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棘手的摆在前面让我吃瘪,显出“不擅长魔法的庄遥泠”在其他学生面前的颓势,然后随着赛程的推进,对手实力逐渐减弱,我的发挥也可以自然而然地变得强势起来,“熟悉魔法而渐渐变强”的剧本也显得更自然了。

……啧。

莫名其妙地从心里产生一股自我厌恶的感觉。

剧本什么的真是讨厌。

唐娜娜领导的那支队伍由包括她在内的三名灵能科组成,她们最棘手的地方在于,所有人的能力都是语焉不详。

不止是在左莉、柴璐搜集到的资料中语焉不详,即使是在佟夜花提供给我的情报里,关于她们的说法也没有多么的清楚。

唐娜娜,灵能科一年级,C级,能力至今解析不清,只知道和控制时间相关,但具体的控制方式并不是那么清楚;

月矢美羽,灵能科一年级,D级。

说起来也是奇怪,这所学校里的日本留学生感觉还挺多的……

月矢美羽的能力也是“正体不明”,不过其实比唐娜娜来得清楚一些,至少学校知道她的能力的表象是“分崩离析”,具有某种直接破坏物体之间联系的性能,换一句话来说,月矢美羽应该是这支队伍的主攻手,她应该需要尤其提防一下。

剩下一个女孩子叫做凤怜月,是灵能科二年级,C级。

虽说隶属灵能科,但是她奇怪的地方在于参与的课程反而和灵能、战斗没什么关系,反倒是式法科方面的东西比较多,基本上都是生物、医疗和魔法控制方面的东西……

能力的名字听起来非常怪,叫做“水月延拓”,除此之外没有解释。

所以我暂时就只能推断她是在队伍里打辅助了……可是参与者不会受伤的比赛真的需要医疗兵吗?我对此表示相当怀疑…………

不管怎么说,一直到院赛开始之前,佟夜花都迟迟不肯把剧本递过来,即使我主动去找她她也表示非要在比赛当天把剧本给我不可,这么一来,谜团也就只能是谜团,我也就只能跟着左莉一起瞎猜了。

然后就是院赛当天了——

我和左莉、柴璐一起正儿八经地准备着院赛,一边实地考察一边谋划战术,还托左莉帮我制作法术道具和武器,到了院赛当天,跟着人潮一起前往选手的集中地体育馆待机。

看看周围的少女们,不是袖子和裙子里面密密麻麻地全都是符箓的式法科,身上带满了施法材料的咒法科、携带着各种各样奇形怪状道具的灵能科,就是披挂着电子器材,看起来比左莉还全副武装的心因科……我这种孤零零提着把短木剑,口袋里仅仅塞了十几张戏法符咒的家伙,和她们比真是怎么看怎么寒碜……

但是啊,人的脸皮要厚。

“啊咳咳咳……”

毕竟有左莉这个B级的大腿可抱,而且我本来就是来跑剧本凑数的不是?

啊,说到这儿……

虽说我左莉和柴璐在我身旁讨论得正火热,偶尔甚至把我拉进来补充交代各种各样的细节,大有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我倒不是怀疑一个B级加上一个C级打不过2C1D啦——但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果然还是“剧本”啊。

不过也就在这时,像是回应我的担心一样,休息区的广播适时响了起来。

“今日第二轮比赛结束,请第11,12,13,14,15组的第一场比赛的队员前往传送区域,做好入场准备,第16到第20组第一场的同学请开始参赛准备,你们的比赛预计在三十分钟内开始,最好不要随意离开休息区。”

“啊……”

下一组就轮到我们,是时候了。

我同左莉、柴璐留下一声“我去趟厕所”,起身离开了休息区。

当然了,话是这么说,实际上我的真实目的当然不可能只是上厕所而已。

虽然因为紧张水喝多了的缘故,我确实是想上厕所啦……

按约定来到卫生间,舒畅地释放完负重之后,我推开隔间门四下张望了一下,暂时还没有发现佟夜花的身影。

“啧。”

这家伙,调戏起我来倒是挺积极,真约好交接东西了,反而却没那么守时啊。

就在我在隔间门口犹豫的那么一小会儿,佟夜花倒是没出现,另一个难办的存在却和我迎面撞上了。

是庄纤跹……

“呃,嗝,呃啊……”

有点儿不知道该说什么。

庄纤跹这段时间对我的态度一直很奇怪,但是她又不像是已经看穿了我的真实身份的样子。

“那个,小纤……上午好哇?”

“昂,您上午好。”

庄纤跹昂着脑袋,语气听起来相当漫不经心。

“刚听到通报了,下一场是你们吧?祝你们好运。”

“啊,啊谢……”

稍微有点出乎意料,虽然漫不经心,但却依然维持着最低限度的礼貌。

“那、也祝你们……?”

“我们就免了。我的队伍的第一场比赛十一点半才开始,提前来只是预热和收集情报而已,而且我们的第一场比赛是一百分之一百绝对不会输的,还请劳烦你们多关心关心自己吧。”

“呃呃,那是,那是当然,关心自己什么的……”

“怎么,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呃……”

“如果没有别的想告诉我的,就请不要再跟我搭讪了。”

“……”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感觉庄纤跹的声音一下子冷了下去。

“因为我很讨厌你。”

“啊……??”

“听好了,虽然我不知道你们的意图,但是无论你们想干什么,你们都赢不了我。”

庄纤跹单手叉腰,脑袋半歪着。

“我很清楚自己的实力,我很清楚你们那边有多强——所以我也很清楚你们到底有多弱,所以别做梦了,到时候再见。”

“……”

庄纤跹说完就立刻回身将她的隔间门锁上,我俩之间的对话被单方面断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