒抱,但出人意料的是,引导线转化为实际的魔法炮击的速度似乎有点慢。

按我平常的印象,左莉准备这种比较强力的直接攻击,需要的时间一般在1秒左右,有时稍多一点。但这次却明显超过2秒。

两秒的时间,即使受到我的干扰,也足够月矢美羽架起尺子,完成对左莉攻击的抵御了。

白光闪现,将魔法炮击连同其轰鸣声一起拦截并瓦解,紧接着,月矢美羽腾出余裕来,一膝盖砸在我的腹部。

“——”

哇啊啊痛。

失效魔法对于这种身体接触带来的感觉好像没什么改善。

我被这一膝盖砸得连退好几步,不得不暂时放弃了对月矢美羽的纠缠,换一句话来说,在刚刚那几回合里,月矢美羽在应对我这个N级的为难的同时,还成功阻挡了几次左莉的援护攻击,并且毫发无伤。

简直不像是一个D级可以展现出来的素质。

我感觉我已经不能在再中庭这儿耗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