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也是,是应该让我先说一下——这就涉及到我想到的几个套路了。”

“啊,那你继续……”

“是这样的,根据我的调查,庄姐你的魔法能力是非常差的,在可以搜罗的资料里基本没有找到过什么突出的使用魔法的记录……但是反过来说您的身体素质非常好,这么高挑苗条,而且还有过在管理宿舍的时候直接把捣乱的学生从宿舍里一口气丢出去的记录……”

“呃……”

当时齐思秦之所以被我抽飞出去主要还是雨天路滑啦。

到底是要怎么样变成丢出去的啊。

柴璐搜集情报的能力感觉还真是迷。

“算、可以算是有这回事吧,你还真是什么都能查到啊。”

“庄姐过奖啦,家里是研究员出身,所以算是习惯吧~”

柴璐嘿嘿一笑。

“然后呢……既然已经说过庄姐的素质特点了,那再说回我这边,庄姐你看——”

柴璐从自己的腰间的小包里取下一个气球。

这个气球的口子是事先扎好的,柴璐轻轻捻了一下气球之中的什么物质,这个气球立刻就膨胀到了足足有一个脑袋的大小,并且在柴璐手中不断变化着光泽,关系着球体密度的漂浮状态也随之不断变化着。

“这个尺寸的球体呢,在常识中比较常见的对应物有铅球、冰球、某些类型的灯泡……还有某些历史时期的反步兵地雷和土法地雷……”

“哇啊啊刚才用灯泡闪我就别说了,用地雷炸我就算了啊啊啊……!”

“……还有同样作为气球但是内容物不同的氢气球、面粉球,以及仙人球、魔术火球、云爆弹、浇筑镍球、西瓜,嗯……”

还好柴璐手里的气球变化很快,在“长得像地雷”的状态只停留的不到一秒钟。

演示完大号气球之后,柴璐把气球的气放掉,又拿出两颗玻璃珠来,演示了一会儿玻璃珠的变化。

“所以庄姐你看,这方面值得一用的套路组合还是挺多的,”

柴璐收起手里的所有道具,正色解释道。

“比方说在敌人从正面攻击的时候,您可以无需正面阻击,而是帮忙抛掷面粉球阻拦视线,伺机引爆造成杀伤……”

“嗯……”

“再比方说在需要一锤定音的时候,可以先接近敌人再制造氢气球,配合左莉学姐的火球制造爆炸,虽然属于自杀袭击,但是这种攻击敌人很难防备,也是个好套路……”

“嗯嗯……虽说这样就真的是炮灰了吧,感觉也行……”

“然后还有一些从侧翼接近的技巧,比方说先用绳线牵引铅球进行挥舞,在接近敌人的时候再转化成地雷;比方说由庄姐引导强光灯泡模拟闪光术,这样可以很好地避免误伤我们;再再比方说……”

“呃不,不是,你等等……?”

柴璐越说越认真,也越来越专注,这些倒不是问题,只是……

“你这个,”

我不禁抖起眉毛。

实在太多了啊……

“柴璐你这个,真的有必要这么事无巨细的吗??就……这么多‘套路’记也未必记得下啊,就不能考虑一下随机应变什么的?”

“很多吗……?可是定式还是确实要准备好的呀。至少从我个人来看,我平时就是这么梳理准备的哦。”

柴璐疑惑地歪了歪脑袋。

掏出她刚才那个笔记本,翻到中间某页,然后再次递给了我。

“从我自己的角度来看……我自己家里是研究员出身的嘛~再加上我觉得我自己的脑子比较笨啦,所以无论想到了什么点子,都要好好记下来记下来才行。”

“呃啊……”

接过柴璐递过来的本子,在她翻开的页面上密密麻麻的全都是疑似魔法用法的笔记。

有点可怕……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好学生吗。

柴璐看着我惊讶的眼神,合掌轻笑。

“毕竟,在我看来我的脑袋属于那种比较慢一拍的,所以就算说临机应变什么的,对于我来说也是没有事先积累就没有意义嘛。”

“呃……”

看来是思维模式不一样。

不,与其这么说,倒不如说只是败给柴璐了而已……就算我辩解说只是现在一时记不全柴璐设计的套路,其实就算把我放到临场的环境里,就像她说的“没有积累就没有意义”,其实我也还是不会应变。

“这,这个,怎么说呢……”

感觉有点支吾。

柴璐的想法,我一时半会可能真没法贯彻啊。

“我个人是觉得啦……这么多东西,一时半会说估计也完全说不清楚,或者应该说是我这么菜根本不可能全记下来……所以说是不是我拍个副本下来,到时候慢慢体会再给你回应比较好?”

“唔嗯……”

“比起那个——”

为了掩盖尴尬,我赶紧随便翻了一下柴璐的笔记,在往后翻的过程中正好看到了一些疑似和左莉相关的内容,这让我一下子想起了她刚过来的时候说过的话。

“柴璐啊,我记得你一开始好像还说过些什么关于左莉的事情,是什么来着?”

“唔,也对,不知不觉在前一个话题说得太琐碎了……”

柴璐点了点头,赶紧把笔记本从我手里接了回去。

“那个啊,庄姐?因为可能是有些隐秘的话题,所以请允许我提前问一下,毕竟可能真的不合适,如果你不想回答的话也没关系哦?”

“这种事情……都说了你别礼貌过头了啊。”

“那我就问了哦?”

“直接问啦。”

“嗯……”

柴璐轻轻晃动食指。

“根据我的调查,左莉学姐,她最近的一次战果是关于一件发生在这个学院里的入侵事件。确实有这样一件事情,而且那件事情是她解决的,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