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送区按照队伍分成了一个个的小隔间,其中我们隔间的负责人是李海平老师。

隔间里椅子、桌子、药品、饮料啥都有,甚至还有一个小号的电视,咋看之下感觉它的功用与其说传送不如说是个包间,估计是考虑到照顾这里的老师,而且个别学生会出局的特别早,所以专门把环境做好一点,提前出局的学生可以坐在这里看队友战斗的直播,不至于无聊吧。

电视画面上也挺热闹,是新闻部门的几个采访人员在走访各个隔间的队伍,同主频道的解说聊天,介绍学生们的赛前情况,七嘴八舌眼花缭乱的……不过我们运气不好,没有被采访到。

只可惜左莉摩拳擦掌的表现欲了,不过我个人是绝对不想被采访的,绝对——绝对不想!

在采访等候的时间里,李海平给我们三人挨个处理好了失效魔法和传送的问题,与此同时,新闻部的闲扯也差不多结束,比赛差不多该开始了。

“啊咳咳,总之呢总之,这一轮参赛的同学里虽然似乎没什么特别引人注目的优等生,但是反过来也可以说大多都很势均力敌了,也可以好好期待一下激烈的魔法对抗啦。那么闲话不少说,现在所有传送区域的老师似乎都已经准备好了,那么让我们倒数,五,四,三……”

“…………”

「没有优等生」你个大头鬼啦。

就这么把左莉无视掉也太让人生气了吧!

不过可惜的是,传送魔法似乎没有给我吐槽的机会。

随着眼前魔光一闪,讨人厌的电视机和主播已经从眼前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间稍稍有些杂乱的多媒体教室。

是心因科调校楼。

和佟夜花说的一样,和我们之前实地考察的样子也一样。

剧本开始了。

 

 

“遥泠姐……?”

熟悉的声音从身边传来,左莉在,再朝侧面看了看,柴璐也在。我们都在同一个房间。

院赛的入场传送是完全随机的。接受传送的学生可能出现在场地的各种地方,话虽如此,看来至少在小组赛期间,赛事方对于这个“随机性”还是比较克制的,毕竟同一个队伍的人被传到了同一个地方,不至于把所有人打散。

柴璐的右手扶住腰间的口袋,从里面取出了好几枚弹珠攥着,左莉的心因量具也已经全部展开,进入了备战状态。

“这个地方是……一楼东南角……”

“看起来运气没那么好呢~”

“哈,附议吧……”

当然,对于这个结果,我是已经知道了。

确实不算什么好运气,但其实也没那么差。

心因科调校楼是一栋多层带中庭的回廊型建筑,这也就意味着以开放的中庭为媒介,走廊各侧的情况都会变得很容易掌握——在这种情况下,高度就成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优势。

一楼很难对楼上施加控制,而楼上在观察楼下时却要容易的多,高下立判。

如果说这个初始点有什么好处的话,就只能说现在上午时分,东南角在观察中庭时背光,不容易受强光干扰,再加上角落作为据点相对安全,不容易被两面夹击了吧。

“总之,呼姆……都小心一点儿哦大家?”

左莉目镜上的情况快速滚动着,这是她本人的脑袋也在紧张运转的证据。

作为我们的指挥看起来挺煞有介事的。

“毕竟传送结果是完全随机的,我们的话……还不知道她们传送到哪儿了,要是就在我们隔壁,被发现之后突然袭击就糟了。”

“嗯,嗯嗯。”

柴璐认真地点头。

“要是她们真的就从隔壁冲过来了,就像之前计划的,我们让庄姐扔强光灯泡干扰她们,我和左莉拉开距离直接轰炸,这里的地形应该没问题。”

“唔姆……”

“嗯……”

“……”

按兵不动似的整整三十秒。

没有动静,看来对方不在隔壁。

这太理所当然了,那种辅助二保一的阵容,要是面对我们会直接杀过来,那才叫不可思议。

“唔……”

左莉沉吟片刻。

“我们,出去吧……?”

“出去?”

“嗯姆,保持阵型,保持警惕,我施展一点儿效果弱一点的侦测法术,在尽量不打草惊蛇的前提下扫楼。毕竟……如果要是一直等着,万一她们悄悄使什么花招,那不就糟了嘛~!”

“嗯嗯,有道理!”

“哈……”

也不是完全没道理,只不过没料到的是才等半分钟左莉就等不住了,果不其然改不了她的急性子啊。

不过,也就在左莉这么想的时候,中庭里已经有人出现了。

“隐蔽!”

在教室里这个角度能看到对方,那对方可没理由看不到我们。

在厉声喝令另两位少女(啊,是一个少女和一个男孩子!)蹲下之后,确认对方没有在跳下的时候发现我们,我们才小心地从门口和窗角探出脑袋,小心地端详这位少女到底是为什么胆敢大摇大摆地往中庭里跳。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刚才那会儿,她是从二楼走廊,拔开窗户直接跳下来的,这也就是说,她的身手肯定很不错。

教学楼这样的层高,自己的魔法能力也多半和缓落没有关系,就这么跳下来,不受伤可是很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