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那个就算了啦……我觉得我的随机应变能力太糟了,很难的啦~而且耍阴谋诡计在我看来也很不好嘛。”

似乎是察觉到我的意图,柴璐尴尬地摇了摇头。

“啊,也是。”

柴璐说的有道理。

除开她,单算一个左莉,以她那种天然呆的劲儿,就已经不太可能利用这些规则了。

倒不如说因为左莉的存在,比起利用那种规则击飞对手,反倒是我们更应该担心自己违规被击飞吧……

更何况,合理利用场地规则的前提是对场地本身有所了解。

“让我看看……”

柴璐找到的情报中,会出现在小组赛中的场地总共有五个,和佟夜花告诉我的一样——分别是田径场、心因科调校楼、备用时钟塔、商店街下水道和果园,然而就算告诉了我名字,这五个地方我也还是不熟,既然不熟,那就没有意义了啊。

“场地的问题可以隔天和左莉学姐一起去考察啦~”

柴璐交叉十指,大有转换话题之意。

“我今天呢,主要是想说说我昨天晚上想出来的一些更细枝末节的东西,是关于一些能力和战术配合的问题。”

“诶……”

“舍管员姐姐知道的吧?我是灵能科原石类的学生这件事。”

“啊,是。”

柴璐是原石,这在男性中是非常罕见的,这也是她之所以会成为现在的样子进入女校读书的原因。

“然后我的能力呢,据我所知,现阶段被认定为‘圆环拟态’。”

“嗯……”

这是个能通过望文生义有所理解的名字。

柴璐能把气球变成铅球和干冰球,能把钢珠变成某种能够嵌入人手掌自燃的物品,能够替换荧光灯之中的组件而短暂瘫痪荧光灯,还可以实现对胸部的伪装……这一切全都是靠她的能力才得以实现的。

“这个能力的话……可能听起来很怪,不过按照我的理解来解释,是一种可以控制球体或者圆形物体,赋予它们常识中其他球或者圆的性质的能力。”

柴璐自动自发地解释道。

“所以,怎么说呢……?请允许我稍微自作主张地给我的能力做一个定义,我觉得这是一个即使考虑战斗也比较偏重辅助的能力,所以说……各种配合和套路还是很重要的。这也就是我特别想就这些方面和你们商量一下的原因啦……”

“嗯……确实是可以这么说……”

只有控制球体属性,却没有控制球体运动的能力,那么即使通过能力形成了很强的破坏力或者功能力……也没有足够的投送这种力量的技术,最后还是得和其他有投送能力的人配合才能最大化战斗力。

当初在行政楼地下和柴璐的战斗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

那么巨大的干冰球或者铅球,哪怕只有一个都足以让人瞬间重伤,但是——虽说也有环境昏暗再加上分心控制荧光灯,所以没法以最大程度出力的缘故——打不中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是的,所以,接下来我就要说说我对我们队伍的想法咯……”

柴璐点了点头。

“不过,先说好哦?下面的想法是我自己一个人凭借我到昨晚为止的理解做出的构想,在我看来,完全是一家之言,如果冒犯到舍管姐姐了,有可能的话,还请拜托您不要生气哦?”

“呃呃……”

这个柴璐。

“你这个、说话也太客气了啊……”

这个柴璐啊,虽然说说话做事不像左莉那样慌里慌张怂里怂气的,但是也未免礼貌过头了吧。

“诶?很客气吗……可是这个对我来说只是习惯哦……”

“习惯吗……”

“还是说舍管姐姐不喜欢?”

“这个,你非要我说不喜欢我也不好意思这么说啊——”

主要是身边有一个左莉就已经够让人神经质了,再来一个客客气气的柴璐,完全是打算把人逼疯啊。

“——怎么说呢那个,至少说话不要太见外吧?敬称少用一点,然后‘舍管姐姐’这种话也显得比较啰嗦……”

“诶,可是,妈妈以前就说过,乖巧地叫年长的女性‘姐姐’,这样比较有礼貌的样子会显得更有女孩子气……”

柴璐十指扣在一起,稍稍露出不满的表情。

“……”

问题就在于,你根本就不是女孩子啊,你到底是需要哪门子的“女孩子气”了。

而且我也不是姐姐啊……

归根结底这才是最让人生气的地方啦!

“总、总而言之怎么说呢,你看我们俩还是有点交情的嘛,一直非要用职务来称呼总觉得实在有点见外,而且四个字的称呼也挺啰嗦的不是,是不是直接考虑称呼名字之类的……”

“那就,‘庄姐’?”

“呃……”

你就不能学左莉那样直接叫我“遥泠姐”吗……

算了,怎么样都好吧。

“行吧,言归正题,咳咳……”

我摆了摆手,做出一副正经的样子扭转话题。

“你刚才说什么,担心我生气……你为什么觉得你的主意一定会惹我生气呢?”

“因为那个,请允许我解释一下……”

柴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这是因为,虽然使用这个说法相对精确,但是真的说出来可能会显得有点冒犯,因为在我的想法里,舍管姐姐……唔不,庄姐的话,用词语来概括定位的话应该说是‘炮灰’,啦。”

“喔,炮灰……”

“唔??庄姐真的不生气吗?”

“这我也没什么好生气的吧……”

我不由得鼓了鼓眼睛。

“毕竟我本来就很菜,就算说我是炮灰,其实也没差啊……”

“唔……”

“倒是你是怎么想的,在你眼里‘炮灰’这个词是干什么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