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啊啊!好!”

左莉慌张地挺直后背。

“这个,那个……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从后世的咒法考据来看,这类低水平的迅捷思想一方面起源于凯尔特地区对于蜂群飞舞的速度崇拜,另一方面起源于中原地区基于庄周启发下对蝴蝶的灵巧迷思。嗯……这两种思想最初各自形成基于各自昆虫翅膀为素材的隐秘高阶咒法,然后随着丝绸之路的交流混同,条件模糊化,实践扩大化,所以发生降阶,最后慢慢形成了今天只需要昆虫翅膀即可生效的次级迅捷术……”

“嗯。”

“所以,嗯……按照老师刚才的说法,具体的原理应该就是……利用虫翅为引子唤起迅捷机关群的响应,相关的语言符号作为唤起凯尔特机关群或者华夏机关群的引子。以‘记忆’的方式化作外有机关储存在目标身上,释放,然后正式唤起……让华夏机关群和迅捷机关群交错形成真正的‘迅捷术’。然后文字符号逐渐遗忘……外有机关彻底释放,法术也随之结束…………唔,唔……好像说的有点太啰嗦了,是对的吗老师??”

“没有问题,完全正确~”

李海平轻轻击掌。

“我还以为这种有交错起源背景的法术原理会是难点,没想到选我的课的还会有这么认真严谨的学生啊。——庄遥泠你学到了吗,还是要努力呀~!”

“……”

没学到!

根本没学到,这怎么可能学的到嘛!听都没听懂!

不管怎么说,说是“走走过场做做样子”也好,说是给接下来参加院赛拿一张通行证也好,总之李海平的这堂课,我算是就这么云里雾里地过去了。

要说我这堂课到底有没有懂什么东西,其实也不是完全什么都没听懂。

大概就是……

拿张纸用蛾子粉涂上再写字可以加闪避啦,拿张纸用蝴蝶翅膀磨成粉涂上再写字可以加反应速度啦,拿张纸再鬼画符一下可以点火啦……至于其中原理,谁爱懂谁懂,反正我是完全听不懂。

这都是些什么跟什么网络游戏似的奇葩玩意儿。

言归正传。

既然院赛已经报过名了,院赛的参赛条件也已经万事俱备,那反过来从另一个方面说,我也该准备准备自己的“战法”和“武器”问题了。

下课回宿舍的路上正好要途径商店街。

这样一来,正好就可以顺路把这件事情解决掉,于是在左莉的提议下,我们在商店街停下脚步,走进这里的文具店浏览了起来。

“……”

嗯……

文具店。

一边放置着司空见惯的中性笔和草稿纸,还有透明胶带、涂改带云云,另一边却陈列着朱砂、羊皮纸、符纸等等奇幻的存在……除此之外还有看起来更加离奇的大柜子,里面全都是铁粉、铝粉、滑石粉、石英粉、石灰粉、蚕蛹粉、红粉虫粉……甚至还有活的红粉虫和形似史莱姆的不可名状的扭动物体,这场景实在是太,太过火了……

如果让我给外面的人写一个“魔法学院中十大不可踏足之地”的话,以我截止目前为止的见识,我想我一定会把文具店列在第三名吧。

顺带一提第一名和第二名不用说,绝对应该是佟夜花的身边和柴璐的卧室。

就算这满柜子的不可名状的“施法材料”再猎奇,果然还是比不上实打实的贞操威胁啊。

而且从在文具店里购买施法材料的这些女孩子们的举动来看,哪怕是最不可名状的那些东西似乎也没那么危险,倒不如说她们对此还挺习惯的。

“您好店员,我这里有学校的II级生物危害材料购买许可,有活性蜘蛛腿吗?请给我称一两~~”

“……”

请允许我收回前言。

连“二级生物危害材料”都出来了,这个文具店果然很危险。

我不由得赶紧朝左莉身边缩了缩,好让自己能距离那种购买危险材料的女孩子稍微远一点。

“遥泠姐,遥泠姐~?”

左莉见我靠近,也顺势抓住了我的袖子,引我向店子的另一个角落靠过去。

“我觉得呀,果然比起各种各样材料的问题,你还是先考虑考虑武器的问题?”

“武器……”

“嗯姆。毕竟施法道具也是术式很重要的条件之一嘛。”

顺着左莉的指引看出去,一长条架子上挂着许多东西,有煞有介事的法杖,有剑,也有很有异国气息的御币、图腾……不过材质基本上全都是木头做的。

“看起来很粗糙啊……这些……”

“嘛……毕竟是学生用品,而且只要概念到位了就行了啦。”

左莉嘿嘿一笑。

“这里说的武器呀,其实大部分时候都是当施法道具来用,除了剑之外,如果不用来当近战武器还是不太依赖材料和做工嘛。而且有的时候出于特殊的需要,即使买回去了也要自己改造一下的~”

“改造?”

“嗯嗯,比方说很多隐秘学派的术式需要法杖,但是考虑到很多时候要结合萨满信仰来使用,那就需要和图腾符号结合起来。再比方说扇子这种东西呀,虽说在引导道家术式方面很好用,但是欠缺牵动星宿的能力,所以也就——”

就在这个时候,在左莉引着我指向挂着折扇的货架时,她忽地呆住了。

庄纤跹站在那里。

她正一手提着一个装满了画符和各式材料的购物袋,另一只手拎着货架上的折扇仔细打量,正好循着左莉的声音看过来,发现了我们。